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爱为宗 牵手艺情拥抱世界
七月 8, 2015
陈锦芳的作品是名人及收藏家的最爱
七月 9, 2015

一则艺术评鉴及投资推荐

文:劳伦斯.杰普逊 (Lawrence Jeppson)   ●华府美国史密斯国家博物馆前顾问,著名艺评家﹐艺术投资顾问劳伦斯‧杰普逊安排陈锦芳在美国第一次展览于「费城现代艺术中心」并出版画册﹐称其作品为「Neo-Iconography」 (新意象派), 并继续写很多陈氏艺评文章。 1978。 ● 上图:1986年陈锦芳在美国成名之「自由女神」系列﹐纽约杂志将其作品与美国名画家安迪•沃尔,罗森·柏格等美国国宝画家同期刊出。   背景要点 为要对陈锦芳博士的艺术加以评鉴﹐我有必要提供一些背景﹐一方面显示艺术家及其作品的重要﹐一方面说明我为什么能够分析他的艺术市场及将来长期的潜力。

陈锦芳博士是一位具有非凡的才能和世界级重量的画家。他那具前瞻性的彩笔好像开通了无数运河使广大及隐密的文化海洋交溶混合﹐并深深地掘入时间之严峻峭壁使之迸裂出无数故事。简而言之﹐艺以载道的他是一位充满思想的杰出画家﹐也是一位透过画笔来表现的深沉思想家。在我写的「陈锦芳的新意象派」一书里有对他的生平及艺术发展有深入的描述。当他从法国来到美国(1975) 不久我们就开始交往。我是最先了解他所画所写所表现的少数几个人之一﹐并为了向一般不懂他艺术的人﹐提出「新意象派」(Neo-Iconography) 这个名词﹐并设计及书写了他的第一本书﹐又在1978年在费城的艺术家联盟策划他了在美国的第一次美术馆展览。 (现代艺术馆)

「陈锦芳的新意象派」变成了一把钥匙帮助人了解陈如何摘取东西方各种不同时期而人人耳熟能祥的艺术和视觉习惯的象征图像及主题﹐加上目前发生的时事来并列组合创造出令人耳目一新而动人心魄的视觉形像。书中很多章节被广为引用﹐其中最短的是「在陈的手里﹐这些图像的回收转用不是模仿或窃用﹐而是一种灵巧的神来之笔」。

1984年6月﹐陈重新回到纽约市并在苏荷区定居﹐从他的艺术生涯来看﹐那是一次正确的搬迁。他说「集欧﹐亚﹐美三大洲的影响于一身﹐我深觉一种『世界公民』的意识在我的内心里滋长……这种意识在个人身上的苏醒确然的铺向一种基于友爱﹐和平与宽容的世界文化之拓展。」

以纽约为基地﹐陈创造了一些主题性的系列作品。第一系列是纪念自由女神百周年纪念的「自由女神百幅连作」。再来是纪念梵古逝世一百周年的「后梵古系列」百幅作品﹐及其它的百年大庆连作。他举行过百次的个展﹐并到世界各地演讲有关他的艺术及哲学。

在纽约苏荷区﹐陈锦芳的妻子侯幸君设立了「陈锦芳文化馆」推广陈锦芳艺术﹐宣导「以爱为宗的新文艺复兴」及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这时候他也完成了一幅后现代艺术划时代的巨作﹕「迎向21世纪﹐世界文化交响曲」﹐9英尺2英寸高,46英尺8英寸长,由7幅画拼成的油彩及压克力彩画作﹐为他艺术所标榜的众多「意象」整合的有力集锦。

陈博士成为第一位受颁奖联合国的「全球宽容奖」的画家并被荣任为「宽容及和平的文化大使」。

陈的个展超过200次﹐出版22本书﹐他的艺术被收录进300多种教课书﹐艺术史及无数报刊杂志上。有些评论家视他为当今世界上具有最重要影响力的20位艺术家之一。另外有些艺评家则把他列为前10名之一。

市场评鉴 关于市场的评鉴,从艺术市场方面来看﹐陈博士作品当前的市场价格多少﹖将来会增值多少﹖短期的和长期的走势如何?

虽然有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存在﹐但对这问题的答案并不是凭空杜撰﹐而是有市场的事实和例证。长年以来艺术上独具慧眼的投资经常都证明是一种健康的投资﹐有时候获利非常可观。艺术投资一向是对抗经济衰退的良方——虽然不能免于经济衰退, 却可以超过通货膨胀而有余。

回溯1970年代﹐为了要从事古代大师作品的销售以及经营,我出版限量艺术版画的AcroEditions公司﹐我从无数资讯中整理出了一本22页的「艺术市场分析」来描述及鉴定艺术市场。虽然许多当时的看法到现在依然适用﹐但一些当时的资料早已大大落伍了。举例来说﹐在那时候很难看到在拍卖场出售超过100万美元的艺术作品。当华府的国家美术馆以500万美元向力登斯坦公爵(Duke of Lichtenstein) 购得达文西的“Ginevera da Benci” 一幅作品时﹐消息如谣言般传开﹐而那一幅也是西方世界唯一达文西的真迹。当时那市价震惊了艺术界——如果那一张画今天拿到公共市场拍卖﹐至少可以达到20倍的价格。 2006年11月纽约的嘉士德(Christie's) 作了一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的拍卖。在3小时内就槌定了4亿9千1百40万美元的成交量﹐将近5亿美元的艺术作品转了手。

那次的拍卖明星是Gustav Klimt (1862—1918) 的一幅肖像﹐它马上吸引来四位元竞标者透过电话在激烈竞标﹐不久有两位退场﹐但马上有人进来加入竞标﹐而最后落槌在8千7百90万美元﹐是该画家公开拍卖的最高记录。 (但这记录并非他在私下交易的最高额﹐拍卖前大收藏家Ronald S. Lauder(雅诗兰黛企业掌门人)在私下以1亿3千5百万美元买下Klimt的另一幅作品) 。更高的一幅画则拍得4千零30万美元﹐是此艺术家作品至今的最高记录﹐其他的画作也比预估价更高卖出。在一场私下交易里﹐另一位元收藏家买了Willem de Kooning (1904—1997) 1952年的画作后以约1亿3千7百50万美元的高价而震惊世界。那位卖主最近又脱手了一幅Jackson Pollack (1912—1956) 的作品1亿4千万美元﹐以及一幅Jasper Johns (1930--) 的画作8千万美元。请注意Johns和陈博士同是1930年代出生的画家。这点存在着一种暗示。

陈用不同的方法将他许多原作制成限量原创版画。 Andy Warhol安迪·沃尔最近一张版画卖出是1千7百40万美元.。 1986年5月12日纽约杂志刊录了美国国宝画家安迪·沃尔﹐罗伯‧罗森伯及陈锦芳的画「星期日早晨—自由!」的作品。在这种艺术市场的情况下存在着一种难得的机会﹐给具前瞻性视野的收藏家/投资家来积极考虑购藏陈锦芳的作品并大力推广之。

市场经管 绘画市场的市价与该艺术家被认定的程度有几乎绝对的关联。不仅不完全如此﹐但认定是往往落在那些有才华而其艺术事业被用心经营﹐持续展览其作品﹐选择性地进行媒体发布﹐并一步步书写重要的出售记录﹐以及透过出版品的宣传之艺术家身上。这些过程尤为重要﹐事实上它是不可或缺的。一旦艺术家开始得到肯定后﹐他的价值通常都只有上涨一条路﹐因为一位艺术创造者不是一部大量生产的机器﹐他一生只能创作数量有限的的作品。当作品被肯定时,其重要收藏者圈子会随之扩大;大收藏家﹐美术馆﹐以及其他艺术机构都将竭力拥有他那有限数量的艺术品。这种需求会引发市价的暴涨。

「股票可以一直扩大发行」一位纽约的经纪人说﹐「但塞尚的作品却数量有限。」不管其创造力多么旺盛﹐最终我们能拥有的陈博士的作品却必然是数量有限的。有时候这种市场认定来得很快﹐有时候却可能姗姗来迟。艺术家若是能够被成功推广﹐该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将大大增长,而这些作品的直接获益人则是那些收藏家。因此,在艺术市场里获利最多﹐最成功的投资者乃是那些有幸取得艺术家一些重要的作品或者是那位元艺术家的一大批作品﹐在其事业早期,市场价格大幅攀升之前,小心经管这些艺术品﹐使其市价步步高升。此类成功的案例可参考Jacques Villon等﹐或是像英国艺评家John Russell Taylor 和Brian Brooks在「艺术经纪人」一本书中所述。

维康(Villon) 几乎有半个世纪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创作﹐并不处于任何画派或运动的中心﹐直到1942年与Louis Carre 签约。 1951年透过Carre的推广﹐他得以在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举行回顾展﹐而后被认定为一位大师。他人没变﹐他的艺术也没变(即使有也不超过一些自然的发展) 。他能登堂入室应归功于成功的宣传推广﹐否则将永不可能﹐或者至少要等到他死后----其所以成功乃艺术经纪人把这件事接过来﹐好好计画﹐步步为营﹐(可以说前几年都不卖作品﹐一直等到Villon在一些不同国家及国际展出并引起艺坛的注意) 同时建立并保持Villon前后一致的形像后才推荐给对他毫不认识最多也只知其名的收藏家。

陈博士和他的艺术早就广为世人所知﹐并被策划推广。就像在不少文献、目录、书籍、剪报、电视、电台等所登载﹐他已得到相当重要的世界认定。即使在他早年(1963-1975) 在巴黎研究的时候,他已在欧洲和他的故乡台湾举行个展和联展﹐并经常写文章寄回台湾刊登在报纸杂志上。这种对于认定的追求从不懈怠﹐而他的夫人Lucia一直努力不倦﹐经营他的作品﹐如一部发动机推动计画实现理想并带动他们的孩子参与﹐作为世代继续经营陈锦芳的艺术事业。

40年前当陈锦芳开始潜心进入他的「新意象派」的创作时﹐一位经纪人可能以$1500 (50x72 英寸) 获得他一幅大作。当他在纽约定居时市场价格已接近$25,000﹐(1993 Sotheby's & Christie拍卖36 x 48” Size作品约5万美金拍出)如今那幅作品已增值100倍,达到$150﹐000﹐而我相信陈的作品会持续不断增值。我看好这些陈氏的作品在4年后将打破100万美元的大关﹐而长期来说﹐其市场价格增值空间将不可预料。

海外华人画家最为人知的是巴黎的赵无极﹐与陈相差不远的同时代人。他属于法国人所称的“Tachistes“ (笔渍派画家) ﹐在美国与之相对应的叫作(抽象) 行动派。他的创作常取灵感于中国书法。在最近香港的一次拍卖中,一幅他1959年的油画由(Sotheby's)以$733﹐604 售出﹐而一幅1985年三合一抽象作品在嘉士得以230万美元拍出。中国本土的现代艺术家如张晓刚,岳敏君﹐或是蔡国强﹐其作品都早已超过100万美元的界线,曾梵志的作品的拍卖纪录最近更是超过一千万美金(10大拍卖)

在一般的社会里﹐尤其是在二级市场﹐某些特别引人注目的作品﹐将取得额外的高价。我预测这些价格将持续增长。假如有严肃的藏家/投资者/推广者/事业集团愿意从事长期实质性的推广活动﹐应该向陈家商洽购得一批过去或将来的陈锦芳作品,这将是是最明智的投资策略。

我将不会自作聪明地暗示商议这批作品的条件﹐但为了明白说明﹐让我们假设我是那位购藏者而收有100件陈博士的「新意象派」画作。我商业上的目标是平均使这批作品的每一幅达到一百万美元。这不是一蹴可成﹐但是我在追求长期的增值。最大的受益者是我及家族或是我捐赠艺术品的机构。

假如我有钱投资这些绘画﹐我将采取如下的步骤﹕

我会成立一个专业艺术运营公司和陈锦芳文化馆合作举办「为人类而艺术世界巡回展」﹐努力进行﹐一直到这些作品家喻户晓﹐成为世界上有名的绘画。我会为这批作品写目录出版画册。 我会组织陈博士其他系列作品的特别展﹐如「自由女神系列」﹐「后梵古系列」等﹐我将推广其世界性展览到能够去的美术馆﹐文化中心﹐名画廊。我会为这些展览写目录﹐出书。 我会与重要的艺评家﹐媒体﹐美术馆来推动陈锦芳的艺术。 我会与重要的拍卖行合作来建立他的国际行情﹐我会成立一个约20人的长期投资陈锦芳艺术的团队来固定的收藏。 我会买下一些作品的出版权﹐我会从这些绘画原作制出商业性限量版画。 我会找专业的人来拍他的电影或是将他的作品做成教育性DVD等。 我会考虑及评估其他拓展的方案。这些必需尽量节省陈博士的时间及亲身介入﹐除非是很重要的场合 假如艺术保护者/收藏家/投资家/事业集团想要看到其投资价值如乘倍增加﹐一定要对之热衷并大力加以推广。很多推广费用可以补收回来。画册及目录可在展场及书店出售。许多推广费用可由第三方来支付﹐特别是在美术馆和其他一些展场或企业集团会支付此费用。

不管什么安排都要使陈博士和收藏投资者双方公平而得利。

对陈来说﹐这些对于他艺术作品的企划具有胜于金钱的意义﹕因为最重要的是让他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于创作,著书,参与社会公共事业。进一步保证了他在艺术的神殿里不朽的地位。

对收藏者来说有机会实现亿万富翁的美梦﹐并享受来自鼓励艺术的极大快乐及社会地位的提升和对文化艺术的贡献。

对大众来说,这些具有远见的收藏家是最大的赢家,因为这些作品将会有许多进入美术馆及其他大型公共收藏。

作为一位在艺术投资方面的国际评鉴人兼顾问﹐我数十年前就看出陈锦芳的天才。我早年的判断已被充分证实,因此我将毫不犹豫地继续将我的名誉支持于他和他的艺术上。

劳伦斯.杰普逊(Lawrence Jeppson):艺术史学家,艺评家、鉴定家、1959年开始从事国际艺术投资、华府美国史密斯国家博物馆前顾问& 巡回展策展人,曾应邀为200多个美术馆撰写艺评,艺术投资基金创始人。

 

一则艺术评鉴及投资推荐

文:劳伦斯.杰普逊 (Lawrence Jeppson)

 

 Screen Shot 2015-04-14 at 5.00.18 PM

●华府美国史密斯国家博物馆前顾问,著名艺评家﹐艺术投资顾问劳伦斯‧杰普逊安排陈锦芳在美国第一次展览于「费城现代艺术中心」并出版画册﹐称其作品为「Neo-Iconography」 (新意象派), 并继续写很多陈氏艺评文章。 1978。

Screen Shot 2015-04-14 at 4.53.17 PM

● 上图:1986年陈锦芳在美国成名之「自由女神」系列﹐纽约杂志将其作品与美国名画家安迪•沃尔,罗森·柏格等美国国宝画家同期刊出。

 

背景要点

为要对陈锦芳博士的艺术加以评鉴﹐我有必要提供一些背景﹐一方面显示艺术家及其作品的重要﹐一方面说明我为什么能够分析他的艺术市场及将来长期的潜力。

陈锦芳博士是一位具有非凡的才能和世界级重量的画家。他那具前瞻性的彩笔好像开通了无数运河使广大及隐密的文化海洋交溶混合﹐并深深地掘入时间之严峻峭壁使之迸裂出无数故事。简而言之﹐艺以载道的他是一位充满思想的杰出画家﹐也是一位透过画笔来表现的深沉思想家。在我写的「陈锦芳的新意象派」一书里有对他的生平及艺术发展有深入的描述。当他从法国来到美国(1975) 不久我们就开始交往。我是最先了解他所画所写所表现的少数几个人之一﹐并为了向一般不懂他艺术的人﹐提出「新意象派」(Neo-Iconography) 这个名词﹐并设计及书写了他的第一本书﹐又在1978年在费城的艺术家联盟策划他了在美国的第一次美术馆展览。 (现代艺术馆)

「陈锦芳的新意象派」变成了一把钥匙帮助人了解陈如何摘取东西方各种不同时期而人人耳熟能祥的艺术和视觉习惯的象征图像及主题﹐加上目前发生的时事来并列组合创造出令人耳目一新而动人心魄的视觉形像。书中很多章节被广为引用﹐其中最短的是「在陈的手里﹐这些图像的回收转用不是模仿或窃用﹐而是一种灵巧的神来之笔」。

1984年6月﹐陈重新回到纽约市并在苏荷区定居﹐从他的艺术生涯来看﹐那是一次正确的搬迁。他说「集欧﹐亚﹐美三大洲的影响于一身﹐我深觉一种『世界公民』的意识在我的内心里滋长……这种意识在个人身上的苏醒确然的铺向一种基于友爱﹐和平与宽容的世界文化之拓展。」

以纽约为基地﹐陈创造了一些主题性的系列作品。第一系列是纪念自由女神百周年纪念的「自由女神百幅连作」。再来是纪念梵古逝世一百周年的「后梵古系列」百幅作品﹐及其它的百年大庆连作。他举行过百次的个展﹐并到世界各地演讲有关他的艺术及哲学。

在纽约苏荷区﹐陈锦芳的妻子侯幸君设立了「陈锦芳文化馆」推广陈锦芳艺术﹐宣导「以爱为宗的新文艺复兴」及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这时候他也完成了一幅后现代艺术划时代的巨作﹕「迎向21世纪﹐世界文化交响曲」﹐9英尺2英寸高,46英尺8英寸长,由7幅画拼成的油彩及压克力彩画作﹐为他艺术所标榜的众多「意象」整合的有力集锦。

陈博士成为第一位受颁奖联合国的「全球宽容奖」的画家并被荣任为「宽容及和平的文化大使」。

陈的个展超过200次﹐出版22本书﹐他的艺术被收录进300多种教课书﹐艺术史及无数报刊杂志上。有些评论家视他为当今世界上具有最重要影响力的20位艺术家之一。另外有些艺评家则把他列为前10名之一。

市场评鉴

关于市场的评鉴,从艺术市场方面来看﹐陈博士作品当前的市场价格多少﹖将来会增值多少﹖短期的和长期的走势如何?

虽然有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存在﹐但对这问题的答案并不是凭空杜撰﹐而是有市场的事实和例证。长年以来艺术上独具慧眼的投资经常都证明是一种健康的投资﹐有时候获利非常可观。艺术投资一向是对抗经济衰退的良方——虽然不能免于经济衰退, 却可以超过通货膨胀而有余。

回溯1970年代﹐为了要从事古代大师作品的销售以及经营,我出版限量艺术版画的AcroEditions公司﹐我从无数资讯中整理出了一本22页的「艺术市场分析」来描述及鉴定艺术市场。虽然许多当时的看法到现在依然适用﹐但一些当时的资料早已大大落伍了。举例来说﹐在那时候很难看到在拍卖场出售超过100万美元的艺术作品。当华府的国家美术馆以500万美元向力登斯坦公爵(Duke of Lichtenstein) 购得达文西的“Ginevera da Benci” 一幅作品时﹐消息如谣言般传开﹐而那一幅也是西方世界唯一达文西的真迹。当时那市价震惊了艺术界——如果那一张画今天拿到公共市场拍卖﹐至少可以达到20倍的价格。 2006年11月纽约的嘉士德(Christie’s) 作了一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的拍卖。在3小时内就槌定了4亿9千1百40万美元的成交量﹐将近5亿美元的艺术作品转了手。

那次的拍卖明星是Gustav Klimt (1862—1918) 的一幅肖像﹐它马上吸引来四位元竞标者透过电话在激烈竞标﹐不久有两位退场﹐但马上有人进来加入竞标﹐而最后落槌在8千7百90万美元﹐是该画家公开拍卖的最高记录。 (但这记录并非他在私下交易的最高额﹐拍卖前大收藏家Ronald S. Lauder(雅诗兰黛企业掌门人)在私下以1亿3千5百万美元买下Klimt的另一幅作品) 。更高的一幅画则拍得4千零30万美元﹐是此艺术家作品至今的最高记录﹐其他的画作也比预估价更高卖出。在一场私下交易里﹐另一位元收藏家买了Willem de Kooning (1904—1997) 1952年的画作后以约1亿3千7百50万美元的高价而震惊世界。那位卖主最近又脱手了一幅Jackson Pollack (1912—1956) 的作品1亿4千万美元﹐以及一幅Jasper Johns (1930–) 的画作8千万美元。请注意Johns和陈博士同是1930年代出生的画家。这点存在着一种暗示。

陈用不同的方法将他许多原作制成限量原创版画。 Andy Warhol安迪·沃尔最近一张版画卖出是1千7百40万美元.。 1986年5月12日纽约杂志刊录了美国国宝画家安迪·沃尔﹐罗伯‧罗森伯及陈锦芳的画「星期日早晨—自由!」的作品。在这种艺术市场的情况下存在着一种难得的机会﹐给具前瞻性视野的收藏家/投资家来积极考虑购藏陈锦芳的作品并大力推广之。

市场经管

绘画市场的市价与该艺术家被认定的程度有几乎绝对的关联。不仅不完全如此﹐但认定是往往落在那些有才华而其艺术事业被用心经营﹐持续展览其作品﹐选择性地进行媒体发布﹐并一步步书写重要的出售记录﹐以及透过出版品的宣传之艺术家身上。这些过程尤为重要﹐事实上它是不可或缺的。一旦艺术家开始得到肯定后﹐他的价值通常都只有上涨一条路﹐因为一位艺术创造者不是一部大量生产的机器﹐他一生只能创作数量有限的的作品。当作品被肯定时,其重要收藏者圈子会随之扩大;大收藏家﹐美术馆﹐以及其他艺术机构都将竭力拥有他那有限数量的艺术品。这种需求会引发市价的暴涨。

「股票可以一直扩大发行」一位纽约的经纪人说﹐「但塞尚的作品却数量有限。」不管其创造力多么旺盛﹐最终我们能拥有的陈博士的作品却必然是数量有限的。有时候这种市场认定来得很快﹐有时候却可能姗姗来迟。艺术家若是能够被成功推广﹐该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将大大增长,而这些作品的直接获益人则是那些收藏家。因此,在艺术市场里获利最多﹐最成功的投资者乃是那些有幸取得艺术家一些重要的作品或者是那位元艺术家的一大批作品﹐在其事业早期,市场价格大幅攀升之前,小心经管这些艺术品﹐使其市价步步高升。此类成功的案例可参考Jacques Villon等﹐或是像英国艺评家John Russell Taylor 和Brian Brooks在「艺术经纪人」一本书中所述。

维康(Villon) 几乎有半个世纪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创作﹐并不处于任何画派或运动的中心﹐直到1942年与Louis Carre 签约。 1951年透过Carre的推广﹐他得以在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举行回顾展﹐而后被认定为一位大师。他人没变﹐他的艺术也没变(即使有也不超过一些自然的发展) 。他能登堂入室应归功于成功的宣传推广﹐否则将永不可能﹐或者至少要等到他死后—-其所以成功乃艺术经纪人把这件事接过来﹐好好计画﹐步步为营﹐(可以说前几年都不卖作品﹐一直等到Villon在一些不同国家及国际展出并引起艺坛的注意) 同时建立并保持Villon前后一致的形像后才推荐给对他毫不认识最多也只知其名的收藏家。

陈博士和他的艺术早就广为世人所知﹐并被策划推广。就像在不少文献、目录、书籍、剪报、电视、电台等所登载﹐他已得到相当重要的世界认定。即使在他早年(1963-1975) 在巴黎研究的时候,他已在欧洲和他的故乡台湾举行个展和联展﹐并经常写文章寄回台湾刊登在报纸杂志上。这种对于认定的追求从不懈怠﹐而他的夫人Lucia一直努力不倦﹐经营他的作品﹐如一部发动机推动计画实现理想并带动他们的孩子参与﹐作为世代继续经营陈锦芳的艺术事业。

40年前当陈锦芳开始潜心进入他的「新意象派」的创作时﹐一位经纪人可能以$1500 (50×72 英寸) 获得他一幅大作。当他在纽约定居时市场价格已接近$25,000﹐(1993 Sotheby’s & Christie拍卖36 x 48” Size作品约5万美金拍出)如今那幅作品已增值100倍,达到$150﹐000﹐而我相信陈的作品会持续不断增值。我看好这些陈氏的作品在4年后将打破100万美元的大关﹐而长期来说﹐其市场价格增值空间将不可预料。

海外华人画家最为人知的是巴黎的赵无极﹐与陈相差不远的同时代人。他属于法国人所称的“Tachistes“ (笔渍派画家) ﹐在美国与之相对应的叫作(抽象) 行动派。他的创作常取灵感于中国书法。在最近香港的一次拍卖中,一幅他1959年的油画由(Sotheby’s)以$733﹐604 售出﹐而一幅1985年三合一抽象作品在嘉士得以230万美元拍出。中国本土的现代艺术家如张晓刚,岳敏君﹐或是蔡国强﹐其作品都早已超过100万美元的界线,曾梵志的作品的拍卖纪录最近更是超过一千万美金(10大拍卖)

在一般的社会里﹐尤其是在二级市场﹐某些特别引人注目的作品﹐将取得额外的高价。我预测这些价格将持续增长。假如有严肃的藏家/投资者/推广者/事业集团愿意从事长期实质性的推广活动﹐应该向陈家商洽购得一批过去或将来的陈锦芳作品,这将是是最明智的投资策略。

我将不会自作聪明地暗示商议这批作品的条件﹐但为了明白说明﹐让我们假设我是那位购藏者而收有100件陈博士的「新意象派」画作。我商业上的目标是平均使这批作品的每一幅达到一百万美元。这不是一蹴可成﹐但是我在追求长期的增值。最大的受益者是我及家族或是我捐赠艺术品的机构。

假如我有钱投资这些绘画﹐我将采取如下的步骤﹕

  1. 我会成立一个专业艺术运营公司和陈锦芳文化馆合作举办「为人类而艺术世界巡回展」﹐努力进行﹐一直到这些作品家喻户晓﹐成为世界上有名的绘画。我会为这批作品写目录出版画册。
  2. 我会组织陈博士其他系列作品的特别展﹐如「自由女神系列」﹐「后梵古系列」等﹐我将推广其世界性展览到能够去的美术馆﹐文化中心﹐名画廊。我会为这些展览写目录﹐出书。
  3. 我会与重要的艺评家﹐媒体﹐美术馆来推动陈锦芳的艺术。
  4. 我会与重要的拍卖行合作来建立他的国际行情﹐我会成立一个约20人的长期投资陈锦芳艺术的团队来固定的收藏。
  5. 我会买下一些作品的出版权﹐我会从这些绘画原作制出商业性限量版画。
  6. 我会找专业的人来拍他的电影或是将他的作品做成教育性DVD等。
  7. 我会考虑及评估其他拓展的方案。这些必需尽量节省陈博士的时间及亲身介入﹐除非是很重要的场合

假如艺术保护者/收藏家/投资家/事业集团想要看到其投资价值如乘倍增加﹐一定要对之热衷并大力加以推广。很多推广费用可以补收回来。画册及目录可在展场及书店出售。许多推广费用可由第三方来支付﹐特别是在美术馆和其他一些展场或企业集团会支付此费用。

不管什么安排都要使陈博士和收藏投资者双方公平而得利。

对陈来说﹐这些对于他艺术作品的企划具有胜于金钱的意义﹕因为最重要的是让他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于创作,著书,参与社会公共事业。进一步保证了他在艺术的神殿里不朽的地位。

对收藏者来说有机会实现亿万富翁的美梦﹐并享受来自鼓励艺术的极大快乐及社会地位的提升和对文化艺术的贡献。

对大众来说,这些具有远见的收藏家是最大的赢家,因为这些作品将会有许多进入美术馆及其他大型公共收藏。

作为一位在艺术投资方面的国际评鉴人兼顾问﹐我数十年前就看出陈锦芳的天才。我早年的判断已被充分证实,因此我将毫不犹豫地继续将我的名誉支持于他和他的艺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