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锦芳受颁联合国2001年「全球宽容奖」致谢词(中译自英文)

我对获颁联合国「全球宽容奖」之感想
九月 28, 2015
陈锦芳夫妇应邀参加国际世界和平会议
十月 6, 2015

陈锦芳受颁联合国2001年「全球宽容奖」致谢词(中译自英文)

本人获颁联合国2001年「全球宽容奖」感到无上的光荣。该奖系在「联合国之友」主席诺维尔˙布朗博士的领导下由该组织董事会所选择决定。为响应联合国宣称本世纪之头十年为「国际文化对话的十年」,「联合国之友」今年选定以艺术为重并颁奖给艺术家加以表扬其对缔造爱与和平之文化的贡献。本人同时被委任「宽容及文化大使」而深深感铭于心。愿竭尽全力与「联合国之友」及其他有关机构共同推动世界艺术活动以透过艺术建立和平与宽容的文化。 这件事在九月十一日惊爆事件后更具意义。该次攻击不仅针对美国, 也针对全世界; 不只攻击美国人, 而是对全人类基本人权及自由的攻击。在这高度全球化的时代, 有赖我们来建造一个尊重生命, 促进进化, 维护文明, 及增进人类丰功伟业的世界, 而不是使人类陷入恐惧与专制独裁的深渊。艺术能够被用来改造世界, 团结人类。艺术是人类内心及人类文明之神圣而鲜活的精神表现。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蕴藏有完美世界的理想形象, 我们因之而活, 为之而活。努力耕耘内心的这种愿景乃是一种对暴力与恐惧的蔑视与挑战。 联合国已主动利用艺术、文化、宗教及精神领域来共创和平与和谐。人类这种深具价值的领域能够成为强有力的力量而与政治、经济、及军事共同发挥效果。联合国这种创导见诸于联合国会员大会于1995年宣称每年11月16日为「国际宽容日」并于千禧年宣布本世纪头十年为「全球文化对话年」。身为艺术家的我们能够成为联合国的后盾贡献于世界的改造。 今日世界的冲突源自贫穷、无知、与不宽容。唯有宽容、公义和友爱才能疗伤止痛并臻至和谐、和平与繁荣。在今日高科技的时代, 除了「硬体」、「软体」之外我们更应该培育「灵体」( Soulware ), 即爱与全球主义的新精神。因此联合国倡导世界艺术运动来增进爱与团结的全球新文艺复兴, 令人感到振奋。我的艺术能被利用来进行这深具意义的挑战深感荣幸。 我的艺术有异于「为艺术而艺术」的作品, 宁可说是一种「为人类而艺术」的创作。 1969年当我在巴黎研究的时候, 目睹美国太空人登陆月球时, 我得到一个启示。当时我正在阅读德日进神父的「人之现象」一书。突然地我体会到人类的文化生态正从「分」转入「合」, 而地球真正的灵魂是「爱」!在「原子的世纪」之后, 我们正进入「爱的世纪」, 而人类一体, 完整而完全。从那时候开始, 我建立起「五次元世界文化观」的文化理论而有不少论述及出版。这种哲学理论帮助我建立起自我的艺术风格画派, 称之为「新意象派」 (Neo-Icongraphy) 或简称为「新我」(Neo-I)。 「新意象派」乃是一种「为人类而艺术」的艺术, 而我产生了一千件以上的作品并成系列, 如「东与西」、「战争与和平」、「人文主义」、「自由的精神」、「维纳斯」等。 1996年我完成了一幅七合一的巨作, 110"x 560", 命名为「迎向21世纪,世界文化交响曲」, 来庆祝我们这个星球上众多的文化及其成就。 我在台湾出生并受教育, 之后带着东方文化的浓厚气息在巴黎研究了12年。 1975年我离开法国并于1983年成为美国公民。集亚、欧、美三洲的影响于一身, 我深觉一种「世界公民」的意识在我内心里滋长, 而我发现它是我们这「地球村」逐渐普遍并值得鼓励的一种现象。这种意识在个人身上的苏醒确然地铺向一种集体的努力---基于友爱、和平与宽容的世界文化之拓殖。这样一来, 每位自觉的个人都可视为「联合国之友」的潜在成员而可参与联合国改造世界造福人类的伟大工作。 因此, 本人深深感铭于有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在我各方面成熟之年, 奉献自己, 我的艺术, 以及我的团队( 即陈锦芳文化馆具经验的团队) 为这高尚的目标而效劳。在此, 我愿意向内人Lucia , 我的儿女Ted 和Julie, 对他们热烈的支持及牺牲表示衷心的感激, 并向我满布世界各地的朋友之鼓励及帮忙表示谢意。本人尤其感谢Dr. Brown 和「联合国之友」在21世纪伊始之年让我参予这历史性深具意义的挑战。

 陈锦芳受颁联合国2001年「全球宽容奖」致谢词(中译自英文)

2001 年12月11日 于联合国大厦内

本人获颁联合国2001年「全球宽容奖」感到无上的光荣。该奖系在「联合国之友」主席诺维尔˙布朗博士的领导下由该组织董事会所选择决定。为响应联合国宣称本世纪之头十年为「国际文化对话的十年」,「联合国之友」今年选定以艺术为重并颁奖给艺术家加以表扬其对缔造爱与和平之文化的贡献。本人同时被委任「宽容及文化大使」而深深感铭于心。愿竭尽全力与「联合国之友」及其他有关机构共同推动世界艺术活动以透过艺术建立和平与宽容的文化。

这件事在九月十一日惊爆事件后更具意义。该次攻击不仅针对美国, 也针对全世界; 不只攻击美国人, 而是对全人类基本人权及自由的攻击。在这高度全球化的时代, 有赖我们来建造一个尊重生命, 促进进化, 维护文明, 及增进人类丰功伟业的世界, 而不是使人类陷入恐惧与专制独裁的深渊。艺术能够被用来改造世界, 团结人类。艺术是人类内心及人类文明之神圣而鲜活的精神表现。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都蕴藏有完美世界的理想形象, 我们因之而活, 为之而活。努力耕耘内心的这种愿景乃是一种对暴力与恐惧的蔑视与挑战。

联合国已主动利用艺术、文化、宗教及精神领域来共创和平与和谐。人类这种深具价值的领域能够成为强有力的力量而与政治、经济、及军事共同发挥效果。联合国这种创导见诸于联合国会员大会于1995年宣称每年11月16日为「国际宽容日」并于千禧年宣布本世纪头十年为「全球文化对话年」。身为艺术家的我们能够成为联合国的后盾贡献于世界的改造。

今日世界的冲突源自贫穷、无知、与不宽容。唯有宽容、公义和友爱才能疗伤止痛并臻至和谐、和平与繁荣。在今日高科技的时代, 除了「硬体」、「软体」之外我们更应该培育「灵体」( Soulware ), 即爱与全球主义的新精神。因此联合国倡导世界艺术运动来增进爱与团结的全球新文艺复兴, 令人感到振奋。我的艺术能被利用来进行这深具意义的挑战深感荣幸。

我的艺术有异于「为艺术而艺术」的作品, 宁可说是一种「为人类而艺术」的创作。 1969年当我在巴黎研究的时候, 目睹美国太空人登陆月球时, 我得到一个启示。当时我正在阅读德日进神父的「人之现象」一书。突然地我体会到人类的文化生态正从「分」转入「合」, 而地球真正的灵魂是「爱」!在「原子的世纪」之后, 我们正进入「爱的世纪」, 而人类一体, 完整而完全。从那时候开始, 我建立起「五次元世界文化观」的文化理论而有不少论述及出版。这种哲学理论帮助我建立起自我的艺术风格画派, 称之为「新意象派」 (Neo-Icongraphy) 或简称为「新我」(Neo-I)。 「新意象派」乃是一种「为人类而艺术」的艺术, 而我产生了一千件以上的作品并成系列, 如「东与西」、「战争与和平」、「人文主义」、「自由的精神」、「维纳斯」等。 1996年我完成了一幅七合一的巨作, 110″x 560″, 命名为「迎向21世纪,世界文化交响曲」, 来庆祝我们这个星球上众多的文化及其成就。

我在台湾出生并受教育, 之后带着东方文化的浓厚气息在巴黎研究了12年。 1975年我离开法国并于1983年成为美国公民。集亚、欧、美三洲的影响于一身, 我深觉一种「世界公民」的意识在我内心里滋长, 而我发现它是我们这「地球村」逐渐普遍并值得鼓励的一种现象。这种意识在个人身上的苏醒确然地铺向一种集体的努力—基于友爱、和平与宽容的世界文化之拓殖。这样一来, 每位自觉的个人都可视为「联合国之友」的潜在成员而可参与联合国改造世界造福人类的伟大工作。

因此, 本人深深感铭于有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在我各方面成熟之年, 奉献自己, 我的艺术, 以及我的团队( 即陈锦芳文化馆具经验的团队) 为这高尚的目标而效劳。在此, 我愿意向内人Lucia , 我的儿女Ted 和Julie, 对他们热烈的支持及牺牲表示衷心的感激, 并向我满布世界各地的朋友之鼓励及帮忙表示谢意。本人尤其感谢Dr. Brown 和「联合国之友」在21世纪伊始之年让我参予这历史性深具意义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