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宴貴賓

苦樂靈肉
三月 12, 2015
美術館的訪客
三月 12, 2015
Humanity_04_GuessWhosComingToSupper

夜宴貴賓

#76014     72 X 50″ 英吋     畫布丙烯

《意象來源》
馬蒂斯:『宮女與手鼓』(1926)
Alexina Matisse:『拍照』(1929)

這幅簡單而純粹的作品,是陳錦芳畫來怡悅眼睛並向馬蒂斯致敬的。毫無疑問的諸多意象都與馬蒂斯有關。不過那些相關形像間心理上不調和的並置也揭示了陳的機 智性惡作劇。1920年代的馬蒂斯作品洋溢了詩情的狂喜。陳錦芳這幅畫裡的裸女嫵媚性感,是位丰姿綽約的女人。假如請她上桌──陳如此邀請──她一定會喧 賓奪主地引人注目;並非她粗野或爭強,而是她漂亮。馬蒂斯和他夫人用餐的相片與之相比將頓見遜色,除非陳將他們和餐桌都著以殷紅的金黃。馬蒂斯那心不在焉 的表情似暗示他祈期畫中人真的具有生命下來共餐。那位黃臉婆像是活在另一個世界。也許她是良伴益友,卻無法匹配馬蒂斯的藝術。這種家庭情況不僅存在於藝術 家,而且存在於一方有特殊才能職守的萬千家庭裡。果真那位宮女起身下來共餐,馬蒂斯會驚訝,但他太太會中風。陳將馬蒂斯的原作『宮女與手鼓』那黃、綠主調 轉變為粉紅、黃的豔熱。上方強烈的色面使左邊壁紙更見豔麗。顏色的變化呼應相片的意象,渾然一體。這是一幅溫馨、莊嚴,而華麗的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