《红藝術》雜志報導陳锦芳博士
四月 14, 2015
當代藝術投資密碼
四月 14, 2015

台灣藝術品投資風氣方興未艾

侯幸君如何投資藝術品? 財訊專欄 (1988)   在先進的國家中 (尤其是猶太人的社團),一般投資的情形是以投資藝術品為第一流的投資﹔第二流的投資是房地產﹔其次是股票投資。今日台灣的社會,股票及房地產狂飆,顯示了社會、經濟諸條件已達到某一成熟的程度,不久藝術品將成為更上一層的投資對象,這是可以期待的。這種投資,同時也可提昇社會的文化形象及品質。近年來台灣有很多畫廊、藝術舘陸續的興建成立,此類硬體的完備必導致高品質軟體的大量需要,無論公、私收藏藝術品,都將步先進國家之後,而慢慢躋入現代藝術國家之列。 梵谷的「向日葵」為安田生命保險帶來商譽 近年來藝術品的受重視及其增值有目共睹。據統計,自一九八二年迄今,西洋世界名畫 (古典、印象派及當代繪畫等) 平均每年以百分之五十六的增值率上揚。經濟的繁榮促進藝術市場,而不景氣時,藝術成了保值的重要品。在名拍賣場如紐約的蘇富比(Sotheby's)、倫敦的克麗絲蒂(Christie’s) 拍賣出的名作,在一九八O年前鮮有上千萬美金的,但梵谷的「向日葵」,在1985年以三千八百萬美元拍賣給日本安田生命保險公司﹔而次年梵谷的「鳶尾花」以四千九百萬美元成交﹔不久,畢卡索的一幅「自畫像」以五千多萬美元拍賣成交﹔而1987年十二月其一幅水彩畫「賣藝者與年青小丑」一九O五年作( 41 ½ x 29 ½英吋),被日本一家公司以三千八百四十五萬六千美元 (尚未加一成傭金) 購藏。這是去世名家的例子,而當代名家也一一跟進,例如今年剛屆六十歲的普普藝術家Jasper Jones 有一幅油畫去年底以一千七百萬美元成交,該作品在一九八O年的指數在十五至二十萬美元之間,而三十一年前該畫展出時標價是一千九百美元。

為什麼藝術品如此狂飆﹖理由當然很多,而收藏家的增加,藝術服務業的蓬勃也是重要原因。可惜台灣還沒有跟上國際藝術狂飆的潮流,而名品已是天文數字,但可自收藏國內藝術家的作品開始,在慢慢擴及當代國際藝術作品,然後再進入歷史性珍品的收藏。

台灣藝術品投資將更上一層樓 近十年來,大公司收藏藝術品也成了一種趨勢,美國的Chase Manhattan Bank,收藏有數萬件藝術品幾可與美術舘比美。公司收藏藝術品除可以佈置美化該公司及部分支出報為開銷以減付稅款外,還有許多好處﹔以收藏梵谷名作「向日葵」之日本安田生命保險公司為例﹕一、以購「向日葵」的三千八百萬元來作廣告,恐怕也無法讓世人知道該公司的存在,而今搶購到了該名作,安田保險公司一時名滿天下,幾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該公司的存在。故可視為最有效的「廣告費」。二、為該公司打出「知名度」,並建立一種「文化形象」(無形中也提高了日本的文化形象),致使營業量蒸蒸日上,公司收入大增。三、最重要的是該公司擁有該名作,一但割愛,相信不但可撈回本錢,而且更可大賺一筆(據估計,如該作品在二年內賣出,增值率在百分之二十八至三十五間)。這種種的利益,日本大公司的老闆都看在眼裡,因而發展了現在國際藝術市場有百分之四十的顧客是日本人。

以台灣藝術收藏至今目前為止可能以國寶、原始藝術及民間的收藏為多﹔國寶多由公家收藏,而民間的收藏則是近年來才興起的。另外,前輩藝術家及當代藝術家的作品也正慢慢得到社會大眾的重視。

在今日的時代,台灣出生及培育出來的藝術家,在從事藝術創作方面,可謂處在較有利的環境﹔而藝術投資與藝術收藏是增益這種環境的重要條件。我們除了整理及珍藏我們的國寶(應該包括原始藝術、民藝、及近代和當代的藝術傑作) 並獎勵藝術家更上一層樓外,還可慢慢涉及世界名畫 (可先從版畫或小品開始) 及外系民俗藝術 (如日本浮世繪、非洲藝術品等) 的收藏,一旦這些藝術品進入台灣,無論是在什麼人的手裡,時間一久自然成為整個社會的文化財產,未來的台灣社會有需要這種珍品來充實文化,提高生活品質,甚至展開台灣未來新的文藝復興。

台灣藝術品投資風氣方興未艾

侯幸君如何投資藝術品?

財訊專欄 (1988)

 

在先進的國家中 (尤其是猶太人的社團),一般投資的情形是以投資藝術品為第一流的投資﹔第二流的投資是房地產﹔其次是股票投資。今日台灣的社會,股票及房地產狂飆,顯示了社會、經濟諸條件已達到某一成熟的程度,不久藝術品將成為更上一層的投資對象,這是可以期待的。這種投資,同時也可提昇社會的文化形象及品質。近年來台灣有很多畫廊、藝術舘陸續的興建成立,此類硬體的完備必導致高品質軟體的大量需要,無論公、私收藏藝術品,都將步先進國家之後,而慢慢躋入現代藝術國家之列。

梵谷的「向日葵」為安田生命保險帶來商譽

近年來藝術品的受重視及其增值有目共睹。據統計,自一九八二年迄今,西洋世界名畫 (古典、印象派及當代繪畫等) 平均每年以百分之五十六的增值率上揚。經濟的繁榮促進藝術市場,而不景氣時,藝術成了保值的重要品。在名拍賣場如紐約的蘇富比(Sotheby’s)、倫敦的克麗絲蒂(Christie’s) 拍賣出的名作,在一九八O年前鮮有上千萬美金的,但梵谷的「向日葵」,在1985年以三千八百萬美元拍賣給日本安田生命保險公司﹔而次年梵谷的「鳶尾花」以四千九百萬美元成交﹔不久,畢卡索的一幅「自畫像」以五千多萬美元拍賣成交﹔而1987年十二月其一幅水彩畫「賣藝者與年青小丑」一九O五年作( 41 ½ x 29 ½英吋),被日本一家公司以三千八百四十五萬六千美元 (尚未加一成傭金) 購藏。這是去世名家的例子,而當代名家也一一跟進,例如今年剛屆六十歲的普普藝術家Jasper Jones 有一幅油畫去年底以一千七百萬美元成交,該作品在一九八O年的指數在十五至二十萬美元之間,而三十一年前該畫展出時標價是一千九百美元。

為什麼藝術品如此狂飆﹖理由當然很多,而收藏家的增加,藝術服務業的蓬勃也是重要原因。可惜台灣還沒有跟上國際藝術狂飆的潮流,而名品已是天文數字,但可自收藏國內藝術家的作品開始,在慢慢擴及當代國際藝術作品,然後再進入歷史性珍品的收藏。

台灣藝術品投資將更上一層樓

近十年來,大公司收藏藝術品也成了一種趨勢,美國的Chase Manhattan Bank,收藏有數萬件藝術品幾可與美術舘比美。公司收藏藝術品除可以佈置美化該公司及部分支出報為開銷以減付稅款外,還有許多好處﹔以收藏梵谷名作「向日葵」之日本安田生命保險公司為例﹕一、以購「向日葵」的三千八百萬元來作廣告,恐怕也無法讓世人知道該公司的存在,而今搶購到了該名作,安田保險公司一時名滿天下,幾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該公司的存在。故可視為最有效的「廣告費」。二、為該公司打出「知名度」,並建立一種「文化形象」(無形中也提高了日本的文化形象),致使營業量蒸蒸日上,公司收入大增。三、最重要的是該公司擁有該名作,一但割愛,相信不但可撈回本錢,而且更可大賺一筆(據估計,如該作品在二年內賣出,增值率在百分之二十八至三十五間)。這種種的利益,日本大公司的老闆都看在眼裡,因而發展了現在國際藝術市場有百分之四十的顧客是日本人。

以台灣藝術收藏至今目前為止可能以國寶、原始藝術及民間的收藏為多﹔國寶多由公家收藏,而民間的收藏則是近年來才興起的。另外,前輩藝術家及當代藝術家的作品也正慢慢得到社會大眾的重視。

在今日的時代,台灣出生及培育出來的藝術家,在從事藝術創作方面,可謂處在較有利的環境﹔而藝術投資與藝術收藏是增益這種環境的重要條件。我們除了整理及珍藏我們的國寶(應該包括原始藝術、民藝、及近代和當代的藝術傑作) 並獎勵藝術家更上一層樓外,還可慢慢涉及世界名畫 (可先從版畫或小品開始) 及外系民俗藝術 (如日本浮世繪、非洲藝術品等) 的收藏,一旦這些藝術品進入台灣,無論是在什麼人的手裡,時間一久自然成為整個社會的文化財產,未來的台灣社會有需要這種珍品來充實文化,提高生活品質,甚至展開台灣未來新的文藝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