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錦芳受頒聯合國2001年「全球寬容獎」致謝詞 (中譯自英文)

我對獲頒聯合國「全球寬容獎」之感想
九月 28, 2015
看「梵谷大展」札記
九月 28, 2015

陳錦芳受頒聯合國2001年「全球寬容獎」致謝詞 (中譯自英文)

2001 年12月11日 於聯合國大廈內 本人獲頒聯合國2001年「全球寬容獎」感到無上的光榮。該獎係在「聯合國之友」主席諾維爾˙布朗博士的領導下由該組織董事會所選擇決定。為響應聯合國宣稱本世紀之頭十年為「國際文化對話的十年」,「聯合國之友」今年選定以藝術為重並頒獎給藝術家加以表揚其對締造愛與和平之文化的貢獻。本人同時被委任「寬容及文化大使」而深深感銘於心。願竭盡全力與「聯合國之友」及其他有關機構共同推動世界藝術活動以透過藝術建立和平與寬容的文化。
這件事在九月十一日驚爆事件後更具意義。該次攻擊不僅針對美國, 也針對全世界; 不只攻擊美國人, 而是對全人類基本人權及自由的攻擊。在這高度全球化的時代, 有賴我們來建造一個尊重生命, 促進進化, 維護文明, 及增進人類豐功偉業的世界, 而不是使人類陷入恐懼與專制獨裁的深淵。藝術能夠被用來改造世界, 團結人類。藝術是人類內心及人類文明之神聖而鮮活的精神表現。我們每個人內心深處都蘊藏有完美世界的理想形象, 我們因之而活, 為之而活。努力耕耘內心的這種願景乃是一種對暴力與恐懼的蔑視與挑戰。
聯合國已主動利用藝術、文化、宗教及精神領域來共創和平與和諧。人類這種深具價值的領域能夠成為強有力的力量而與政治、經濟、及軍事共同發揮效果。聯合國這種創導見諸於聯合國會員大會於1995年宣稱每年11月16日為「國際寬容日」並於千禧年宣佈本世紀頭十年為「全球文化對話年」。身為藝術家的我們能夠成為聯合國的後盾貢獻於世界的改造。
今日世界的衝突源自貧窮、無知、與不寬容。唯有寬容、公義和友愛才能療傷止痛並臻至和諧、和平與繁榮。在今日高科技的時代, 除了「硬體」、「軟體」之外我們更應該培育「靈體」( Soulware ), 即愛與全球主義的新精神。因此聯合國倡導世界藝術運動來增進愛與團結的全球新文藝復興, 令人感到振奮。我的藝術能被利用來進行這深具意義的挑戰深感榮幸。
我的藝術有異於「為藝術而藝術」的作品, 寧可說是一種「為人類而藝術」的創作。1969年當我在巴黎研究的時候, 目睹美國太空人登陸月球時, 我得到一個啟示。當時我正在閱讀德日進神父的「人之現象」一書。突然地我體會到人類的文化生態正從「分」轉入「合」, 而地球真正的靈魂是「愛」!在「原子的世紀」之後, 我們正進入「愛的世紀」, 而人類一體, 完整而完全。從那時候開始, 我建立起「五次元世界文化觀」的文化理論而有不少論述及出版。這種哲學理論幫助我建立起自我的藝術風格畫派, 稱之為「新意象派」 (Neo-Icongraphy) 或簡稱為「新我」(Neo-I)。「新意象派」乃是一種「為人類而藝術」的藝術, 而我產生了一千件以上的作品並成系列, 如「東與西」、「戰爭與和平」、「人文主義」、「自由的精神」、「維納斯」等。1996年我完成了一幅七合一的巨作, 110"x 560", 命名為「迎向21世紀,世界文化交響曲」, 來慶祝我們這個星球上眾多的文化及其成就。
我在台灣出生並受教育, 之後帶著東方文化的濃厚氣息在巴黎研究了12年。1975年我離開法國並於1983年成為美國公民。集亞、歐、美三洲的影響於一身, 我深覺一種「世界公民」的意識在我內心裡滋長, 而我發現它是我們這「地球村」逐漸普遍並值得鼓勵的一種現象。這種意識在個人身上的甦醒確然地舖向一種集體的努力---基於友愛、和平與寬容的世界文化之拓殖。這樣一來, 每位自覺的個人都可視為「聯合國之友」的潛在成員而可參與聯合國改造世界造福人類的偉大工作。
因此, 本人深深感銘於有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在我各方面成熟之年, 奉獻自己, 我的藝術, 以及我的團隊( 即陳錦芳文化館具經驗的團隊 ) 為這高尚的目標而效勞。在此, 我願意向內人 Lucia , 我的兒女 Ted 和 Julie, 對他們熱烈的支持及犧牲表示衷心的感激, 並向我滿佈世界各地的朋友之鼓勵及幫忙表示謝意。本人尤其感謝Dr. Brown 和「聯合國之友」在21世紀伊始之年讓我參予這歷史性深具意義的挑戰。

 陳錦芳受頒聯合國2001年「全球寬容獎」致謝詞 (中譯自英文)

2001 年12月11日 於聯合國大廈內

本人獲頒聯合國2001年「全球寬容獎」感到無上的光榮。該獎係在「聯合國之友」主席諾維爾˙布朗博士的領導下由該組織董事會所選擇決定。為響應聯合國宣稱本世紀之頭十年為「國際文化對話的十年」,「聯合國之友」今年選定以藝術為重並頒獎給藝術家加以表揚其對締造愛與和平之文化的貢獻。本人同時被委任「寬容及文化大使」而深深感銘於心。願竭盡全力與「聯合國之友」及其他有關機構共同推動世界藝術活動以透過藝術建立和平與寬容的文化。

這件事在九月十一日驚爆事件後更具意義。該次攻擊不僅針對美國, 也針對全世界; 不只攻擊美國人, 而是對全人類基本人權及自由的攻擊。在這高度全球化的時代, 有賴我們來建造一個尊重生命, 促進進化, 維護文明, 及增進人類豐功偉業的世界, 而不是使人類陷入恐懼與專制獨裁的深淵。藝術能夠被用來改造世界, 團結人類。藝術是人類內心及人類文明之神聖而鮮活的精神表現。我們每個人內心深處都蘊藏有完美世界的理想形象, 我們因之而活, 為之而活。努力耕耘內心的這種願景乃是一種對暴力與恐懼的蔑視與挑戰。

聯合國已主動利用藝術、文化、宗教及精神領域來共創和平與和諧。人類這種深具價值的領域能夠成為強有力的力量而與政治、經濟、及軍事共同發揮效果。聯合國這種創導見諸於聯合國會員大會於1995年宣稱每年11月16日為「國際寬容日」並於千禧年宣佈本世紀頭十年為「全球文化對話年」。身為藝術家的我們能夠成為聯合國的後盾貢獻於世界的改造。

今日世界的衝突源自貧窮、無知、與不寬容。唯有寬容、公義和友愛才能療傷止痛並臻至和諧、和平與繁榮。在今日高科技的時代, 除了「硬體」、「軟體」之外我們更應該培育「靈體」( Soulware ), 即愛與全球主義的新精神。因此聯合國倡導世界藝術運動來增進愛與團結的全球新文藝復興, 令人感到振奮。我的藝術能被利用來進行這深具意義的挑戰深感榮幸。

我的藝術有異於「為藝術而藝術」的作品, 寧可說是一種「為人類而藝術」的創作。1969年當我在巴黎研究的時候, 目睹美國太空人登陸月球時, 我得到一個啟示。當時我正在閱讀德日進神父的「人之現象」一書。突然地我體會到人類的文化生態正從「分」轉入「合」, 而地球真正的靈魂是「愛」!在「原子的世紀」之後, 我們正進入「愛的世紀」, 而人類一體, 完整而完全。從那時候開始, 我建立起「五次元世界文化觀」的文化理論而有不少論述及出版。這種哲學理論幫助我建立起自我的藝術風格畫派, 稱之為「新意象派」 (Neo-Icongraphy) 或簡稱為「新我」(Neo-I)。「新意象派」乃是一種「為人類而藝術」的藝術, 而我產生了一千件以上的作品並成系列, 如「東與西」、「戰爭與和平」、「人文主義」、「自由的精神」、「維納斯」等。1996年我完成了一幅七合一的巨作, 110″x 560″, 命名為「迎向21世紀,世界文化交響曲」, 來慶祝我們這個星球上眾多的文化及其成就。

我在台灣出生並受教育, 之後帶著東方文化的濃厚氣息在巴黎研究了12年。1975年我離開法國並於1983年成為美國公民。集亞、歐、美三洲的影響於一身, 我深覺一種「世界公民」的意識在我內心裡滋長, 而我發現它是我們這「地球村」逐漸普遍並值得鼓勵的一種現象。這種意識在個人身上的甦醒確然地舖向一種集體的努力—基於友愛、和平與寬容的世界文化之拓殖。這樣一來, 每位自覺的個人都可視為「聯合國之友」的潛在成員而可參與聯合國改造世界造福人類的偉大工作。

因此, 本人深深感銘於有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在我各方面成熟之年, 奉獻自己, 我的藝術, 以及我的團隊( 即陳錦芳文化館具經驗的團隊 ) 為這高尚的目標而效勞。在此, 我願意向內人 Lucia , 我的兒女 Ted 和 Julie, 對他們熱烈的支持及犧牲表示衷心的感激, 並向我滿佈世界各地的朋友之鼓勵及幫忙表示謝意。本人尤其感謝Dr. Brown 和「聯合國之友」在21世紀伊始之年讓我參予這歷史性深具意義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