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
三月 13, 2015
三月 12, 2015
Humanity_16_Target

#73016     29″X 42″ 英吋     畫布丙烯

《意象來源》
塞尚:『有薄荷瓶的靜物』(1890 – 94)
達文西:『骷髏頭骨解剖圖』

射擊可以是一種運動也可以是一種惡習。這要看動機如何目標如何而定。靶和蘋果:合法的靶是正式的運動,另一個是戶外的戲謔,除非那蘋果是威廉‧泰爾要射 的,放在頭上或窗欞上。人的頭顱,或者人體的任何部分都不該視為靶。鳥也不是射擊的目標,除非你的生命被成群的具企圖的鳥所威脅(就像希區考克所導演的 『鳥』,它是陳錦芳畫這幅作品的靈感之源)。即使鳥在這幅作品裡也不佔有重要的地位,(你可以找到另外一對偽裝成蘋果的鳥)所有這些都將我們的視線引到中 央塞尚最具創意的靜物畫。對於頑童,沒有什麼比一下子打碎閃耀耀的玻璃更好玩的了。作品的結構充滿了圓形與方形、三角形交織的趣味。圓屬東方、陰柔,方角 屬西方、陽剛。後者處處出現,甚至將圓靶切成楔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