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畢老致敬

文化的躍昇
三月 12, 2015
祥和的大洋洲
三月 12, 2015
Culture_08_HomageToPicasso

向畢老致敬

《意象來源》
畢卡索:『格爾尼加』( 1937 )
葛雷柯:『聖母昇天』( 1557 )
Edward Quinn 相片

假如剛從東方來的畫家在追尋西方當代藝術最重要的成就而不墮入畢卡索魔力的話我們將感到驚訝。從畢卡索豐盛多變的一生陳錦芳找到不少形像適合於取來滿足他 畫面上的需要和哲學上的表現。這幅『向畢老致敬』的下半方,有兩處象徵了殘酷的事實。取材自『格爾尼卡』而安置在左、右方的形像可稱之為人類的命運:貪 婪、痛苦、戰爭。由中央向上迸射、取自葛雷柯『昇天』中的人物象徵贖罪,戰勝罪惡而來的人類的希望。左下方憤怒痛苦的頭,牛的耳朵,右方人物的頭及手臂, 中央那些人物的三隻手,引導觀眾的眼睛往上望。『柯爾尼卡』的暴力已被征服。右下方頭上那片牆壁上有個缺口,是通向外面的一扇窗,而外面是曦光濛濛的早 晨。那是構圖上的一個元素甚於象徵的意義。『柯爾尼卡』原作的同一位置也有一扇窗,但卻像是遊浮在空中;那是一大片堅固笨重的牆壁上一處小小的缺口。室內 的人徒勞無功地想攀及它。窗外什麼都看不見。上半部的人物則高高浮現於令人眼瞎的晨光之天空中。畢卡索後面那黑暗的側面是米洛之維娜斯頭像,陳的藝術女 神。那洋紅的面孔,其著色跟閃眼的畢卡索半身像一樣奇異奪人的則是畢氏的老伴賈克琳。那團模糊的藍色 ── 忌妒的藍色 ── 表示畢卡索其他的女人。這些頭像,原子雲般升入天際, 凜凜然睥睨河漢,凝成藝術女神的側面頭像。雖是在希臘出生,葛雷柯是西班牙畫家。這點與畢老可攀上親。這幅畫中除了葛雷柯的部分外陳遣使自己的顏色,尤其 是取自『柯爾尼卡』的片斷,同時他也改變了量的處理。陳並不特意使『昇天』中使徒往上指的手朝向象徵畢卡索諸情婦的藍色部分,但俏皮則不期而生。在陳錦芳 的新意象派作品裡這種隱藏的幽默俏謔俯拾即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