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投資

藝術投資

47a499a548c43da0700a5bc69bd80fe1-771x1024.jpg

●華府美國史密斯國家博物館前顧問,勞倫斯‧傑普遜
名藝評家﹐藝術投資顧問勞倫斯‧傑普遜安排陳錦芳在美國第一次展覽於「費城現代藝術中心」並出版畫冊﹐稱其作品為「Neo-Iconography」(新意象派),並繼續寫很多陳氏藝評文章。

六月 17, 2015

市場評鑒

關於市場的評鑒,從藝術市場方面來看﹐陳博士作品當前的市場價格多少﹖將來會增值多少﹖短期的和長期的走勢如何?

雖然有各種不確定的因素存在﹐但對這問題的答案並不是憑空杜撰﹐而是有市場的事實和例證。長年以來藝術上獨具慧眼的投資經常都證明是一種健康的投資﹐有時候獲利非常可觀。藝術投資一向是對抗經濟衰退的良方——雖然不能免於經濟衰退, 卻可以超過通貨膨脹而有餘。

回 溯1970年代﹐為了要從事古代大師作品的銷售以及經營,我出版限量藝術版畫的AcroEditions公司﹐我從無數資訊中整理出了一本22頁的「藝術 市場分析」來描述及鑒定藝術市場。雖然許多當時的看法到現在依然適用﹐但一些當時的資料早已大大落伍了。舉例來說﹐在那時候很難看到在拍賣場出售超過 100萬美元的藝術作品。當華府的國家美術館以500萬美元向力登斯坦公爵(Duke of Lichtenstein) 購得達文西的“Ginevera da Benci” 一幅作品時﹐消息如謠言般傳開﹐而那一幅也是西方世界唯一達文西的真跡。當時那市價震驚了藝術界——如果那一張畫今天拿到公共市場拍賣﹐至少可以達到20 倍的價格。2006年11月紐約的嘉士德(Christie’s) 作了一場印象派及現代藝術的拍賣。在3小時內就槌定了4億9千1百40萬美元的成交量﹐將近5億美元的藝術作品轉了手。

那次的拍賣明星是 Gustav Klimt (1862—1918) 的一幅肖像﹐它馬上吸引來四位元競標者透過電話在激烈競標﹐不久有兩位退場﹐但馬上有人進來加入競標﹐而最後落槌在8千7百90萬美元﹐是該畫家公開拍賣 的最高記錄。(但這記錄並非他在私下交易的最高額﹐拍賣前大收藏家Ronald S. Lauder(雅詩蘭黛企業掌門人)在私下以1億3千5百萬美元買下Klimt的另一幅作品) 。更高的一幅畫則拍得4千零30萬美元﹐是此藝術家作品至今的最高記錄﹐其他的畫作也比預估價更高賣出。在一場私下交易裏﹐另一位元收藏家買了 Willem de Kooning (1904—1997) 1952年的畫作後以約1億3千7百50萬美元的高價而震驚世界。那位賣主最近又脫手了一幅Jackson Pollack (1912—1956) 的作品1億4千萬美元﹐以及一幅Jasper Johns (1930--) 的 畫作8千萬美元。請注意Johns和陳博士同是1930年代出生的畫家。這點存在著一種暗示。

t0nGhSBJxZG_6EswwYLXXJQuUR1wkhFLF-77WXaOAqgN9eczeC2JvxJq5OaHODzlgb-Fzg=w1875-h858 陳 用不同的方法將他許多原作製成限量原創版畫。Andy Warhol安迪·沃爾最近一張版畫賣出是1千7百40萬美元.。 1986年5月12日紐約雜誌刊錄了美國國寶畫家 安迪·沃爾﹐羅伯‧羅森伯及陳錦芳的畫「星期日早晨—自由!」的作品。在這種藝術市場的情況下存在著一種難得的機會﹐給具前瞻性視野的收藏家/投資家來積 極考慮購藏陳錦芳的作品並大力推廣之。

六月 17, 2015

背景要點

為要對陳錦芳博士的藝術加以評鑒﹐我有必要提供一些背景﹐一方面顯示藝術家及其作品的重要﹐一方面說明我為什麼能夠分析他的藝術市場及將來長期的潛力。

陳 錦芳博士是一位具有非凡的才能和世界級重量的畫家。他那具前瞻性的彩筆好像開通了無數運河使廣大及隱密的文化海洋交溶混合﹐並深深地掘入時間之嚴峻峭壁使 之迸裂出無數故事。簡而言之﹐藝以載道的他是一位充滿思想的傑出畫家﹐也是一位透過畫筆來表現的深沉思想家。在我寫的「陳錦芳的新意象派」一書裏有對他的 生平及藝術發展有深入的描述。當他從法國來到美國(1975) 不久我們就開始交往。我是最先瞭解他所畫所寫所表現的少數幾個人之一﹐並為了向一般不懂他藝術的人﹐提出「新意象派」(Neo-Iconography) 這個名詞﹐並設計及書寫了他的第一本書﹐又在1978年在費城的藝術家聯盟策劃他了在美國的第一次美術館展覽。(現代藝術館)

「陳錦芳的 新意象派」變成了一把鑰匙幫助人瞭解陳如何摘取東西方各種不同時期而人人耳熟能祥的藝術和視覺習慣的象徵圖像及主題﹐加上目前發生的時事來並列組合創造出 令人耳目一新而動人心魄的視覺形像。書中很多章節被廣為引用﹐其中最短的是「在陳的手裏﹐這些圖像的回收轉用不是模仿或竊用﹐而是一種靈巧的神來之 筆」。

1984年6月﹐陳重新回到紐約市並在蘇荷區定居﹐從他的藝術生涯來看﹐那是一次正確的搬遷。他說「集歐﹐亞﹐美三大洲的影響於一身﹐我深覺一種『世界公民』的意識在我的內心裏滋長……這種意識在個人身上的蘇醒確然的鋪向一種基於友愛﹐和平與寬容的世界文化之拓展。」

以紐約為基地﹐陳創造了一些主題性的系列作品。第一系列是紀念自由女神百周年紀念的「自由女神百幅連作」。再來是紀念梵古逝世一百周年的「後梵古系列」百幅作品﹐及其它的百年大慶連作。他舉行過百次的個展﹐並到世界各地演講有關他的藝術及哲學。

在 紐約蘇荷區﹐陳錦芳的妻子侯幸君設立了「陳錦芳文化館」推廣陳錦芳藝術﹐宣導「以愛為宗的新文藝復興」及促進東西方文化交流。這時候他也完成了一幅後現代 藝術劃時代的巨作﹕「迎向21世紀﹐世界文化交響曲」﹐9英尺2英寸高,46英尺8英寸長,由7幅畫拼成的油彩及壓克力彩畫作﹐為他藝術所標榜的眾多「意 象」整合的有力集錦。

陳博士成為第一位受頒獎聯合國的「全球寬容獎」的畫家並被榮任為「寬容及和平的文化大使」。

陳的個展超過200次﹐出版22本書﹐他的藝術被收錄進300多種教課書﹐藝術史及無數報刊雜誌上。有些評論家視他為當今世界上具有最重要影響力的20位藝術家之一。另外有些藝評家則把他列為前10名之一。

六月 17, 2015

市場經管

繪畫市場的市價與該藝術家被認定的程度有幾乎絕對的關聯。不僅不完全如此﹐但認定是往往落在那些有才華而其藝術事業被用心經營﹐持續展覽其作品﹐選擇性地進 行媒體發佈﹐並一步步書寫重要的出售記錄﹐以及透過出版品的宣傳之藝術家身上。這些過程尤為重要﹐事實上它是不可或缺的。一旦藝術家開始得到肯定後﹐他的 價值通常都只有上漲一條路﹐因為一位藝術創造者不是一部大量生產的機器﹐他一生只能創作數量有限的的作品。當作品被肯定時,其重要收藏者圈子會隨之擴大; 大收藏家﹐美術館﹐以及其他藝術機構都將竭力擁有他那有限數量的藝術品。這種需求會引發市價的暴漲。

「股票可以一直擴大發行」一位紐約的經 紀人說﹐「但塞尚的作品卻數量有限。」不管其創造力多麼旺盛﹐最終我們能擁有的陳博士的作品卻必然是數量有限的。有時候這種市場認定來得很快﹐有時候卻可 能姍姍來遲。藝術家若是能夠被成功推廣﹐該藝術家的作品價格將大大增長,而這些作品的直接獲益人則是那些收藏家。因此,在藝術市場裏獲利最多﹐最成功的投 資者乃是那些有幸取得藝術家一些重要的作品或者是那位元藝術家的一大批作品﹐在其事業早期,市場價格大幅攀升之前,小心經管這些藝術品﹐使其市價步步高 升。此類成功的案例可參考Jacques Villon等﹐或是像英國藝評家John Russell Taylor 和Brian Brooks在「藝術經紀人」一本書中所述。

維康(Villon) 幾乎有半個世紀在無人問津的情況下創作﹐並不處於任何畫派或運動的中心﹐直到1942年與Louis Carre 簽約。1951年透過Carre的推廣﹐他得以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舉行回顧展﹐而後被認定為一位大師。他人沒變﹐他的藝術也沒變(即使有也不超過一些自 然的發展) 。他能登堂入室應歸功於成功的宣傳推廣﹐否則將永不可能﹐或者至少要等到他死後----其所以成功乃藝術經紀人把這件事接過來﹐好好計畫﹐步步為營﹐(可 以說前幾年都不賣作品﹐一直等到Villon在一些不同國家及國際展出並引起藝壇的注意) 同時建立並保持Villon前後一致的形像後才推薦給對他毫不認識最多也只知其名的收藏家。

陳博士和他的藝術早就廣為世人所知﹐並被策劃推 廣。就像在不少文獻、目錄、書籍、剪報、電視、電臺等所登載﹐他已得到相當重要的世界認定。即使在他早年(1963-1975) 在巴黎研究的時候,他已在歐洲和他的故鄉臺灣舉行個展和聯展﹐並經常寫文章寄回臺灣刊登在報紙雜誌上。這種對於認定的追求從不懈怠﹐而他的夫人Lucia 一直努力不倦﹐經營他的作品﹐如一部發動機推動計畫實現理想並帶動他們的孩子參與﹐作為世代繼續經營陳錦芳的藝術事業。

40年前當陳錦芳開 始潛心進入他的「新意象派」的創作時﹐一位經紀人可能以$1500 (50x72 英寸) 獲得他一幅大作。當他在紐約定居時市場價格已接近 $25,000﹐(1993 Sotheby’s & Christie拍賣36 x 48” Size作品約5萬美金拍出)如今那幅作品已增值100倍,達到$150﹐000﹐而我相信陳的作品會持續不斷增值。我看好這些陳氏的作品在4年後將打破 100萬美元的大關﹐而長期來說﹐其市場價格增值空間將不可預料。

海外華人畫家最為人知的是巴黎的趙無極﹐與陳相差不遠的同時代人。他屬於 法國人所稱的“Tachistes“ (筆漬派畫家) ﹐在美國與之相對應的叫作 (抽象) 行動派。他的創作常取靈感于中國書法。在最近香港的一次拍賣中,一幅他1959年的油畫由(Sotheby’s)以$733﹐604 售出﹐而一幅1985年三合一抽象作品在嘉士得以230萬美元拍出 。中國本土的現代藝術家如張曉剛,嶽敏君﹐或是蔡國強﹐其作品都早已超過100萬美元的界線,曾梵志的作品的拍賣紀錄最近更是超過一千萬美金 (10大拍賣)

保利拍卖1

保利拍賣

在一般的社會裏﹐尤其是在二級市場﹐某些特別引人注目的作品﹐將取得額外的高價。我預測這些價格將持續增長。假如有嚴肅的藏家/投資者/推廣者/事業集團願意從事長期實質性的推廣活動﹐應該向陳家商洽購得一批過去或將來的陳錦芳作品,這將是是最明智的投資策略。

我 將不會自作聰明地暗示商議這批作品的條件﹐但為了明白說明﹐讓我們假設我是那位購藏者而收有100件陳博士的「新意象派」畫作。我商業上的目標是平均使這 批作品的每一幅達到一百萬美元。這不是一蹴可成﹐但是我在追求長期的增值。最大的受益者是我及家族或是我捐贈藝術品的機構。

假如我有錢投資這些繪畫﹐我將採取如下的步驟﹕

1) 我會成立一個專業藝術運營公司和陳錦芳文化館合作舉辦「為人類而藝術世界巡迴展」﹐努力進行﹐一直到這些作品家喻戶曉﹐成為世界上有名的繪畫。我會為這批作品寫目錄出版畫冊。

2) 我會組織陳博士其他系列作品的特別展﹐如「自由女神系列」﹐「後梵古系列」等﹐我將推廣其世界性展覽到能夠去的美術館﹐文化中心﹐名畫廊。我會為這些展覽寫目錄﹐出書。

3) 我會與重要的藝評家﹐媒體﹐美術館來推動陳錦芳的藝術。

4) 我會與重要的拍賣行合作來建立他的國際行情﹐我會成立一個約20人的長期投資陳錦芳藝術的團隊來固定的收藏。

5) 我會買下一些作品的出版權﹐我會從這些繪畫原作制出商業性限量版畫。

6) 我會找專業的人來拍他的電影或是將他的作品做成教育性DVD等。

7) 我會考慮及評估其他拓展的方案。這些必需儘量節省陳博士的時間及親身介入﹐除非是很重要的場合。

假如藝術保護者/收藏家/投資家/事業集團想要看到其投資價值如乘倍增加﹐一定要對之熱衷並大力加以推廣。很多推廣費用可以補收回來。畫冊及目錄可在展場及書店出售。許多推廣費用可由第三方來支付﹐特別是在美術館和其他一些展場或企業集團會支付此費用。

不管什麼安排都要使陳博士和收藏投資者雙方公平而得利。

對陳來說﹐這些對於他藝術作品的企劃具有勝於金錢的意義﹕因為最重要的是讓他可以擁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專注於創作,著書,參與社會公共事業。進一步保證了他在藝術的神殿裏不朽的地位。

對收藏者來說有機會實現億萬富翁的美夢﹐並享受來自鼓勵藝術的極大快樂及社會地位的提升和對文化藝術的貢獻。

對大眾來說,這些具有遠見的收藏家是最大的贏家,因為這些作品將會有許多進入美術館及其他大型公共收藏。

作為一位在藝術投資方面的國際評鑒人兼顧問﹐我數十年前就看出陳錦芳的天才。我早年的判斷已被充分證實,因此我將毫不猶豫地繼續將我的名譽支持於他和他的藝術上。

-rRQg3PyxLhAlFOg5M6DWbCOqs7AzAYLBqQts4FgzoTEvw3SJxgh3f4Z00qAJUjQSzF1Jg=w1875-h858 Bv3L91Duj6VH2uPIdcLhIoXFHgTPA5sx4H_SQf2EFcxnUVWMnCsaKJ7Ar3LDiXdt0w6OlQ=w1875-h858
中央電視台記者採訪陳錦芳博士 前文化部副部長高占祥(左二)參觀陳錦芳博士的展覽
四月 14, 2015

陳錦芳的作品是名人及收藏家的最愛

陳博士的作品被公私典藏:美術館, 名人領袖, 收藏家, 投資公司及美國白宮(卡特總統,裡根總統及克林頓總統時期都收藏有陳錦芳的作品。)台灣總統府等等。以下是部份收藏家及名人朋友的合照紀念。

10345 * 陳錦芳、侯幸君夫婦與科斯達. 利加前總統Rodrigo Carazo及第一夫人手持陳氏2003年藝術日曆合拍留念。他們共同參加了在華府舉行的國際會議, 陳博士有關藝術及文化之演講深受賞識,2002. * 陳錦芳、侯幸君夫婦與美國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Richard Lugar 參議員合照於世界和平國際會議。 (2002華府)。 *洛克菲勒家族中的一員史蒂芬(“地球憲章”發起人)參觀陳錦芳畫展。

10234

陳錦芳向一群來自澳洲和歐美國家的奧運贊助者導覽他的畫展

10123 陳錦芳、黃孚京、陳玉立、侯幸君與記者訪問後留影
在美國我常為很多中外醫生及企業家策劃收藏錦芳的畫作,不但投資而且減稅。最有趣也最有意義的是中外客戶中很多都是因為我的導覽而收藏到一生中的第一件藝術品。至今在與收藏客戶互動時,都能保持很好的友誼,這些恩情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而且豐富了我的人生。

收藏錦芳作品的歐亞美人士上百位,在此僅舉幾位收藏家:

1) 一些好萊塢的製片家收藏陳錦芳的作品,早在80年代開始,當時候我對美國的社會認識不深,也不知道誰是有名的人。有一天藝評家羅倫斯看到我桌子上的支票對我說:「這個人可真是有名的大製片家,他為什麼知道來買陳錦芳的畫?」我說大概是藝術雜誌的廣告吧!因為那時候我都固定在《Art News》長期做廣告,他所說的大製片家就是Mr. Billy Wilder,他製作很多有名的片子由「傻大姐」主演。同時有其他好萊塢的人收藏錦芳的作品,不過我不記得名字,只記得大衛‧沃柏(David Wolper)。

10245 10235
10263 2034
  大衛‧沃柏是1986年自由女神百年慶典的主持人,他同時也是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的主持人,也是雷根總統的好朋友,華納公司的首席導演,並得到37個艾美獎。他在自由女神大典後親自到畫廊參觀錦芳自由女神的展覽,未到時先來電話說要見畫家。一進門時他夫人就說:「親愛的,我喜歡那一張。」先生就說:「我們就買了」。原來他太太要收藏的就是自由女神一書的封面「我愛巴黎,我愛自由」那張120號的作品,然後這對夫婦看了錦芳自由女神的書就說:「我們1986年的聖誕禮物就用這本自由女神的書」。他們訂購了五百多本,同時一共買了五張畫。付款後他自我介紹說他是自由女神大典的主持人David Wolper,送給我們一本慶典的小冊子上印著美國總統雷根、法國總統米特朗和他,並在他的照片上簽寫:

“ To T.F. Chen ,

I will joyously display your work in my home.”

(給陳錦芳,我將快樂地將您的作品在我家裡展示出來)

“To T.F. Chen ,

Whose work Brings Honor To The Lady. ”

(給陳錦芳,他的作品榮耀了自由女神。)

Dany Wolper 7/12/86 .

  大衛並說他希望能夠為陳錦芳拍紀錄片,後來我親自到好萊塢他的製片廠拜訪他商量這件事,但過了不久就聽說他在醫院,他於2010年逝世,這是非常遺憾的事。至今還常常有中外人士認為陳錦芳橫跨歐、亞、美的經歷非常適合拍紀錄片。我也很希望拍一個能表現30年代出生的台灣人所經歷種種的心路歷程。

  2) 日本名人青木廣彰(Rocky Aoki )。他造訪我的畫廊參觀陳錦芳展覽時,花了幾個小時靜靜的看,然後問我你是不是那位人人都知道的露琪亞。在一番談話後,他很嚴肅地問我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 I love Dr. Chen’s art.

I want to collect his art work,

tell me how much I need to invest,

so I can have half of Chen’s major pieces…”

(我喜愛陳博士的藝術。我想收藏他的作品,告訴我,我需要投資多少才能擁有他重要作品的一半…)。 之後我探聽才知他生於東京,在美國成功開設了日式鐵板燒連鎖店「紅花」而廣為人知的名人,而他的女兒是超級名模戴文·青木(Devon Aoki /デヴォン青木)。 102345 後來他常常請我們到他的鐵板燒店吃牛排,他對陳錦芳百分之百的畢恭畢敬,也收藏了不少錦芳的作品。並要求陳錦芳為他畫肖像,我們成為很好的朋友並與美國防癌協會共同推動“ No Smoking” 。

  3) 1984年錦芳在台南展覽時,有位黃先生花了一個多小時看完展覽後說:「小姐,這位畫家的顏色很亮麗我很喜歡,我想買全場所有的畫,大概多少錢?你要給我半價,因為我只買骨董,台灣畫家的作品我從來沒買過,所以你必須給我優待。」我向他說:「這位畫家在台灣沒賣出去的作品我會拿回美國,我們不給半價,所以請你選一張你最喜歡的。」這位黃先生1988年親自到紐約看我們並且說:「我在高雄有一塊地希望蓋美術館,所以我想整批收藏錦芳的作品跟我收藏的骨董一起放在美術館。」因此錦芳1988年在高雄文化中心展覽時他在半個小時內買了全場90張畫(約1/3油畫、1/3綜合媒體的作品、1/3版畫)共1700百萬元。下午2點半開幕時有位牙醫要訂畫,我告訴他已被全數收藏,他完全不相信,後來資深記者陳長華還特別在報紙上報導此事。

  4) 台灣知名企業「中國信託」在錦芳1990年臺北市市立美術館個展時,當時的總經理(現在的工業銀行董事長,台灣名收藏家清翫雅集的重要成員)駱錦明先生收藏了一張陳錦芳的「No smoking 」50號原作。錦芳依5色人種畫了5張不同人種的No smoking以共同禁菸,當時在市立美術館時只展一張,後來在我們畫廊曾經展過另外的四張,就有傳言說怎麼No smoking已經被中國信託收藏了,怎麼畫家還有No smoking的作品?我覺得應該加以解釋,因為其他四張是四種不同人種的No smoking有異於中國信託的那一張。畫家創作時要表達全人類需要禁止吸菸,該幅作品是一系列連作之一,而不是複製。錦芳常用一個主題來系列創作,所有慶典系列都圍繞一個主題,但每張作品都是唯一且獨立的。

11342 我們出版的自由女神的書在紐約一些書店銷售,所以當時我們接到的訂單都是沒見過面的。紐約有位名牙醫同時也是位名收藏家,他收藏了錦芳三張油畫約1百萬美元。另外,有趣的是同時有兩個人要同樣的作品「梵谷當自由女神」,我只能請他買另外的作品,至今我們還未能夠見面。

以前沒有電腦,我們對外國人的名字不熟悉,同時很多外國人買畫不給名片。我記得有一次,在付款後我們把畫包好拿給對方時,我特別向他要名片,後來一看我才知道他是一位伯爵,可是他已經離開了。這樣的情形層出不窮,尤其是歐洲人一般買畫後就沒有繼續來往。但是有一個特殊的例子是巴黎的一位教授,他買了將近40張錦芳早期的巴黎街景及法國風景的水彩畫以及錦芳畫盧森堡公園玩牌者的鉛筆畫。這位教授無形中支持了錦芳在巴黎的進修。現在我們想向他購回作品,但已經找不到這位教授了。

  我知道做為經記人不只是將畫賣出去而已,還必須讓買家感受到收藏的價值。我曾經遇到一位買家他告訴我他要買五百萬的畫叫我選給他,但是在交談中我認為他對錦芳的畫一知半解,所以請他先買書後再買畫,結果他那五百萬就到另外一家畫廊一次全買了。他還向我說:「陳太太,你真的不會做生意,為什麼客戶上門來沒有抓住機會大力行銷,像別人用三寸不爛之舌推銷畫作。」我也在檢討自己,四十年來我比較像位佈道者在推廣藝術教育,因為我從來沒有特地去拜訪客戶推銷作品,我認為錦芳的畫作將來的價位是目前的數十倍,不需要趕快賤價賣出。但是我也常常要自我教育:「做畫廊就是要賣畫。」

四月 14, 2015

一則藝術評鑒及投資推薦

勞倫斯.傑普遜 (Lawrence Jeppson):藝術史學家,藝評家、鑒定家、1959年開始從事國際藝術投資、華府美國史密斯國家博物館前顧問 & 巡迴展策展人,曾應邀為200多個美術館撰寫藝評,藝術投資基金創始人。

一則藝術評鑒及投資推薦

文:勞倫斯.傑普遜 (Lawrence Jeppson)
 
Screen Shot 2015-04-14 at 5.00.18 PM ●華府美國史密斯國家博物館前顧問,著名藝評家﹐藝術投資顧問勞倫斯‧傑普遜安排陳錦芳在美國第一次展覽於「費城現代藝術中心」並出版畫冊﹐稱其作品為「Neo-Iconography」(新意象派), 並繼續寫很多陳氏藝評文章。1978。 Screen Shot 2015-04-14 at 4.53.17 PM ● 上圖:1986年陳錦芳在美國成名之「自由女神」系列﹐紐約雜誌將其作品與美國名畫家安迪•沃爾,羅森·柏格等美國國寶畫家同期刊出。
      背景要點 為要對陳錦芳博士的藝術加以評鑒﹐我有必要提供一些背景﹐一方面顯示藝術家及其作品的重要﹐一方面說明我為什麼能夠分析他的藝術市場及將來長期的潛力。

  陳錦芳博士是一位具有非凡的才能和世界級重量的畫家。他那具前瞻性的彩筆好像開通了無數運河使廣大及隱密的文化海洋交溶混合﹐並深深地掘入時間之嚴峻峭壁使之迸裂出無數故事。簡而言之﹐藝以載道的他是一位充滿思想的傑出畫家﹐也是一位透過畫筆來表現的深沉思想家。在我寫的「陳錦芳的新意象派」一書裏有對他的生平及藝術發展有深入的描述。當他從法國來到美國(1975) 不久我們就開始交往。我是最先瞭解他所畫所寫所表現的少數幾個人之一﹐並為了向一般不懂他藝術的人﹐提出「新意象派」(Neo-Iconography) 這個名詞﹐並設計及書寫了他的第一本書﹐又在1978年在費城的藝術家聯盟策劃他了在美國的第一次美術館展覽。(現代藝術館)

  「陳錦芳的新意象派」變成了一把鑰匙幫助人瞭解陳如何摘取東西方各種不同時期而人人耳熟能祥的藝術和視覺習慣的象徵圖像及主題﹐加上目前發生的時事來並列組合創造出令人耳目一新而動人心魄的視覺形像。書中很多章節被廣為引用﹐其中最短的是「在陳的手裏﹐這些圖像的回收轉用不是模仿或竊用﹐而是一種靈巧的神來之筆」。

1984年6月﹐陳重新回到紐約市並在蘇荷區定居﹐從他的藝術生涯來看﹐那是一次正確的搬遷。他說「集歐﹐亞﹐美三大洲的影響於一身﹐我深覺一種『世界公民』的意識在我的內心裏滋長……這種意識在個人身上的蘇醒確然的鋪向一種基於友愛﹐和平與寬容的世界文化之拓展。」

以紐約為基地﹐陳創造了一些主題性的系列作品。第一系列是紀念自由女神百周年紀念的「自由女神百幅連作」。再來是紀念梵古逝世一百周年的「後梵古系列」百幅作品﹐及其它的百年大慶連作。他舉行過百次的個展﹐並到世界各地演講有關他的藝術及哲學。

在紐約蘇荷區﹐陳錦芳的妻子侯幸君設立了「陳錦芳文化館」推廣陳錦芳藝術﹐宣導「以愛為宗的新文藝復興」及促進東西方文化交流。這時候他也完成了一幅後現代藝術劃時代的巨作﹕「迎向21世紀﹐世界文化交響曲」﹐9英尺2英寸高,46英尺8英寸長,由7幅畫拼成的油彩及壓克力彩畫作﹐為他藝術所標榜的眾多「意象」整合的有力集錦。

陳博士成為第一位受頒獎聯合國的「全球寬容獎」的畫家並被榮任為「寬容及和平的文化大使」。

陳的個展超過200次﹐出版22本書﹐他的藝術被收錄進300多種教課書﹐藝術史及無數報刊雜誌上。有些評論家視他為當今世界上具有最重要影響力的20位藝術家之一。另外有些藝評家則把他列為前10名之一。

市場評鑒 關於市場的評鑒,從藝術市場方面來看﹐陳博士作品當前的市場價格多少﹖將來會增值多少﹖短期的和長期的走勢如何?

雖然有各種不確定的因素存在﹐但對這問題的答案並不是憑空杜撰﹐而是有市場的事實和例證。長年以來藝術上獨具慧眼的投資經常都證明是一種健康的投資﹐有時候獲利非常可觀。藝術投資一向是對抗經濟衰退的良方——雖然不能免於經濟衰退, 卻可以超過通貨膨脹而有餘。

回溯1970年代﹐為了要從事古代大師作品的銷售以及經營,我出版限量藝術版畫的AcroEditions公司﹐我從無數資訊中整理出了一本22頁的「藝術市場分析」來描述及鑒定藝術市場。雖然許多當時的看法到現在依然適用﹐但一些當時的資料早已大大落伍了。舉例來說﹐在那時候很難看到在拍賣場出售超過100萬美元的藝術作品。當華府的國家美術館以500萬美元向力登斯坦公爵(Duke of Lichtenstein) 購得達文西的“Ginevera da Benci” 一幅作品時﹐消息如謠言般傳開﹐而那一幅也是西方世界唯一達文西的真跡。當時那市價震驚了藝術界——如果那一張畫今天拿到公共市場拍賣﹐至少可以達到20倍的價格。2006年11月紐約的嘉士德(Christie’s) 作了一場印象派及現代藝術的拍賣。在3小時內就槌定了4億9千1百40萬美元的成交量﹐將近5億美元的藝術作品轉了手。

那次的拍賣明星是Gustav Klimt (1862—1918) 的一幅肖像﹐它馬上吸引來四位元競標者透過電話在激烈競標﹐不久有兩位退場﹐但馬上有人進來加入競標﹐而最後落槌在8千7百90萬美元﹐是該畫家公開拍賣的最高記錄。(但這記錄並非他在私下交易的最高額﹐拍賣前大收藏家Ronald S. Lauder(雅詩蘭黛企業掌門人)在私下以1億3千5百萬美元買下Klimt的另一幅作品) 。更高的一幅畫則拍得4千零30萬美元﹐是此藝術家作品至今的最高記錄﹐其他的畫作也比預估價更高賣出。在一場私下交易裏﹐另一位元收藏家買了Willem de Kooning (1904—1997) 1952年的畫作後以約1億3千7百50萬美元的高價而震驚世界。那位賣主最近又脫手了一幅Jackson Pollack (1912—1956) 的作品1億4千萬美元﹐以及一幅Jasper Johns (1930--) 的 畫作8千萬美元。請注意Johns和陳博士同是1930年代出生的畫家。這點存在著一種暗示。

陳用不同的方法將他許多原作製成限量原創版畫。Andy Warhol安迪·沃爾最近一張版畫賣出是1千7百40萬美元.。 1986年5月12日紐約雜誌刊錄了美國國寶畫家 安迪·沃爾﹐羅伯‧羅森伯及陳錦芳的畫「星期日早晨—自由!」的作品。在這種藝術市場的情況下存在著一種難得的機會﹐給具前瞻性視野的收藏家/投資家來積極考慮購藏陳錦芳的作品並大力推廣之。

市場經管 繪畫市場的市價與該藝術家被認定的程度有幾乎絕對的關聯。不僅不完全如此﹐但認定是往往落在那些有才華而其藝術事業被用心經營﹐持續展覽其作品﹐選擇性地進行媒體發佈﹐並一步步書寫重要的出售記錄﹐以及透過出版品的宣傳之藝術家身上。這些過程尤為重要﹐事實上它是不可或缺的。一旦藝術家開始得到肯定後﹐他的價值通常都只有上漲一條路﹐因為一位藝術創造者不是一部大量生產的機器﹐他一生只能創作數量有限的的作品。當作品被肯定時,其重要收藏者圈子會隨之擴大;大收藏家﹐美術館﹐以及其他藝術機構都將竭力擁有他那有限數量的藝術品。這種需求會引發市價的暴漲。

「股票可以一直擴大發行」一位紐約的經紀人說﹐「但塞尚的作品卻數量有限。」不管其創造力多麼旺盛﹐最終我們能擁有的陳博士的作品卻必然是數量有限的。有時候這種市場認定來得很快﹐有時候卻可能姍姍來遲。藝術家若是能夠被成功推廣﹐該藝術家的作品價格將大大增長,而這些作品的直接獲益人則是那些收藏家。因此,在藝術市場裏獲利最多﹐最成功的投資者乃是那些有幸取得藝術家一些重要的作品或者是那位元藝術家的一大批作品﹐在其事業早期,市場價格大幅攀升之前,小心經管這些藝術品﹐使其市價步步高升。此類成功的案例可參考Jacques Villon等﹐或是像英國藝評家John Russell Taylor 和Brian Brooks在「藝術經紀人」一本書中所述。

維康(Villon) 幾乎有半個世紀在無人問津的情況下創作﹐並不處於任何畫派或運動的中心﹐直到1942年與Louis Carre 簽約。1951年透過Carre的推廣﹐他得以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舉行回顧展﹐而後被認定為一位大師。他人沒變﹐他的藝術也沒變(即使有也不超過一些自然的發展) 。他能登堂入室應歸功於成功的宣傳推廣﹐否則將永不可能﹐或者至少要等到他死後----其所以成功乃藝術經紀人把這件事接過來﹐好好計畫﹐步步為營﹐(可以說前幾年都不賣作品﹐一直等到Villon在一些不同國家及國際展出並引起藝壇的注意) 同時建立並保持Villon前後一致的形像後才推薦給對他毫不認識最多也只知其名的收藏家。

陳博士和他的藝術早就廣為世人所知﹐並被策劃推廣。就像在不少文獻、目錄、書籍、剪報、電視、電臺等所登載﹐他已得到相當重要的世界認定。即使在他早年(1963-1975) 在巴黎研究的時候,他已在歐洲和他的故鄉臺灣舉行個展和聯展﹐並經常寫文章寄回臺灣刊登在報紙雜誌上。這種對於認定的追求從不懈怠﹐而他的夫人Lucia一直努力不倦﹐經營他的作品﹐如一部發動機推動計畫實現理想並帶動他們的孩子參與﹐作為世代繼續經營陳錦芳的藝術事業。

40年前當陳錦芳開始潛心進入他的「新意象派」的創作時﹐一位經紀人可能以$1500 (50x72 英寸) 獲得他一幅大作。當他在紐約定居時市場價格已接近 $25,000﹐(1993 Sotheby’s & Christie拍賣36 x 48” Size作品約5萬美金拍出)如今那幅作品已增值100倍,達到$150﹐000﹐而我相信陳的作品會持續不斷增值。我看好這些陳氏的作品在4年後將打破100萬美元的大關﹐而長期來說﹐其市場價格增值空間將不可預料。

海外華人畫家最為人知的是巴黎的趙無極﹐與陳相差不遠的同時代人。他屬於法國人所稱的“Tachistes“ (筆漬派畫家) ﹐在美國與之相對應的叫作 (抽象) 行動派。他的創作常取靈感于中國書法。在最近香港的一次拍賣中,一幅他1959年的油畫由(Sotheby’s)以$733﹐604 售出﹐而一幅1985年三合一抽象作品在嘉士得以230萬美元拍出 。中國本土的現代藝術家如張曉剛,嶽敏君﹐或是蔡國強﹐其作品都早已超過100萬美元的界線,曾梵志的作品的拍賣紀錄最近更是超過一千萬美金 (10大拍賣)

在一般的社會裏﹐尤其是在二級市場﹐某些特別引人注目的作品﹐將取得額外的高價。我預測這些價格將持續增長。假如有嚴肅的藏家/投資者/推廣者/事業集團願意從事長期實質性的推廣活動﹐應該向陳家商洽購得一批過去或將來的陳錦芳作品,這將是是最明智的投資策略。

我將不會自作聰明地暗示商議這批作品的條件﹐但為了明白說明﹐讓我們假設我是那位購藏者而收有100件陳博士的「新意象派」畫作。我商業上的目標是平均使這批作品的每一幅達到一百萬美元。這不是一蹴可成﹐但是我在追求長期的增值。最大的受益者是我及家族或是我捐贈藝術品的機構。

假如我有錢投資這些繪畫﹐我將採取如下的步驟﹕

  1. 我會成立一個專業藝術運營公司和陳錦芳文化館合作舉辦「為人類而藝術世界巡迴展」﹐努力進行﹐一直到這些作品家喻戶曉﹐成為世界上有名的繪畫。我會為這批作品寫目錄出版畫冊。
  2. 我會組織陳博士其他系列作品的特別展﹐如「自由女神系列」﹐「後梵古系列」等﹐我將推廣其世界性展覽到能夠去的美術館﹐文化中心﹐名畫廊。我會為這些展覽寫目錄﹐出書。
  3. 我會與重要的藝評家﹐媒體﹐美術館來推動陳錦芳的藝術。
  4. 我會與重要的拍賣行合作來建立他的國際行情﹐我會成立一個約20人的長期投資陳錦芳藝術的團隊來固定的收藏。
  5. 我會買下一些作品的出版權﹐我會從這些繪畫原作制出商業性限量版畫。
  6. 我會找專業的人來拍他的電影或是將他的作品做成教育性DVD等。
  7. 我會考慮及評估其他拓展的方案。這些必需儘量節省陳博士的時間及親身介入﹐除非是很重要的場合。
假如藝術保護者/收藏家/投資家/事業集團想要看到其投資價值如乘倍增加﹐一定要對之熱衷並大力加以推廣。很多推廣費用可以補收回來。畫冊及目錄可在展場及書店出售。許多推廣費用可由第三方來支付﹐特別是在美術館和其他一些展場或企業集團會支付此費用。

不管什麼安排都要使陳博士和收藏投資者雙方公平而得利。

對陳來說﹐這些對於他藝術作品的企劃具有勝於金錢的意義﹕因為最重要的是讓他可以擁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專注於創作,著書,參與社會公共事業。進一步保證了他在藝術的神殿裏不朽的地位。

對收藏者來說有機會實現億萬富翁的美夢﹐並享受來自鼓勵藝術的極大快樂及社會地位的提升和對文化藝術的貢獻。

對大眾來說,這些具有遠見的收藏家是最大的贏家,因為這些作品將會有許多進入美術館及其他大型公共收藏。

作為一位在藝術投資方面的國際評鑒人兼顧問﹐我數十年前就看出陳錦芳的天才。我早年的判斷已被充分證實,因此我將毫不猶豫地繼續將我的名譽支持於他和他的藝術上。

四月 14, 2015

內幕的消息

中國首富收藏畢卡索作品原收藏家克魯格與畫家聯合國文化大使陳錦芳博士有一段緣

  最近中國首富王健林以1.72億人民幣收藏畢卡索作品被中外藝術界議論紛紛 。王健林透過其收藏團隊負責人郭慶祥在紐約的佳士得以2,816萬美元(1.72億人民幣)拍購一件畢卡索的精品「兩個小孩」,響透了全球藝術圈,其效應有如1985年日本安田生命保險公司拍購梵谷的「向日葵」而引起全球對日本收藏世界名畫的另眼看待。

這次佳士得拍賣的畢卡索1950年代的代表作之一的「兩個小孩」是畢卡索與美國情人藝術家法朗絲瓦‧吉洛(Francoise Gilo)所生的一男一女在膝下遊玩生長的寫照,是二戰後畢卡索晴空萬里初期以家居為主題的精品,深具紀念性,一直留在身邊很少展出。這幅作品原主人係瑞士名收藏家及學者楊‧克魯格(Jan Kruger, 1928-2008),他是納粹集中營大屠殺下的倖存猶太人。這次佳士得從他的收藏挖出16件畢卡索作品,拍出了全場62%的成交額,而「兩個小孩」的拍出凸顯了中國藝術品投資者走向國際市場與國際接軌的形象,同時楊‧克魯格的精采收藏也引起藝術界的關注,而我們發現這位具學者風格的猶太收藏家與我留法旅美博士畫家陳錦芳有一段緣。1987年8月20~23日由「國際藝術協會(AAI)」在巴黎的國際藝術會議邀請陳錦芳博士為「藝術組」的主席他用法語演講:「愛之時代:全球新文藝復興的來臨」,後由楊‧克魯格發表另一篇演講。會後兩人互相認識留影並成為好友,日後他開始收藏陳錦芳的作品。(見圖2) 1988年陳錦芳續任美術組主席在紐約開幕,他用英語演講主題是"我對當代藝術的絕對價值觀"​。(見圖1)1986年陳錦芳為美國和法國共同主辦的「自由女神」百年慶所創作的「自由女神百幅」轟動歐美,並得到慶典總主持人華納製片公司首席導演大衛‧沃帕(David Wolpal)的親訪及收藏5幅畫作。陳錦芳在巴黎12年美國近40年。除了美術館、機構、公司收藏陳氏作品外,很多政商名流也收藏陳錦芳作品。

陳錦芳在巴黎留學期間曾為畢卡索的回顧展書寫文章並在台灣出版了「神哉,畢卡索」一書。這些都是他建立個人畫派的心路歷程之一,他的「新意象派」作品被編入37個國家300 多本教科書和雜誌,如美國大專院校世界美術史教科書: “Arts and Ideas”。 他被認為是「後現代」先驅之一,台灣文化藝術界大部份的人讀過法國名著「小王子」,那是陳錦芳在1967年首次小王子翻譯成中文版。陳錦芳在1963年開始寫藝評及介紹歐美藝術。並在1984-2003在台灣以"藝術下鄉"巡迴台灣19個縣市展覽。1980年陳錦芳開始在美國以藝術創作「美哉台灣」來促進台灣觀光旅遊。此次展覽是延續過去在海外努力在台灣的延續。商周出版陳錦芳傳記「台灣少年世界夢」,書封面寫著: 「人生苦短,藝術永恒,用藝術站在世界的舞台,用藝術替台灣發聲,倡導全球新文藝復興…」。

2001年陳博士獲頒聯合國「全球寬容獎」,榮任聯合國文化大使,推動「為人類而藝術」世界巡迴展。目前應邀在昇恒昌免稅廣場藝文展演廳個展,特定於2014年2月8日(星期六)2-5pm舉行「財團法人陳錦芳文化藝術基金會」論壇:陳錦芳、侯幸君與您分享在巴黎、紐約、台北、北京、上海數十年的藝術生涯與追求, 機會難得懇請光臨。79 歲的陳錦芳決定落葉歸根,在台灣成立基金會及籌建其美術館,特別捐出作品義賣。

圖2陳錦芳與其夫人侯幸君於1987年AAI國際藝術會議陳錦芳是該會美術組主席演講後與楊‧克魯格,瑞士收藏家及學者合拍留影於巴黎Hotel Inter-Continental。 圖2陳錦芳與其夫人侯幸君於1987年AAI國際藝術會議陳錦芳是該會美術組主席演講後與楊‧克魯格,瑞士收藏家及學者合拍留影於巴黎Hotel Inter-Continental。

Jan Krugier世界大收藏家最近他的收藏拿出拍賣其中一件畢卡索的兩個小孩作品被中國新首富王健林萬達集團董事長以2816萬美元1點72億人民幣買在世界收藏界引起很大的迴響此照片中的JanKrugier是1988年陳錦芳被邀請為AAI國際藝術家協會美術組主席演講完會中Jan向錦芳致意並留影日後他收藏錦芳作品。

 
圖陳錦芳任國際藝術會議美術組主席發表演講 圖陳錦芳任國際藝術會議美術組主席發表演講 陳錦芳夫婦與音樂、美術、舞蹈、戲劇組主席合影。 陳錦芳任國際藝術會議美術組主席發表演講陳錦芳任國際藝術會議美術組主席與舞蹈音樂主席合影 1987
  10121986年陳錦芳為美國對法國共同主辦的「自由女神」百年慶所創作的「自由女神百幅」轟動歐美,並得到慶典總主持人大衛‧沃帕(Dvid Wolpal)的親訪及收藏5幅畫作。 --------------------------------------- 王金平院長在陳錦芳的基金會募款義賣展的致詞稿:

今天很高興能參加 陳錦芳博士 學長 的美哉台灣畫展開幕和昇恒昌的這棟大樓在五樓藝文展演廳,提供藝術家免費的場地,實是經營企業不忘回饋社會。保護支持藝術文化的推動,堪稱企業的模範。

陳錦芳是我台南一中的學長。我曾拜讀商周出版的陳錦芳傳記-台灣少年世界夢 很感動,他由台南一中 初中保送高中再保送台大。又考上法國政府獎學金。(當時法國政府只給台灣二名)。 他借100塊美金出國能在巴黎大學拿到文學碩士。

在世界最高藝術學院:巴黎藝術學院研讀七年。在1970年代陳錦芳可能是唯一的巴黎大學藝術博士畫家。在2001年,陳錦芳授頒聯合國全球寬容獎,榮任和平文化大使。這是第一次聯合國有史以來,畫家在聯合國大廈受獎,也是台灣自從退出聯合國,臺灣人第一次正式進入聯合國大廈受獎的。

陳錦芳在世界上參加很多國際藝術學術及世界領袖和世界和平的論壇,被邀請演講及畫展,他都不忘讓人知道他是由台灣來的藝術家。 目前他的作品和思想在37國家,300多本教科書及雜誌被研究。包括世界藝術史教科書。陳錦芳是一個具有藝術史定位的畫家。

他有很多成就,但是最重要是他愛台灣這塊土地的心,台灣的心從不因為在海外而減少,反而他時常以能為台灣的前途及在國際上的可見度而努力。且數十年如一日,並以行動來表現。如商周出版的陳錦芳傳記-台灣少年世界夢的封面上寫著用藝術站上世界的舞台,用藝術替台灣發聲倡導全球新文藝復興 , 一本寫給台灣少年的夢想之書。”就是指陳錦芳數十年的執著和堅持,不畏困難,朝著自己的理想去努力。是一本給年輕人點燈的書。

陳錦芳自1963年至今一直在文化藝術上為台灣撰文介紹,用畫展推廣藝術的園丁。1968年陳錦芳將法國名著「小王子」從法文翻譯為中文 是目前500多萬本的小王子的中文首譯者。他捐給台南一中2張價值數千萬的代表作。其中一張被登在美國大學心理學教科書的封面 。

1963年至今陳錦芳在歐亞美三大洲 求學、畫展、演講、超過半世紀,他一直以行動來愛台灣,目前陳錦芳已78歲, 他及家屬最近正式成立「財團法人陳錦芳文化藝術基金會」,希望能在台灣成立陳錦芳美術館,將其一生所創作及收藏創作貢獻台灣。並推動為台灣未來全人類「新文藝復興的搖籃」。懇請鄉親共襄盛舉。同時在國外繼續推動聯合國的「為人類而藝術世界巡廻展」。

各位在現場可看到這些美哉台灣的作品就知道,他對台灣的情。聽說他從1980年就開始以美哉台灣在美國各地展覽來推動台灣的觀光業。 今天陳錦芳已高齡78歲,他為了要在台灣做公益的推動文化藝術特成立基金會並捐作品為義賣,陳大師的作品,除了可以佈置家庭、辦公室以外,更是收藏家的最愛。除了增進人文的生活以外,更可以流傳數代,作為祖傳家寶,同時還可捐獻做公益,一舉數得。大家團結,集中力量。希望此次義賣成功,台灣的藝術文化多做貢獻。

四月 14, 2015

《世博拍賣廳》陳錦芳油畫介紹

陳錦芳小張作品《禁止吸煙》由影星孟廣美11萬人民幣拍得

  11111
四月 14, 2015

藝術還是商業?

我們常聽有人說:他的畫賣的很好;或他只畫畫但都不賣畫以表示自己的清高;或說他是個純藝術家,不商業化;或者說那個畫廊是個純商業畫廊等等。這些說法與看法似是而非且見仁見智,沒有一定的答案。但是市面上很多人的看法,甚至自認為專家的也不見得對。你說畢卡索的畫之多、種類廣泛,加上他的藝術衍生品更多,在全世界都銷售的很好。他既有藝術史地位、同時是個立體派大師,他是商業畫家嗎?所以有些畫廊工作者、藝術經紀人自稱非常專家。把畫家作品有被做成藝術衍生品稱商業化,對嗎?難怪台灣及大陸在視覺藝術類文創一直沒有歐美發展的好。沒有藝術衍生品如版畫、卡片…等…,這些由藝術品去做的生活用品,何談文創產業。更別談藝術生活化,生活藝術化。有的畫家一直重複他的符號,只要他比較有名的符號被認定後就不敢改變,然後一輩子重複自己的符號,作品上只有顏色不同或加些小部份元素,所以大家一看就知道這是XX作品。不論時代的變化、環境的改變,此畫家總是一直重複自己加上經紀人的炒作,他的作品也從無價到天價。你說這畫家是商業畫家還是純藝術家?你說這經紀人是不是純商業運作的生意人。有的人說他的畫不賣,我想這也有語病,大概是畫沒有市場吧?!如果你是個專業畫家,而你的畫都不賣,那你如何生活?怎麼繼續推廣?怎麼買創作的材料?都沒賣畫的畫家有可能是專業的畫家嗎?

「我是不商業的純藝術家」是代表什麼呢?對我來說應是他只專心研究創作,作品不被商業所影響,不因市面流行熱賣風格進而改變自己的作品。但是他的作品不可能不商業化?凡是有買賣的行為就是商業。在1987年梵谷的「向日葵」由日本的安田火災海上保險公司以3千萬美金收藏時,開創其拍賣價格的記錄使梵谷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拍賣不是商業的行為嗎?世界最重要的兩大拍賣公司佳士得和蘇富比,每年高達上億美金的營業額,你能說凡經過他們的運作拍賣是純藝術不是商業?所以很多畫廊老闆自己都分不清什麼是藝術,什麼是商業?他們常會說那個畫家很商業。甚至將畫家有被授權做藝術衍生品認為是商業畫家。將自己的職業在賣畫或仲介畫的生意看成是純藝術,真令人啼笑皆非。這個時代商業滲入每個行業,差別在於程度之不同。例如有的畫家,他可以看著電視不用思考每天像畫匠似的反覆自己之前的作品;或者是看市場的方向去畫畫,畫完就拿去賣非常地商業化。

有的畫廊掛畫賣畫。有賣出去就是好畫家。他還會指導畫家,畫什麼比較好賣,同時畫廊可能還有顧問來指導如何炒作該畫家的市場。現在也有很多畫家對外宣言,他是在藝術史的畫家。但是我們內行的人都知道,他的畫沒有記載在任何藝術史。我常說藝術千古事,目前的藝術界,大多的近代畫家藝評藝術市場,這跟藝術史是一點都不相干的。將來這些大都不會出現在藝術史教科書。因為綜觀全世界藝術史教科書,每個畫派能入藝術史教科書都只是創始者幾個人而已。自有人類就有抽象畫,所以何談現代畫家跟著畫抽象畫在藝術史呢?後期印象派梵谷、高更、塞尚……野獸派馬諦斯、如立體派:畢卡索、布拉克…。目前市場很多畫家都是根據個人的藝術創作的作品,既沒創新又無時代性,如何納入藝術史?抽象畫已經1、2百年了。畫的很像很美或畫的很有創意,都可說是好作品,但離藝術史太遠了。賣的很好的可在市場上有些紀錄,但這跟藝術史無關。很多在藝術史上留名都是在生時沒被肯定但作品具時代性。不過我常聽人說,「他現在沒名將來死後就有名。」或說「畫家一般都去世後才有名」這2個說法我完全不贊同,在百年前可能有很好的畫家在世沒名死後才被肯定。目前這個商業社會、傳播媒體這麼發達,如果在生沒名,死後更難成名。因為長江後浪推前浪:這些年輕人在你老時都將你踩過去了,等死後更是消聲滅跡。尤其是你現在有名氣都沒有方法可保證你代代有名。這種永垂不朽不但是畫家在藝術史要佔很重要地位且代代有人繼續經營。所以我尊敬為藝術而努力的畫家,我也尊敬藝術經記者、藝術仲介商,但是不要排斥你看不懂的藝術家或者是同行。

在1975~1980年我研究歐美藝術市場,同時也看了很多藝術經紀、畫廊及文創授權的書。我更對世界這些重要畫廊及老闆加以研究。的確,很多優秀的畫商確實是值得我們尊敬,他們的成功也是必然。尤其是從1984年我住在紐約市的蘇荷,其鄰近就約有400家畫廊其中有太多世界頂尖的畫廊。每個周末我們會一家家的去參加畫廊開幕酒會,拿著香檳酒與人談論展覽作品與畫家……。我研究那些有名的畫廊如何開始?為什麼經營藝術事業。其中我最尊敬的是里歐.卡斯特里(Leo Castelli)沒有他就沒有普普藝術。一個傑出的畫商可以製造藝術史,TEST MAKER他是時代先驅的製造者。

四月 14, 2015

當代藝術投資密碼

/本刊記者韓捷北京錢經雜誌採訪侯幸君2008五月
  您家的牆壁上有藝術史明確定位的藝術家作品嗎?進行藝術品收藏,不但可以美化居室環境,豐富全家人的人文生活,還具有投資回報功能……採訪的開始變成了被訪人率先提問。侯幸君擁有30年藝術經紀人、策展人、出版人和藝術品收藏、投資顧問等多重身份,常年定居在紐約著名的藝術區蘇荷,並擔任新世界藝術中心、TLT企業集團總裁及執行長和「為人類而藝術」基金會執行長。近期她到達北京,操辦一個名為「為人類而藝術(2005-2020)」的世界巡迴展。

對於如今紛繁複雜、各執一詞的中國當代藝術投資市場,她有自己清晰的觀點:中國投資者總會以為油畫會比版畫更值錢,其實這是一個誤區。國際一線明星級藝術家的油畫作品目前雖然都是天價,對於廣大中產階層來說的確消費不起,但藝術品絕不是有錢人的專利,西方成熟藝術市場中,名家原創版畫市場就是直接針對中產階級家庭的。

侯幸君告訴我們,根據她數十年在國際藝術經紀上的觀察,收藏藝術作品若能配合時代的需要,加以具有前瞻性的投資規劃,則不僅能培植具有歷史定位的國際藝術家,而且可以保證使收藏者的投資最終價值連城。

密碼1:首先關注藝術史定位

談起如今熱鬧的中國當代藝術投資市場,侯幸君坦言,藝術品投資的首要環節是考察藝術家及其作品的藝術史定位,而不要僅僅把注意力盯在價格上。

這就必須要看藝術家創作的本質是否獨特新穎. 在這裡所謂的新符號應該包括:新觀念、新風格及新技巧三方面。目前國內有些藝術家單靠一方面就能成為名家,但若能三方面均有所貢獻,則可能成為藝術史上的大師了。.

侯幸君進一步解釋說,藝術史上存在過不少畫派,但多為題材、技巧及表現方式的差異, 很少有藝術理論前導。1912年康丁斯基發表了《藝術的精華》一書,成為抽象畫的理論基礎而發展至今將近一百年。其實抽象畫自古有之,如原始人的心象符號、童稚小孩的塗鴉, 甚至大象鼻端給予彩筆所畫出來的東西都可視為抽象畫。不過要等康丁斯基加以點出來並有意識地畫出來,再加上理論的論述,「抽象畫」才在藝術史上立足並發揚光大,可見理論的重要。

至於如何判斷一位藝術家在藝術史上的地位,侯幸君提供了一個適合於普通投資者的簡單方法:除了像康丁斯基那樣能著書立說外,藝術家是否被編入教材也是一個標準。比如陳錦芳,他的作品就已被編入美國大專院校《世界美術史》(Art & Ideas)一書的最新一章中。

密碼2:作品是否被機構收藏

變現速度相對較慢是藝術品投資與金融投資相比最大的不足之處,但像畢卡索、齊白石等近現代藝術大師們的作品,幾乎就等於藝術市場上的「硬通貨」,只要出現必定就被立刻收購。如果一位元元藝術家的作品有被國家級博物舘收藏的,甚至被當作「國寶」,那就是投資者最可靠的買進依據了。

侯幸君說,反過來企業等機構收藏藝術品,又會對自己的公眾形象、品牌樹立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世界聞名的大企業、團體往往主動與藝術結合,從而帶動起優良的社會風氣。此舉不但建立公司的文化形象而且往往成就了該公司的另一項巨大財富,如日本安田保險公司因收藏梵谷的《向日葵》而名揚世界,不啻做了一個最漂亮又便宜的廣告,其建立的文化形象增加了公司的營業,其收藏令日本人引以為傲,何況該作品仍處在不斷的增值中。

密碼3:同時代藝術家是否成名

2006年11月,紐約佳士得作了一場印象派及現代藝術的拍賣專場,最終總成交額為4.9140億美元。一幅傑斯帕·鐘斯(Jasper Johns,1930-)的畫作拍賣了8000萬美元。「請注意,鐘斯和趙無極等大師同是20世紀二三十年代出生的畫家」,侯幸君說。海外華人畫家最為人知的是巴黎的趙無極,在最近香港的蘇富比拍賣裡,一幅趙無極1959年的油畫,售出了73萬多美元,而另一幅1985年創作的抽象作品,在佳士得拍出了230萬美元。而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最近一張版畫拍賣出了1740萬美元,買主是一位香港的華人。「這些點存在著一種暗示,版畫作品越來越顯示其良好的市場前景」,侯幸君告訴我們。

侯幸君還注意到,1986年5月12日,紐約的一本知名雜誌上曾刊錄了美國「國寶畫家」安迪·沃霍爾、勞生柏(2005年畫作拍賣3000萬美元)及另一位華人藝術家陳錦芳的作品,這些同期刊出的兩位元美國畫家的作品價格都在千萬美元,獨有陳錦芳的作品在數十萬美元級別,「其實並非作品之間學術地位及文化修養等方面的差別,而是中美兩國的綜合實力對比使然」,侯幸君認為:正因為中國藝術家由於外在環境、市場運作等因素的影響,造成了其作品的價格被普遍低估,才為真正有眼力的投資者提供了低點介入的機會。而且,隨著中國國力的進一步強大,必將預示著中國藝術家在國際市場上的前景越來越不可限量。

密碼4:背後有無市場運作

有些藝術家雖然成名較早,但是並沒有世界藝術史上的地位,那麼這些作品的高價格其實是很難持久保持住的,尤其是一些人為操作的畫家。

「但必要的市場運作和宣傳也是很重要的」,侯幸君說,一旦市場運作到位,這位藝術家即開始被認定,他的價值通常都只有上漲一條路,因為一位藝術創造者不是一部大量生產機器,他一生只能產生那麼多的畫。

藝術家「被認定」後,會隨之擴大被收藏的圈子,收藏家、美術舘以及其它機構,都力求擁有他有限數量的藝術品,這種需求就會導致市價的暴漲。“股票可以增發”,侯幸君說,但塞尚的作品只有這麼多。不管其生產力如何,我們也將只有數量有限的藝術家的作品。

該藝術家的這些作品可能在收藏家手中。在藝術市場裡獲利最多、最成功的投資者,乃是那些有幸早期取得藝術家一些重要作品,或者是那位藝術家的一大堆作品的人,他們要做的工作就是:當這些作品的市價還偏低時小心看管和耐心經營;然後就是等待其市價步步高升。

藝術家背後的、神秘的市場運作究竟如何進行呢?侯幸君為我們揭開了藝術界不再是秘密的面紗。「假設我是那位購藏者而收有100件同一位藝術家畫作,我商業上的目標是平均使這批作品的每一幅達到100萬美元,我將採取如下的步驟」:

1.成立一個專業藝術公司專門負責辦理藝術家宣傳、展覽、出版、拍賣等項事宜。

2.會組織藝術家其它系列作品的特別展。

3.買下一些作品的出版權,而且會從這些繪畫原作中制出商業性限量版畫。

4.找專業的人來拍他的電影,或是將藝術家的作品做成教育性DVD等。

5.考慮及評估其它推廣的方案。這些活動必須儘量節省藝術家本人的時間及避免他親身介入,除非是很重要的場合。

「總之,經營藝術品,必須有眼光,識天機,更必須有理性的研究,有策劃、系統性地收藏;藝術家、經紀人與投資者是三位一體的;收藏家最大的樂趣是與藝術家共同成長。」侯幸君最後說。

四月 14, 2015

台灣藝術品投資風氣方興未艾

侯幸君如何投資藝術品?

財訊專欄 (1988)
  在先進的國家中 (尤其是猶太人的社團),一般投資的情形是以投資藝術品為第一流的投資﹔第二流的投資是房地產﹔其次是股票投資。今日台灣的社會,股票及房地產狂飆,顯示了社會、經濟諸條件已達到某一成熟的程度,不久藝術品將成為更上一層的投資對象,這是可以期待的。這種投資,同時也可提昇社會的文化形象及品質。近年來台灣有很多畫廊、藝術舘陸續的興建成立,此類硬體的完備必導致高品質軟體的大量需要,無論公、私收藏藝術品,都將步先進國家之後,而慢慢躋入現代藝術國家之列。

梵谷的「向日葵」為安田生命保險帶來商譽

近年來藝術品的受重視及其增值有目共睹。據統計,自一九八二年迄今,西洋世界名畫 (古典、印象派及當代繪畫等) 平均每年以百分之五十六的增值率上揚。經濟的繁榮促進藝術市場,而不景氣時,藝術成了保值的重要品。在名拍賣場如紐約的蘇富比(Sotheby's)、倫敦的克麗絲蒂(Christie’s) 拍賣出的名作,在一九八O年前鮮有上千萬美金的,但梵谷的「向日葵」,在1985年以三千八百萬美元拍賣給日本安田生命保險公司﹔而次年梵谷的「鳶尾花」以四千九百萬美元成交﹔不久,畢卡索的一幅「自畫像」以五千多萬美元拍賣成交﹔而1987年十二月其一幅水彩畫「賣藝者與年青小丑」一九O五年作( 41 ½ x 29 ½英吋),被日本一家公司以三千八百四十五萬六千美元 (尚未加一成傭金) 購藏。這是去世名家的例子,而當代名家也一一跟進,例如今年剛屆六十歲的普普藝術家Jasper Jones 有一幅油畫去年底以一千七百萬美元成交,該作品在一九八O年的指數在十五至二十萬美元之間,而三十一年前該畫展出時標價是一千九百美元。

為什麼藝術品如此狂飆﹖理由當然很多,而收藏家的增加,藝術服務業的蓬勃也是重要原因。可惜台灣還沒有跟上國際藝術狂飆的潮流,而名品已是天文數字,但可自收藏國內藝術家的作品開始,在慢慢擴及當代國際藝術作品,然後再進入歷史性珍品的收藏。

台灣藝術品投資將更上一層樓

近十年來,大公司收藏藝術品也成了一種趨勢,美國的Chase Manhattan Bank,收藏有數萬件藝術品幾可與美術舘比美。公司收藏藝術品除可以佈置美化該公司及部分支出報為開銷以減付稅款外,還有許多好處﹔以收藏梵谷名作「向日葵」之日本安田生命保險公司為例﹕一、以購「向日葵」的三千八百萬元來作廣告,恐怕也無法讓世人知道該公司的存在,而今搶購到了該名作,安田保險公司一時名滿天下,幾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該公司的存在。故可視為最有效的「廣告費」。二、為該公司打出「知名度」,並建立一種「文化形象」(無形中也提高了日本的文化形象),致使營業量蒸蒸日上,公司收入大增。三、最重要的是該公司擁有該名作,一但割愛,相信不但可撈回本錢,而且更可大賺一筆(據估計,如該作品在二年內賣出,增值率在百分之二十八至三十五間)。這種種的利益,日本大公司的老闆都看在眼裡,因而發展了現在國際藝術市場有百分之四十的顧客是日本人。

以台灣藝術收藏至今目前為止可能以國寶、原始藝術及民間的收藏為多﹔國寶多由公家收藏,而民間的收藏則是近年來才興起的。另外,前輩藝術家及當代藝術家的作品也正慢慢得到社會大眾的重視。

在今日的時代,台灣出生及培育出來的藝術家,在從事藝術創作方面,可謂處在較有利的環境﹔而藝術投資與藝術收藏是增益這種環境的重要條件。我們除了整理及珍藏我們的國寶(應該包括原始藝術、民藝、及近代和當代的藝術傑作) 並獎勵藝術家更上一層樓外,還可慢慢涉及世界名畫 (可先從版畫或小品開始) 及外系民俗藝術 (如日本浮世繪、非洲藝術品等) 的收藏,一旦這些藝術品進入台灣,無論是在什麼人的手裡,時間一久自然成為整個社會的文化財產,未來的台灣社會有需要這種珍品來充實文化,提高生活品質,甚至展開台灣未來新的文藝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