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畫家陳錦芳博士

陳博士,您好!您很有名,也相當與眾不同,相信很多同鄉想瞭解您的心路歷程等。難得有這個機會來訪問您。首先,為什麼讀台大外文系,卻走畫家的路?

答:我從小就喜愛美術和文學。14歲時看了梵谷的畫,讀了他的傳記,就決定以後到巴黎當畫家。初中時開始接觸到世界文學名著。我讀台南一中,初中保送高中,再保送大學。因為台南一中只保送台大沒保送師大,所以我就選台大外文系。當時我父母親希望我讀醫學院,但我選外文系,因為我想學法文以便到巴黎。15歲起就在張常華,郭柏川老師那裏學素描,到台大就參加台大美術社,並任社長,並參加『自由畫會』。大一暑假就在臺北中山堂開畫展。後來我到巴黎,進巴黎藝術學院七年。有人覺得我不是科班出生,請問有兩百多年歷史而一直是世界大師級畫家出身地的巴黎藝術學院是否科班?我在巴黎12年, 同時在巴黎大學寫藝術史的論文,不但訓練我的邏輯思考,充實我的藝術史、文化史,還幫助我建立了『五次元世界文化觀』。有了堅實的理論體系成為我在繪畫表現上『新意象派』的基盤.

問:有人稱您是『臺灣的羅曼羅蘭』,藝術界稱您為『梵谷的傳人』為什麼?

答:不敢當。前者是文學方面,後者是繪畫方面。因為我一直心儀梵谷,多方研究。到巴黎後隨著他的足跡到他作畫的地方去體會。1990年他逝世百年大慶時我以『後梵谷系列』百幅連作向他致敬。這系列作品被安排到荷蘭阿姆斯特丹與梵谷同步展出,成為荷蘭當時藝文界一大盛事,其中一幅『梵谷歸來』被收進梵谷專家寫的書"The Mythology of Vincent Van Gogh", 彩色跨頁出版。曾任梵谷美術館館長的前荷蘭文化部長Jan Hulska 特別邀請我夫婦到他家作客。梵谷是我的啟蒙者,『後梵谷系列』最豐富(到現在有120多幅),也最完整。可成專輯出版。

至於文學方面,我常說我一手畫畫,一手寫文章,文、藝兩棲,繪畫是我的妻子,文學是我的情婦。我在巴黎時翻譯了『小王子』在臺灣出版,是中譯本第一本。曾出版了『巴黎畫誌』,『迴廊(少男日記)』、『畫遊十年』、『夢向新文藝復興』、『在巴黎的日子(上、中、下、1666頁)』、『21世紀,臺灣!』而在『玉山系列及變奏』裡收進去我在一個禮拜內靈感來潮所寫的80首詩。我現在還有8本書待出版,目前我將我的『新意象派』每一件作品加以詮釋尤其是我的website實在很豐富,值得研究。我1998年到巴黎時在一次藝術家演講討論時,有人介紹我時說我是『臺灣的羅曼羅蘭』,當時我才知道藝文圈裡如此看我。不過,我與羅氏不同之處是他以文學為重(得到1933年諾貝爾文學獎)而我則藝術為重文學次之。但我相信有一天有人會以我在文學方面的種種寫論文,就像有些外國學生已在研究我的『新意象派』而在寫論文一樣。因我的藝術copy right 已在33個國家一百多本教科書被介紹。所以我們正籌設陳錦芳研究基金會,以期在學術上有所貢獻。我們也決定提出我部份重要代表作做為將來社會公共資產之「陳錦芳文化館」館藏永不出售,代代相傳,並提供學術研究。

問:您哪一年去法國,怎麼去的?

答: 我1963年去法國的。當時法國政府給臺灣兩名獎學金。共600多人應考。我幸虧考上第二名。

問:您對臺灣藝文界有何看法?

答:我一直都在做開墾的工作,而我也只問耕耘不問收穫,我在海外如此,在國內也如此。

我回去介紹我的『新意象派』及『五次元世界文化觀』的理論,也就是臺灣新文化建設,所以回去到臺灣各地巡迴展,草根運動,藝術下鄉,將臺灣可成為人類新文藝復興之搖籃的理論及Vision 拋磚引玉,與國人共勉勵,而我在國際上之這種理論及畫作日益被重視並被列入文化史藝術史可證明其可行性及前瞻性。1986年『自由女神百幅連作』得到世界重視,也有些收入,乃與內人商議在1987年元月在臺北開畫廊並首展自由女神。從此臺北、紐約兩地跑,最近三年的『玉山聖山、愛與和平』全台巡迴展也是以『玉山』為主題『愛吾臺灣系列』之一的臺灣心靈改造,精神建設之舉。一般畫廊是掛畫賣畫,我們卻是文化下鄉。我覺得一直都在做文化義工,只是從海外做回臺灣,現在又要與聯合國做世界藝術運動。讓我有機會從事文化外交為臺灣人在國際可見度努力!
問:2001年您拿到聯合國『全球寬容獎』對您有何影響?

答:我一生很少為了拿獎而參加比賽或送作品去審查,所以很少拿獎。如果『全球寬容獎』是用申請的,我一定沒份。當我被通知受獎時我說我不要,我要推薦慈濟。聯合國有關人員後來告訴我他們從不接受推薦,而且已觀察我多年並有董事會決定了。並委任我為『寬容及和平文化大使』要協助聯合國推動World Art Campaign. 讓我覺得責任重大,任重道遠。

在全世界數以百萬計的藝術家,不少強國的藝術家爭相表現,他們卻選上我。讓我覺得聯合國有其超然的標準及作為,值得敬佩。當然我的作品關懷世界表現聯合國的使命是重點。我們應互相鼓勵,彼此肯定,並胸懷世界,以『世界公民』的身份多所表現,相信我們的路會愈走愈寬廣。

得獎後增加我在國際主流社會演講、展覽機會。去年我應邀到中美洲巡迴展出。首展時荷屬Antilles群島之總督Saleh 來開幕。上個禮拜我應邀參加在華府一國際和平會議演講,有來自79國312位各界領袖參加,包括四位前任總統,我夫婦第一天晚上就與Albania 前任總統同桌。又與美國參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Senator Richard G. Lugar 談話,關心台海安全事。總之,大家對亞洲的關心都讓我們有共同的話題。我常是國際會議藝術方面的主講人或主席,我的五次元文化觀和『新意象派』讓我在各種場合都能得到肯定,發揚潛能。所以我們希望籌組World Art Campaign( 陳錦芳世界文化外交活動)顧問團使我們到各地時能與當地鄉親們利用藝術文化與世界主流社會交流,以擴大社交圈,提升華人形象以發揮文化外交的功能。

問: 您這次再到L. A 來,想展什麼畫,又為什麼?

答:畫展可欣賞藝術,交流鄉情。我們的陳錦芳文化館是非營利組織也是海外臺灣商會的會員,而文化與工商企業的結合是時代的潮流,亦是建國之本,更是企業界文化品質之提升及文化形像之建立的捷徑,因此特來共襄盛舉。臺灣美麗寶島風景優美,我自能夠回臺灣後就到處畫風景,進行『愛吾臺灣系列』表現臺灣之美。我這次也是以臺灣風景及『新意象派』為內容展出。我一向專心創作及寫作,事務及推廣大都由內人侯幸君(陳錦芳文化館負責人)挑起大樑。她多年來不辭辛勞,努力奮鬥,有企業家的魄力及文化的使命感,更具有典型東方女性:賢惠、能幹、刻苦耐勞又熱愛故鄉的美德。她是在紐約經營現代藝術事業最久又最有表現的亞洲女性之一。我感謝她20多年的同甘共苦及貢獻,也同時向所有東方女性致敬。謝謝您的訪問。

(曉蘭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