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藝術評鑒及投資推薦

內幕的消息
四月 14, 2015
陳錦芳的作品是名人及收藏家的最愛
四月 14, 2015

一則藝術評鑒及投資推薦

勞倫斯.傑普遜 (Lawrence Jeppson):藝術史學家,藝評家、鑒定家、1959年開始從事國際藝術投資、華府美國史密斯國家博物館前顧問 & 巡迴展策展人,曾應邀為200多個美術館撰寫藝評,藝術投資基金創始人。

 

一則藝術評鑒及投資推薦

文:勞倫斯.傑普遜 (Lawrence Jeppson)

 

 Screen Shot 2015-04-14 at 5.00.18 PM

●華府美國史密斯國家博物館前顧問,著名藝評家﹐藝術投資顧問勞倫斯‧傑普遜安排陳錦芳在美國第一次展覽於「費城現代藝術中心」並出版畫冊﹐稱其作品為「Neo-Iconography」(新意象派), 並繼續寫很多陳氏藝評文章。1978。

 Screen Shot 2015-04-14 at 4.53.17 PM

● 上圖:1986年陳錦芳在美國成名之「自由女神」系列﹐紐約雜誌將其作品與美國名畫家安迪•沃爾,羅森·柏格等美國國寶畫家同期刊出。

 

 

 

背景要點

為要對陳錦芳博士的藝術加以評鑒﹐我有必要提供一些背景﹐一方面顯示藝術家及其作品的重要﹐一方面說明我為什麼能夠分析他的藝術市場及將來長期的潛力。

 

陳錦芳博士是一位具有非凡的才能和世界級重量的畫家。他那具前瞻性的彩筆好像開通了無數運河使廣大及隱密的文化海洋交溶混合﹐並深深地掘入時間之嚴峻峭壁使之迸裂出無數故事。簡而言之﹐藝以載道的他是一位充滿思想的傑出畫家﹐也是一位透過畫筆來表現的深沉思想家。在我寫的「陳錦芳的新意象派」一書裏有對他的生平及藝術發展有深入的描述。當他從法國來到美國(1975) 不久我們就開始交往。我是最先瞭解他所畫所寫所表現的少數幾個人之一﹐並為了向一般不懂他藝術的人﹐提出「新意象派」(Neo-Iconography) 這個名詞﹐並設計及書寫了他的第一本書﹐又在1978年在費城的藝術家聯盟策劃他了在美國的第一次美術館展覽。(現代藝術館)

 

「陳錦芳的新意象派」變成了一把鑰匙幫助人瞭解陳如何摘取東西方各種不同時期而人人耳熟能祥的藝術和視覺習慣的象徵圖像及主題﹐加上目前發生的時事來並列組合創造出令人耳目一新而動人心魄的視覺形像。書中很多章節被廣為引用﹐其中最短的是「在陳的手裏﹐這些圖像的回收轉用不是模仿或竊用﹐而是一種靈巧的神來之筆」。

1984年6月﹐陳重新回到紐約市並在蘇荷區定居﹐從他的藝術生涯來看﹐那是一次正確的搬遷。他說「集歐﹐亞﹐美三大洲的影響於一身﹐我深覺一種『世界公民』的意識在我的內心裏滋長……這種意識在個人身上的蘇醒確然的鋪向一種基於友愛﹐和平與寬容的世界文化之拓展。」

以紐約為基地﹐陳創造了一些主題性的系列作品。第一系列是紀念自由女神百周年紀念的「自由女神百幅連作」。再來是紀念梵古逝世一百周年的「後梵古系列」百幅作品﹐及其它的百年大慶連作。他舉行過百次的個展﹐並到世界各地演講有關他的藝術及哲學。

在紐約蘇荷區﹐陳錦芳的妻子侯幸君設立了「陳錦芳文化館」推廣陳錦芳藝術﹐宣導「以愛為宗的新文藝復興」及促進東西方文化交流。這時候他也完成了一幅後現代藝術劃時代的巨作﹕「迎向21世紀﹐世界文化交響曲」﹐9英尺2英寸高,46英尺8英寸長,由7幅畫拼成的油彩及壓克力彩畫作﹐為他藝術所標榜的眾多「意象」整合的有力集錦。

陳博士成為第一位受頒獎聯合國的「全球寬容獎」的畫家並被榮任為「寬容及和平的文化大使」。

陳的個展超過200次﹐出版22本書﹐他的藝術被收錄進300多種教課書﹐藝術史及無數報刊雜誌上。有些評論家視他為當今世界上具有最重要影響力的20位藝術家之一。另外有些藝評家則把他列為前10名之一。

市場評鑒

關於市場的評鑒,從藝術市場方面來看﹐陳博士作品當前的市場價格多少﹖將來會增值多少﹖短期的和長期的走勢如何?

雖然有各種不確定的因素存在﹐但對這問題的答案並不是憑空杜撰﹐而是有市場的事實和例證。長年以來藝術上獨具慧眼的投資經常都證明是一種健康的投資﹐有時候獲利非常可觀。藝術投資一向是對抗經濟衰退的良方——雖然不能免於經濟衰退, 卻可以超過通貨膨脹而有餘。

回溯1970年代﹐為了要從事古代大師作品的銷售以及經營,我出版限量藝術版畫的AcroEditions公司﹐我從無數資訊中整理出了一本22頁的「藝術市場分析」來描述及鑒定藝術市場。雖然許多當時的看法到現在依然適用﹐但一些當時的資料早已大大落伍了。舉例來說﹐在那時候很難看到在拍賣場出售超過100萬美元的藝術作品。當華府的國家美術館以500萬美元向力登斯坦公爵(Duke of Lichtenstein) 購得達文西的“Ginevera da Benci” 一幅作品時﹐消息如謠言般傳開﹐而那一幅也是西方世界唯一達文西的真跡。當時那市價震驚了藝術界——如果那一張畫今天拿到公共市場拍賣﹐至少可以達到20倍的價格。2006年11月紐約的嘉士德(Christie’s) 作了一場印象派及現代藝術的拍賣。在3小時內就槌定了4億9千1百40萬美元的成交量﹐將近5億美元的藝術作品轉了手。

那次的拍賣明星是Gustav Klimt (1862—1918) 的一幅肖像﹐它馬上吸引來四位元競標者透過電話在激烈競標﹐不久有兩位退場﹐但馬上有人進來加入競標﹐而最後落槌在8千7百90萬美元﹐是該畫家公開拍賣的最高記錄。(但這記錄並非他在私下交易的最高額﹐拍賣前大收藏家Ronald S. Lauder(雅詩蘭黛企業掌門人)在私下以1億3千5百萬美元買下Klimt的另一幅作品) 。更高的一幅畫則拍得4千零30萬美元﹐是此藝術家作品至今的最高記錄﹐其他的畫作也比預估價更高賣出。在一場私下交易裏﹐另一位元收藏家買了Willem de Kooning (1904—1997) 1952年的畫作後以約1億3千7百50萬美元的高價而震驚世界。那位賣主最近又脫手了一幅Jackson Pollack (1912—1956) 的作品1億4千萬美元﹐以及一幅Jasper Johns (1930–) 的 畫作8千萬美元。請注意Johns和陳博士同是1930年代出生的畫家。這點存在著一種暗示。

陳用不同的方法將他許多原作製成限量原創版畫。Andy Warhol安迪·沃爾最近一張版畫賣出是1千7百40萬美元.。 1986年5月12日紐約雜誌刊錄了美國國寶畫家 安迪·沃爾﹐羅伯‧羅森伯及陳錦芳的畫「星期日早晨—自由!」的作品。在這種藝術市場的情況下存在著一種難得的機會﹐給具前瞻性視野的收藏家/投資家來積極考慮購藏陳錦芳的作品並大力推廣之。

市場經管

繪畫市場的市價與該藝術家被認定的程度有幾乎絕對的關聯。不僅不完全如此﹐但認定是往往落在那些有才華而其藝術事業被用心經營﹐持續展覽其作品﹐選擇性地進行媒體發佈﹐並一步步書寫重要的出售記錄﹐以及透過出版品的宣傳之藝術家身上。這些過程尤為重要﹐事實上它是不可或缺的。一旦藝術家開始得到肯定後﹐他的價值通常都只有上漲一條路﹐因為一位藝術創造者不是一部大量生產的機器﹐他一生只能創作數量有限的的作品。當作品被肯定時,其重要收藏者圈子會隨之擴大;大收藏家﹐美術館﹐以及其他藝術機構都將竭力擁有他那有限數量的藝術品。這種需求會引發市價的暴漲。

「股票可以一直擴大發行」一位紐約的經紀人說﹐「但塞尚的作品卻數量有限。」不管其創造力多麼旺盛﹐最終我們能擁有的陳博士的作品卻必然是數量有限的。有時候這種市場認定來得很快﹐有時候卻可能姍姍來遲。藝術家若是能夠被成功推廣﹐該藝術家的作品價格將大大增長,而這些作品的直接獲益人則是那些收藏家。因此,在藝術市場裏獲利最多﹐最成功的投資者乃是那些有幸取得藝術家一些重要的作品或者是那位元藝術家的一大批作品﹐在其事業早期,市場價格大幅攀升之前,小心經管這些藝術品﹐使其市價步步高升。此類成功的案例可參考Jacques Villon等﹐或是像英國藝評家John Russell Taylor 和Brian Brooks在「藝術經紀人」一本書中所述。

維康(Villon) 幾乎有半個世紀在無人問津的情況下創作﹐並不處於任何畫派或運動的中心﹐直到1942年與Louis Carre 簽約。1951年透過Carre的推廣﹐他得以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舉行回顧展﹐而後被認定為一位大師。他人沒變﹐他的藝術也沒變(即使有也不超過一些自然的發展) 。他能登堂入室應歸功於成功的宣傳推廣﹐否則將永不可能﹐或者至少要等到他死後—-其所以成功乃藝術經紀人把這件事接過來﹐好好計畫﹐步步為營﹐(可以說前幾年都不賣作品﹐一直等到Villon在一些不同國家及國際展出並引起藝壇的注意) 同時建立並保持Villon前後一致的形像後才推薦給對他毫不認識最多也只知其名的收藏家。

陳博士和他的藝術早就廣為世人所知﹐並被策劃推廣。就像在不少文獻、目錄、書籍、剪報、電視、電臺等所登載﹐他已得到相當重要的世界認定。即使在他早年(1963-1975) 在巴黎研究的時候,他已在歐洲和他的故鄉臺灣舉行個展和聯展﹐並經常寫文章寄回臺灣刊登在報紙雜誌上。這種對於認定的追求從不懈怠﹐而他的夫人Lucia一直努力不倦﹐經營他的作品﹐如一部發動機推動計畫實現理想並帶動他們的孩子參與﹐作為世代繼續經營陳錦芳的藝術事業。

40年前當陳錦芳開始潛心進入他的「新意象派」的創作時﹐一位經紀人可能以$1500 (50×72 英寸) 獲得他一幅大作。當他在紐約定居時市場價格已接近 $25,000﹐(1993 Sotheby’s & Christie拍賣36 x 48” Size作品約5萬美金拍出)如今那幅作品已增值100倍,達到$150﹐000﹐而我相信陳的作品會持續不斷增值。我看好這些陳氏的作品在4年後將打破100萬美元的大關﹐而長期來說﹐其市場價格增值空間將不可預料。

海外華人畫家最為人知的是巴黎的趙無極﹐與陳相差不遠的同時代人。他屬於法國人所稱的“Tachistes“ (筆漬派畫家) ﹐在美國與之相對應的叫作 (抽象) 行動派。他的創作常取靈感于中國書法。在最近香港的一次拍賣中,一幅他1959年的油畫由(Sotheby’s)以$733﹐604 售出﹐而一幅1985年三合一抽象作品在嘉士得以230萬美元拍出 。中國本土的現代藝術家如張曉剛,嶽敏君﹐或是蔡國強﹐其作品都早已超過100萬美元的界線,曾梵志的作品的拍賣紀錄最近更是超過一千萬美金 (10大拍賣)

在一般的社會裏﹐尤其是在二級市場﹐某些特別引人注目的作品﹐將取得額外的高價。我預測這些價格將持續增長。假如有嚴肅的藏家/投資者/推廣者/事業集團願意從事長期實質性的推廣活動﹐應該向陳家商洽購得一批過去或將來的陳錦芳作品,這將是是最明智的投資策略。

我將不會自作聰明地暗示商議這批作品的條件﹐但為了明白說明﹐讓我們假設我是那位購藏者而收有100件陳博士的「新意象派」畫作。我商業上的目標是平均使這批作品的每一幅達到一百萬美元。這不是一蹴可成﹐但是我在追求長期的增值。最大的受益者是我及家族或是我捐贈藝術品的機構。

假如我有錢投資這些繪畫﹐我將採取如下的步驟﹕

  1. 我會成立一個專業藝術運營公司和陳錦芳文化館合作舉辦「為人類而藝術世界巡迴展」﹐努力進行﹐一直到這些作品家喻戶曉﹐成為世界上有名的繪畫。我會為這批作品寫目錄出版畫冊。
  2. 我會組織陳博士其他系列作品的特別展﹐如「自由女神系列」﹐「後梵古系列」等﹐我將推廣其世界性展覽到能夠去的美術館﹐文化中心﹐名畫廊。我會為這些展覽寫目錄﹐出書。
  3. 我會與重要的藝評家﹐媒體﹐美術館來推動陳錦芳的藝術。
  4. 我會與重要的拍賣行合作來建立他的國際行情﹐我會成立一個約20人的長期投資陳錦芳藝術的團隊來固定的收藏。
  5. 我會買下一些作品的出版權﹐我會從這些繪畫原作制出商業性限量版畫。
  6. 我會找專業的人來拍他的電影或是將他的作品做成教育性DVD等。
  7. 我會考慮及評估其他拓展的方案。這些必需儘量節省陳博士的時間及親身介入﹐除非是很重要的場合。

假如藝術保護者/收藏家/投資家/事業集團想要看到其投資價值如乘倍增加﹐一定要對之熱衷並大力加以推廣。很多推廣費用可以補收回來。畫冊及目錄可在展場及書店出售。許多推廣費用可由第三方來支付﹐特別是在美術館和其他一些展場或企業集團會支付此費用。

不管什麼安排都要使陳博士和收藏投資者雙方公平而得利。

對陳來說﹐這些對於他藝術作品的企劃具有勝於金錢的意義﹕因為最重要的是讓他可以擁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專注於創作,著書,參與社會公共事業。進一步保證了他在藝術的神殿裏不朽的地位。

對收藏者來說有機會實現億萬富翁的美夢﹐並享受來自鼓勵藝術的極大快樂及社會地位的提升和對文化藝術的貢獻。

對大眾來說,這些具有遠見的收藏家是最大的贏家,因為這些作品將會有許多進入美術館及其他大型公共收藏。

作為一位在藝術投資方面的國際評鑒人兼顧問﹐我數十年前就看出陳錦芳的天才。我早年的判斷已被充分證實,因此我將毫不猶豫地繼續將我的名譽支持於他和他的藝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