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驗的分享

侯幸君照片

 

中國經驗的分享

 

問:近年來,您在大陸做很多畫展,希望能分享你的經驗:

答:我們在紐約、臺北已經很忙,沒有想到大陸畫展。2001年錦芳受頒聯合國 「全球寬容獎」,榮任「愛、寬容及和平文化大使」,進行陳錦芳,「為人類而藝術」世界巡迴展,其目的在於以陳錦芳的藝術作品去推動全球愛、寬容、和平。 2007年開始以亞洲為主,10月錦芳被邀為「中國收藏家協會」論壇開幕演講並畫展。因為此收藏家協會秘書長,曾經在1998年拿南京大屠殺史實展的相 片,在我紐約陳錦芳文化舘展了很成功。所以1998年他邀我到北京參觀。也引我見了大陸文化界大老史樹青。當時中國文物局希望我能以紐約的「陳錦芳文化舘」做為對外中國文物展示中心,中國國寶固定在我舘展覽並銷售中國文物。他們苦口婆心向我提議這是一個非常賺錢且很有地位的項目,可是我拒絕了,理由是 「這不是我人生的規劃」。

2007年10月我託人找了一個藝術機構,希望由他們來代理錦芳在中國的藝術展覽,該機構董事長參閱網站部落格等,知道陳錦芳是目前世界上少有的擁有最 好的東、西方文化的畫家,與錦芳交談後,認為錦芳是大中華民族的驕傲且在藝術市場是難得一遇的具世界藝術史地位的大師,他決定大力投資陳錦芳並在全球設立 4個據點推動,使他在數年間在大陸及世界畫價大漲,且名聲遠播為中華民族爭光。陳錦芳擁有很多世界藝術家的唯一,所有金錢買不到的榮譽與定位都擁有了,現 在大陸一些年青畫家拍賣是錦芳畫價的數倍以上,錦芳的畫價尚低,因為我是家屬不適合做拍賣市場的操作,所以在此方面由他人來做。

那時大陸那位的投資者,不僅要蓋個陳錦芳工作室,同時還想在北京建立一間陳錦芳美術舘,那是2007年12月的事。

問:此人應是很有眼光的事業家?

答:2008年1月我們如約到了北京,但是一切都變了。聽說此董事長 12月30日左右查到 陳錦芳是台灣民主運動重要的人物, 因此,他改變主意不與我們合作 。
我們倆人帶了幾大箱畫,只得找個旅舘安頓下來。當時我對陳錦芳說: 「本來我想大陸的藝術推動與市場給大陸人做,但我絕不要因為他不做我們就沒路了。我一定要在大陸做好,台灣人不能輸,所以我決定在大陸打拚下去,我們必須 展現台灣人的精神及能力 。」同時我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精神入住北京。大陸藝術家艾未未在藝術上反對政府作品成為西方人力捧的畫家。反觀陳錦芳以藝術家天真熱情為了愛自己 的故鄉,反對國民黨早年的欺壓台灣人民言論不自由、長年戒嚴令等等,成立世台會。團結海外同鄉,合作來使政府改變,政策邁向今日的自由民主,這種犧牲自 己,不畏強權而奉獻多年,卻被當年得國民黨扭曲、打壓,在台灣做藝術事業非常困難. 這對我們造成很大的傷害。有時候有人對我說要繼續對台灣貢獻, 我覺得啼笑皆非。因為在他們眼中, 參與政治活動就不是貢獻。我認為我們最適合做文化建設和藝術教育的推廣, 難道這不是台灣需要的嗎? 何況我們自從能回到台灣, 從1984年到2003年一職都在藝術下鄉。陳錦芳從60年代台灣沒有當代藝術的時代一直在推動藝術至今, 難道這不是貢獻嗎? 再說如果對台灣民主運動, 相信我們的貢獻不會輸給人家。可能有些人太健忘了吧。沒有陳錦芳, 就沒有世台會。 更何況我們不是政治人物,對於錦芳因為愛台灣而勇敢與強權對峙犧牲自己,所以到大陸時,我向他們說:我們應該是同志。共產黨當年不也是反對國民黨的腐敗嗎?

問:您們在中國活動已進入第4年了,感想如何?

答:感想太多了,2008年錦芳畫了66張「奧運系列」並在5個美術舘(包括世紀壇世界美術舘)展覽,並出版一本300頁的書籍畫冊,獲得中外媒體 大肆報導。此「奧運系列」是奧運有史以來唯一將藝術與奧運項目的結合。錦芳畫奧運是因為112年前顧拜旦發起奧運地點正好是錦芳在巴黎大學上課的地方,錦 芳認同顧拜旦以奧運揭止戰爭提倡和平精神。2010年上海世博,陳錦芳以75歲的年紀,連續7個月每天工作14、5小時,在世博園區完成他的世博第100 幅。 他並創造了世博159年來,第一次畫家受官方邀請,在世博園區個展的紀錄。世博是以國家為單位。每個單位以5年及數億元經費來籌劃及參與。錦芳是唯一以個 人的藝術創作被邀請個展的藝術家。世博新聞中心為錦芳畫展開幕邀請記者會。其畫展媒體報導為「世博閉幕十大節目之一」。閉幕當天10月31日9點我接到通 知,11月1日開始各舘必須等候檢驗才能撤場。我當時很著急,因為我已將租房退了,且買了回北京的機票,在上海開畫廊7個月,連續每天14個小時工作,實 在太累了。我不能在上海世博園區無限期等待何時被檢驗。所以我果斷地決定馬上徹場。我請世博志工幫我們將約50張畫,一張張由D區展舘在層層的警衛監視下 搬到場外馬路上,然後運到約好的儲藏室。我運用了公關能力將不可能變成可能,同時在20多人協助下費了6個小時完成撤場,當晚忙到早上5點,回家躺在床上 很高興自己的智慧判斷。最後聽說我是唯一提早撤場。其他單位是幾個月後才離開。

總之留在大陸,我們希望是能推動兩岸的新文藝復興,以達到天下一家、人類和諧、世界和平。總之兩岸的和平是發展全球新文藝復興的基礎。

問:您認為在大陸與在美國或台灣做事有何不同?

答:在大陸常有人告訴我要入境隨俗,但是我強調「看情形」。如果我認為不對,為什麼要隨俗? 那就枉費我在歐美數十年…,我更說,在大陸我們能隨我心發展就多留,不行就離開,我們在美國在台灣都有很好的舞臺,我們隨時可離開,所以我和錦芳雖在大 陸,我們言行完全與在美國或在台灣一樣。某重要人士說「大陸非常需要像陳博士,有最好的東方及最好的西方之結 合,及像侯舘長有長期國際藝術經紀的經驗……」。

問:2010年上海世博後,您們又做了哪些活動?

答:2010年11月由北京返台,錦芳投入臺北的花博系列。他希望能將台灣的花博納入他的慶典系列。自1986年自由女神百年至今,錦芳以他所創立 的「新意象派」來表現世界上很多重要的事件,他企圖以藝術創作來表現時代精神,所以有1986年自由女神百年慶的「自由精神百幅」。1989的「艾菲鐵塔 系列」、1990「後梵谷系列」、1993「黛妃系列」、「 拉斯維加系列」、及「奧運系列」、「世博百幅」。他創作「花博系列」以與其他世界大事件作品並列。

問:我聽說他也畫了「海南系列」?

答:2011年3、4月期間,錦芳被邀請到海南島畫畫,並在海南博物舘個展其50幅作品,展題為「國際大師畫國際旅遊島」,除畫冊出版外並有數十位大陸名人學者座談會。

問:聽說您們遊歷大陸各地?

答:錦芳與我曾被UN邀請參與在瑞士的「透過旅遊促進世界和平論壇」,所以錦芳積極配合「聯合國科教文組織(UNESCO)」展開世界文化遺址系列創作,因此我們遊了天壇、絲路之旅,又到廈門鼓浪嶼、深圳文博會,去了杭州、澳門、西安、延安、黃帝陵、黃河、盧山等等。

但在台灣的晶華飯店畫展,使陳錦芳美術舘落葉歸根的構思提前數年座落在敦化北路上,
離松山機場不到5分鐘的地方, 希望各位能撥冗參觀。。

問:我以為陳錦芳博士在晶華畫展是短期展覽,但是好像是長期性?

答:從2011開始目前又被邀請2012年12月。晶華飯店是一個5星級世界有名飯店,他們擁有全世界19家晶華飯店經營權,潘董事長是一位精明能 幹令人敬佩的企業家。在晶華我感受到品牌的建立及團隊企業文化的重要。晶華的畫展使我常住臺北,讓我想到該是落葉歸根的時候了。也讓我開始尋找建立陳錦芳 美術舘及我早年就希望擁有的「美術舘飯店」(Museum Hotel) 。

問:太好了,您們走遍了世界該回家了。

問:我對陳錦芳最深的印象是他翻讀法國名著「小王子」(水牛出版社)。出版那本書,影響太多人了,據說目前有6、70個中譯版本,我認為翻譯最好的還是陳錦芳版本的。

答:陳錦芳一直是個拓荒者;台灣當代藝術的園丁。

問:聽說您也是他的讀者

答:我小時候的夢想是當老師同時是作家,所以我一直很努力研讀東西方文學名著。我記得1964年他寫的「台灣可成為二十世紀的新文藝復興的搖籃」, 我當時是15歲,從此,我特別注意找他的文章拜讀,我喜歡他文章帶有詩意又有很豐富的內涵。我算是他很忠實的讀者,由讀他大學時出版的廻廊,巴黎畫誌,畫 遊十年一直到現在出版他的書、畫冊….。

問:您說要在台灣蓋陳錦芳美術舘,目前進展得如何?

答:可能過去在台灣停留的時間都忙著畫展,來去匆匆,直到最近照顧晶華的畫廊,我開始深思「人生規劃」。在紐約市蘇荷區我們已經有「陳錦芳文化 舘」,加上兩個兒女都不太會說「北京話」,在紐約已30多年一切較上軌道,沒想到要在台灣過老年。但是,最近因一直在台灣、大陸兩地,使我們決定落葉歸 根,對一位藝術家來說最重要是有個美術舘。可是台灣土地太小,要蓋個理想的美術舘必須數十億,談何容易;反而大陸從2008年至今,常有人向我談起蓋陳錦 芳美術舘,甚至有教育部人士說可為錦芳建25個美術舘,且不必我出任何金錢投資。試想我會拿回約上億美金藝術品放入此舘,當然受歡迎。不過,我必須以台灣 為主,無論如何要克服困難,先在台灣建立一個陳錦芳美術舘。我也找了新北市政府協助,但是政府的政策50年必須歸還,我想美術舘必須代代經營,不能讓孩子 在50年後不知何去何從,所以目前我仍在努力中。在台灣,目前,我最需要努力的是賣畫來籌款,過去常因畫價太低不願出售,但是為了建舘必須犧牲,自力救濟 來達成任務。我們最大的資產就是陳錦芳藝術,希望目前的收藏將來都有數十倍,或百倍的增值。

問:您對陳錦芳美術舘有何策劃?

答:我規劃錦芳美術舘將有以下主要部門:

A、國際文化交流。邀國際名流做論壇,並希望能為思想界找出人類價值去向,文化方向。
B、藝術教育中心(不分年齡)並能有巴黎藝術學院的自由風氣。
C、文創中心。文創中心將以旅舘房間及旅舘各處擺設為展場,同時提供台灣人就業機會及爭取世界文創的訂單。在台灣做私人美術舘是吃力不討好的事。在台灣很多老輩畫家,其美術舘都很難經營及維持。

為了要永續經營,我將以藝術旅舘來做文創經營,同時養美術舘各種非營利活動。我有做藝術旅舘想法已經數十年了,1998年在紐約市我就曾經要買一個旅舘來做 藝術旅舘。現在海峽兩岸都以文創為重要國家項目。在美術舘繪畫方面,我做的最早70年代即開始,同時也有很深的閱歷及經驗,我也授權出版版畫等。我是世界 美術舘商店協會,(Museum Store Association) 的成員,對文創自有一番經驗與做法。

訪問中知道還有些人等著與侯舘長見面,所以就此結束,對於陳錦芳博士在追求與建立其藝術地位60多年堅持與成就令人尊敬,實在是台灣人的驕傲,而其 夫人做了30多年的無怨無悔的撐著半邊天,十足顯現台灣女性的光輝與智慧。後記2015年為了實踐落葉歸根成立陳錦芳美術舘及財團法人陳錦芳文化藝術基金 會,舘址在台北市敦化北路222巷1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