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來

米羅與馬蒂斯共舞
三月 12, 2015
三師行
三月 12, 2015
Humanity_07_Happiness

福來

#95016     66 X 48″ 英吋     畫布丙烯

《意象來源》
馬蒂斯:『有手鼓的宮女』(1925-26)
『黑色的羊齒植物』 (1948)
『黑色窗簾』(1915)
夏卡爾:『紅色屋頂』(1953-54)

馬蒂斯在1920年後於尼斯的定期滯居期間畫出了一系列富麗而溫馨的「宮女」。這些作品在現代感中帶有異國的情調同時又古典而傳統:像是一氣呵成卻是苦心 經營的結果,多方簡化卻極富表現。的確,馬蒂斯將他的「裸體畫」推到西方的範圍之外,帶來新鮮的感覺,生命與圓熟的變化多端。在陳錦芳的這幅「福來」一作 裡,馬蒂斯的宮女依舊凜然地盤踞著畫面。但代替原作裡面的窗版與手鼓,我們看到夏卡爾的紅色屋頂,其上有位藝術家手執畫盤曲身鞠躬,這姿態呼應了那位宮女 的手勢而保持了畫面上動勢的平衡。在牆壁的另一端出現有馬蒂斯簡化了的「黃色窗簾」並與其底下的「黑色的羊齒植物」那喧囂熱鬧的畫面成對比。這是一幅新的 作品來自假設藝術家的畫室是另外一個樣子而加以調整變換,來顯示馬蒂斯的靈感所能導致的另一面相。這幅新作的尺寸是66×48英寸而馬蒂斯的原作「有手鼓 的宮女」是28 3/4 x 21 1/4 英寸。將一幅畫擴大不但刺激我們要將畫中人物及其周圍畫得不一樣,而且要跟據新作內在生命的需要整合溶匯別的作品並加以改變修飾。這種從我們熟悉而喜愛的 世界名畫中加以變造成後現代作品的探討創作苦中有樂。這種選擇一些傑作加以整合創新成一新作品的手法不但可以產生綜合性似曾相識卻又面目一新的作品,也容 許您溶入前輩藝術大師們的創作生命裡。那是一種令人興奮的經驗。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您在擴大延長他們的創作。再以另外一種觀點來看,那是一種打破偶像的 行為,即犧牲古老的大師而帶來「新意象派」藝術的誕生。這種現代→現代後→後現代的過程為電腦藝術的一種表現舖路,也就是將早以存在的不同圖像加以合成為 新的形像。這就是在1969年創始「新意象派」的陳錦芳為什麼會被認為是後現代主義的先驅以及電腦藝術之先鋒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