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投资

艺术投资

 

●华府美国史密斯国家博物馆前顾问,劳伦斯‧杰普逊
名艺评家﹐艺术投资顾问劳伦斯‧杰普逊安排陈锦芳在美国第一次展览于「费城现代艺术中心」并出版画册﹐称其作品为「Neo-Iconography」(新意象派),并继续写很多陈氏艺评文章.

七月 15, 2015

市场评鉴

关于市场的评鉴,从艺术市场方面来看﹐陈博士作品当前的市场价格多少﹖将来会增值多少﹖短期的和长期的走势如何?

虽然有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存在﹐但对这问题的答案并不是凭空杜撰﹐而是有市场的事实和例证。长年以来艺术上独具慧眼的投资经常都证明是一种健康的投资﹐有时候获利非常可观。艺术投资一向是对抗经济衰退的良方——虽然不能免于经济衰退, 却可以超过通货膨胀而有余。

回溯1970年代﹐为了要从事古代大师作品的销售以及经营,我出版限量艺术版画的AcroEditions公司﹐我从无数资讯中整理出了一本22页的「艺术市场分析」来描述及鉴定艺术市场。虽然许多当时的看法到现在依然适用﹐但一些当时的资料早已大大落伍了。举例来说﹐在那时候很难看到在拍卖场出售超过100万美元的艺术作品。当华府的国家美术馆以500万美元向力登斯坦公爵(Duke of Lichtenstein) 购得达文西的“Ginevera da Benci” 一幅作品时﹐消息如谣言般传开﹐而那一幅也是西方世界唯一达文西的真迹。当时那市价震惊了艺术界——如果那一张画今天拿到公共市场拍卖﹐至少可以达到20 倍的价格。 2006年11月纽约的嘉士德(Christie's) 作了一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的拍卖。在3小时内就槌定了4亿9千1百40万美元的成交量﹐将近5亿美元的艺术作品转了手。

那次的拍卖明星是Gustav Klimt (1862—1918) 的一幅肖像﹐它马上吸引来四位元竞标者透过电话在激烈竞标﹐不久有两位退场﹐但马上有人进来加入竞标﹐而最后落槌在8千7百90万美元﹐是该画家公开拍卖的最高记录。 (但这记录并非他在私下交易的最高额﹐拍卖前大收藏家Ronald S. Lauder(雅诗兰黛企业掌门人)在私下以1亿3千5百万美元买下Klimt的另一幅作品) 。更高的一幅画则拍得4千零30万美元﹐是此艺术家作品至今的最高记录﹐其他的画作也比预估价更高卖出。在一场私下交易里﹐另一位元收藏家买了Willem de Kooning (1904—1997) 1952年的画作后以约1亿3千7百50万美元的高价而震惊世界。那位卖主最近又脱手了一幅Jackson Pollack (1912—1956) 的作品1亿4千万美元﹐以及一幅Jasper Johns (1930--) 的画作8千万美元。请注意Johns和陈博士同是1930年代出生的画家。这点存在着一种暗示。

t0nGhSBJxZG_6EswwYLXXJQuUR1wkhFLF-77WXaOAqgN9eczeC2JvxJq5OaHODzlgb-Fzg=w1875-h858 陈用不同的方法将他许多原作制成限量原创版画。 Andy Warhol安迪·沃尔最近一张版画卖出是1千7百40万美元.。 1986年5月12日纽约杂志刊录了美国国宝画家安迪·沃尔﹐罗伯‧罗森伯及陈锦芳的画「星期日早晨—自由!」的作品。在这种艺术市场的情况下存在着一种难得的机会﹐给具前瞻性视野的收藏家/投资家来积极考虑购藏陈锦芳的作品并大力推广之。

七月 14, 2015

背景要点

为要对陈锦芳博士的艺术加以评鉴﹐我有必要提供一些背景﹐一方面显示艺术家及其作品的重要﹐一方面说明我为什么能够分析他的艺术市场及将来长期的潜力。

陈锦芳博士是一位具有非凡的才能和世界级重量的画家。他那具前瞻性的彩笔好像开通了无数运河使广大及隐密的文化海洋交溶混合﹐并深深地掘入时间之严峻峭壁使之迸裂出无数故事。简而言之﹐艺以载道的他是一位充满思想的杰出画家﹐也是一位透过画笔来表现的深沉思想家。在我写的「陈锦芳的新意象派」一书里有对他的生平及艺术发展有深入的描述。当他从法国来到美国(1975) 不久我们就开始交往。我是最先了解他所画所写所表现的少数几个人之一﹐并为了向一般不懂他艺术的人﹐提出「新意象派」(Neo-Iconography) 这个名词﹐并设计及书写了他的第一本书﹐又在1978年在费城的艺术家联盟策划他了在美国的第一次美术馆展览。 (现代艺术馆)

「陈锦芳的新意象派」变成了一把钥匙帮助人了解陈如何摘取东西方各种不同时期而人人耳熟能祥的艺术和视觉习惯的象征图像及主题﹐加上目前发生的时事来并列组合创造出令人耳目一新而动人心魄的视觉形像。书中很多章节被广为引用﹐其中最短的是「在陈的手里﹐这些图像的回收转用不是模仿或窃用﹐而是一种灵巧的神来之笔」。

1984年6月﹐陈重新回到纽约市并在苏荷区定居﹐从他的艺术生涯来看﹐那是一次正确的搬迁。他说「集欧﹐亚﹐美三大洲的影响于一身﹐我深觉一种『世界公民』的意识在我的内心里滋长……这种意识在个人身上的苏醒确然的铺向一种基于友爱﹐和平与宽容的世界文化之拓展。」

以纽约为基地﹐陈创造了一些主题性的系列作品。第一系列是纪念自由女神百周年纪念的「自由女神百幅连作」。再来是纪念梵古逝世一百周年的「后梵古系列」百幅作品﹐及其它的百年大庆连作。他举行过百次的个展﹐并到世界各地演讲有关他的艺术及哲学。

在纽约苏荷区﹐陈锦芳的妻子侯幸君设立了「陈锦芳文化馆」推广陈锦芳艺术﹐宣导「以爱为宗的新文艺复兴」及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这时候他也完成了一幅后现代艺术划时代的巨作﹕「迎向21世纪﹐世界文化交响曲」﹐9英尺2英寸高,46英尺8英寸长,由7幅画拼成的油彩及压克力彩画作﹐为他艺术所标榜的众多「意象」整合的有力集锦。

陈博士成为第一位受颁奖联合国的「全球宽容奖」的画家并被荣任为「宽容及和平的文化大使」。

陈的个展超过200次﹐出版22本书﹐他的艺术被收录进300多种教课书﹐艺术史及无数报刊杂志上。有些评论家视他为当今世界上具有最重要影响力的20位艺术家之一。另外有些艺评家则把他列为前10名之一。

七月 13, 2015

市场经管

绘画市场的市价与该艺术家被认定的程度有几乎绝对的关联。不仅不完全如此﹐但认定是往往落在那些有才华而其艺术事业被用心经营﹐持续展览其作品﹐选择性地进行媒体发布﹐并一步步书写重要的出售记录﹐以及透过出版品的宣传之艺术家身上。这些过程尤为重要﹐事实上它是不可或缺的。一旦艺术家开始得到肯定后﹐他的价值通常都只有上涨一条路﹐因为一位艺术创造者不是一部大量生产的机器﹐他一生只能创作数量有限的的作品。当作品被肯定时,其重要收藏者圈子会随之扩大; 大收藏家﹐美术馆﹐以及其他艺术机构都将竭力拥有他那有限数量的艺术品。这种需求会引发市价的暴涨。

「股票可以一直扩大发行」一位纽约的经纪人说﹐「但塞尚的作品却数量有限。」不管其创造力多么旺盛﹐最终我们能拥有的陈博士的作品却必然是数量有限的。有时候这种市场认定来得很快﹐有时候却可能姗姗来迟。艺术家若是能够被成功推广﹐该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将大大增长,而这些作品的直接获益人则是那些收藏家。因此,在艺术市场里获利最多﹐最成功的投资者乃是那些有幸取得艺术家一些重要的作品或者是那位元艺术家的一大批作品﹐在其事业早期,市场价格大幅攀升之前,小心经管这些艺术品﹐使其市价步步高升。此类成功的案例可参考Jacques Villon等﹐或是像英国艺评家John Russell Taylor 和Brian Brooks在「艺术经纪人」一本书中所述。

维康(Villon) 几乎有半个世纪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创作﹐并不处于任何画派或运动的中心﹐直到1942年与Louis Carre 签约。 1951年透过Carre的推广﹐他得以在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举行回顾展﹐而后被认定为一位大师。他人没变﹐他的艺术也没变(即使有也不超过一些自然的发展) 。他能登堂入室应归功于成功的宣传推广﹐否则将永不可能﹐或者至少要等到他死后----其所以成功乃艺术经纪人把这件事接过来﹐好好计画﹐步步为营﹐(可以说前几年都不卖作品﹐一直等到Villon在一些不同国家及国际展出并引起艺坛的注意) 同时建立并保持Villon前后一致的形像后才推荐给对他毫不认识最多也只知其名的收藏家。

陈博士和他的艺术早就广为世人所知﹐并被策划推广。就像在不少文献、目录、书籍、剪报、电视、电台等所登载﹐他已得到相当重要的世界认定。即使在他早年(1963-1975) 在巴黎研究的时候,他已在欧洲和他的故乡台湾举行个展和联展﹐并经常写文章寄回台湾刊登在报纸杂志上。这种对于认定的追求从不懈怠﹐而他的夫人Lucia 一直努力不倦﹐经营他的作品﹐如一部发动机推动计画实现理想并带动他们的孩子参与﹐作为世代继续经营陈锦芳的艺术事业。

40年前当陈锦芳开始潜心进入他的「新意象派」的创作时﹐一位经纪人可能以$1500 (50x72 英寸) 获得他一幅大作。当他在纽约定居时市场价格已接近$25,000﹐(1993 Sotheby's & Christie拍卖36 x 48” Size作品约5万美金拍出)如今那幅作品已增值100倍,达到$150﹐000﹐而我相信陈的作品会持续不断增值。我看好这些陈氏的作品在4年后将打破100万美元的大关﹐而长期来说﹐其市场价格增值空间将不可预料。

海外华人画家最为人知的是巴黎的赵无极﹐与陈相差不远的同时代人。他属于法国人所称的“Tachistes“ (笔渍派画家) ﹐在美国与之相对应的叫作(抽象) 行动派。他的创作常取灵感于中国书法。在最近香港的一次拍卖中,一幅他1959年的油画由(Sotheby's)以$733﹐604 售出﹐而一幅1985年三合一抽象作品在嘉士得以230万美元拍出。中国本土的现代艺术家如张晓刚,岳敏君﹐或是蔡国强﹐其作品都早已超过100万美元的界线,曾梵志的作品的拍卖纪录最近更是超过一千万美金(10大拍卖)

保利拍卖1

保利拍卖

在一般的社会里﹐尤其是在二级市场﹐某些特别引人注目的作品﹐将取得额外的高价。我预测这些价格将持续增长。假如有严肃的藏家/投资者/推广者/事业集团愿意从事长期实质性的推广活动﹐应该向陈家商洽购得一批过去或将来的陈锦芳作品,这将是是最明智的投资策略。

我将不会自作聪明地暗示商议这批作品的条件﹐但为了明白说明﹐让我们假设我是那位购藏者而收有100件陈博士的「新意象派」画作。我商业上的目标是平均使这批作品的每一幅达到一百万美元。这不是一蹴可成﹐但是我在追求长期的增值。最大的受益者是我及家族或是我捐赠艺术品的机构。

假如我有钱投资这些绘画﹐我将采取如下的步骤﹕

1) 我会成立一个专业艺术运营公司和陈锦芳文化馆合作举办「为人类而艺术世界巡回展」﹐努力进行﹐一直到这些作品家喻户晓﹐成为世界上有名的绘画。我会为这批作品写目录出版画册 2) 我会组织陈博士其他系列作品的特别展﹐如「自由女神系列」﹐「后梵古系列」等﹐我将推广其世界性展览到能够去的美术馆﹐文化中心﹐名画廊。我会为这些展览写目录﹐出书。 3) 我会与重要的艺评家﹐媒体﹐美术馆来推动陈锦芳的艺术。 4) 我会与重要的拍卖行合作来建立他的国际行情﹐我会成立一个约20人的长期投资陈锦芳艺术的团队来固定的收藏。 5) 我会买下一些作品的出版权﹐我会从这些绘画原作制出商业性限量版画。 6) 我会找专业的人来拍他的电影或是将他的作品做成教育性DVD等。 7) 我会考虑及评估其他拓展的方案。这些必需尽量节省陈博士的时间及亲身介入﹐除非是很重要的场合。 假如艺术保护者/收藏家/投资家/事业集团想要看到其投资价值如乘倍增加﹐一定要对之热衷并大力加以推广。很多推广费用可以补收回来。画册及目录可在展场及书店出售。许多推广费用可由第三方来支付﹐特别是在美术馆和其他一些展场或企业集团会支付此费用。

不管什么安排都要使陈博士和收藏投资者双方公平而得利。

对陈来说﹐这些对于他艺术作品的企划具有胜于金钱的意义﹕因为最重要的是让他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于创作,著书,参与社会公共事业。进一步保证了他在艺术的神殿里不朽的地位。

对收藏者来说有机会实现亿万富翁的美梦﹐并享受来自鼓励艺术的极大快乐及社会地位的提升和对文化艺术的贡献。

对大众来说,这些具有远见的收藏家是最大的赢家,因为这些作品将会有许多进入美术馆及其他大型公共收藏。

作为一位在艺术投资方面的国际评鉴人兼顾问﹐我数十年前就看出陈锦芳的天才。我早年的判断已被充分证实,因此我将毫不犹豫地继续将我的名誉支持于他和他的艺术上。

-rRQg3PyxLhAlFOg5M6DWbCOqs7AzAYLBqQts4FgzoTEvw3SJxgh3f4Z00qAJUjQSzF1Jg=w1875-h858 Bv3L91Duj6VH2uPIdcLhIoXFHgTPA5sx4H_SQf2EFcxnUVWMnCsaKJ7Ar3LDiXdt0w6OlQ=w1875-h858
中央电视台记者采访陈锦芳博士 前文化部副部长高占祥(左二)参观陈锦芳博士的展览
七月 11, 2015

内幕的消息

中国首富收藏毕卡索作品原收藏家克鲁格与画家联合国文化大使陈锦芳博士有一段缘

  最近中国首富王健林以1.72亿人民币收藏毕卡索作品被中外艺术界议论纷纷。王健林透过其收藏团队负责人郭庆祥在纽约的佳士得以2,816万美元(1.72亿人民币)拍购一件毕卡索的精品「两个小孩」,响透了全球艺术圈,其效应有如1985年日本安田生命保险公司拍购梵谷的「向日葵」而引起全球对日本收藏世界名画的另眼看待。

这次佳士得拍卖的毕卡索1950年代的代表作之一的「两个小孩」是毕卡索与美国情人艺术家法朗丝瓦‧吉洛(Francoise Gilo)所生的一男一女在膝下游玩生长的写照,是二战后毕卡索晴空万里初期以家居为主题的精品,深具纪念性,一直留在身边很少展出。这幅作品原主人系瑞士名收藏家及学者杨‧克鲁格(Jan Kruger, 1928-2008),他是纳粹集中营大屠杀下的幸存犹太人。这次佳士得从他的收藏挖出16件毕卡索作品,拍出了全场62%的成交额,而「两个小孩」的拍出凸显了中国艺术品投资者走向国际市场与国际接轨的形象,同时杨‧克鲁格的精采收藏也引起艺术界的关注,而我们发现这位具学者风格的犹太收藏家与我留法旅美博士画家陈锦芳有一段缘。 1987年8月20~23日由「国际艺术协会(AAI)」在巴黎的国际艺术会议邀请陈锦芳博士为「艺术组」的主席他用法语演讲:「爱之时代:全球新文艺复兴的来临」 ,后由杨‧克鲁格发表另一篇演讲。会后两人互相认识留影并成为好友,日后他开始收藏陈锦芳的作品。 (见图2) 1988年陈锦芳续任美术组主席在纽约开幕,他用英语演讲主题是"我对当代艺术的绝对价值观"​。 (见图1)1986年陈锦芳为美国和法国共同主办的「自由女神」百年庆所创作的「自由女神百幅」轰动欧美,并得到庆典总主持人华纳制片公司首席导演大卫‧沃帕(David Wolpal)的亲访及收藏5幅画作。陈锦芳在巴黎12年美国近40年。除了美术馆、机构、公司收藏陈氏作品外,很多政商名流也收藏陈锦芳作品。

陈锦芳在巴黎留学期间曾为毕卡索的回顾展书写文章并在台湾出版了「神哉,毕卡索」一书。这些都是他建立个人画派的心路历程之一,他的「新意象派」作品被编入37个国家300 多本教科书和杂志,如美国大专院校世界美术史教科书: “Arts and Ideas”。他被认为是「后现代」先驱之一,台湾文化艺术界大部份的人读过法国名著「小王子」,那是陈锦芳在1967年首次小王子翻译成中文版。陈锦芳在1963年开始写艺评及介绍欧美艺术。并在1984-2003在台湾以"艺术下乡"巡回台湾19个县市展览。 1980年陈锦芳开始在美国以艺术创作「美哉台湾」来促进台湾观光旅游。此次展览是延续过去在海外努力在台湾的延续。商周出版陈锦芳传记「台湾少年世界梦」,书封面写着: 「人生苦短,艺术永恒,用艺术站在世界的舞台,用艺术替台湾发声,倡导全球新文艺复兴…」。

2001年陈博士获颁联合国「全球宽容奖」,荣任联合国文化大使,推动「为人类而艺术」世界巡回展。目前应邀在升恒昌免税广场艺文展演厅个展,特定于2014年2月8日(星期六)2-5pm举行「财团法人陈锦芳文化艺术基金会」论坛:陈锦芳、侯幸君与您分享在巴黎、纽约、台北、北京、上海数十年的艺术生涯与追求, 机会难得恳请光临。 79 岁的陈锦芳决定落叶归根,在台湾成立基金会及筹建其美术馆,特别捐出作品义卖。

图2陈锦芳与其夫人侯幸君于1987年AAI国际艺术会议陈锦芳是该会美术组主席演讲后与杨‧克鲁格,瑞士收藏家及学者合拍留影于巴黎Hotel Inter-Continental。 图2陈锦芳与其夫人侯幸君于1987年AAI国际艺术会议陈锦芳是该会美术组主席演讲后与杨‧克鲁格,瑞士收藏家及学者合拍留影于巴黎Hotel Inter-Continental。

Jan Krugier世界大收藏家最近他的收藏拿出拍卖其中一件毕卡索的两个小孩作品被中国新首富王健林万达集团董事长以2816万美元1点72亿人民币买在世界收藏界引起很大的回响此照片中的JanKrugier是1988年陈锦芳被邀请为AAI国际艺术家协会美术组主席演讲完会中Jan向锦芳致意并留影日后他收藏锦芳作品。

圖陳錦芳任國際藝術會議美術組主席發表演講 图陈锦芳任国际艺术会议美术组主席发表演讲

陳錦芳夫婦與音樂、美術、舞蹈、戲劇組主席合影。 陈锦芳任国际艺术会议美术组主席发表演讲陈锦芳任国际艺术会议美术组主席与舞蹈音乐主席合影1987

10121986年陈锦芳为美国对法国共同主办的「自由女神」百年庆所创作的「自由女神百幅」轰动欧美,并得到庆典总主持人大卫‧沃帕(Dvid Wolpal)的亲访及收藏5幅画作。

--------------------------------------- 王金平院长在陈锦芳的基金会募款义卖展的致词稿:

今天很高兴能参加陈锦芳博士学长的美哉台湾画展开幕和升恒昌的这栋大楼在五楼艺文展演厅,提供艺术家免费的场地,实是经营企业不忘回馈社会。保护支持艺术文化的推动,堪称企业的模范。

陈锦芳是我台南一中的学长。我曾拜读商周出版的陈锦芳传记-台湾少年世界梦很感动,他由台南一中初中保送高中再保送台大。又考上法国政府奖学金。 (当时法国政府只给台湾二名)。他借100块美金出国能在巴黎大学拿到文学硕士。

在世界最高艺术学院:巴黎艺术学院研读七年。在1970年代陈锦芳可能是唯一的巴黎大学艺术博士画家。在2001年,陈锦芳授颁联合国全球宽容奖,荣任和平文化大使。这是第一次联合国有史以来,画家在联合国大厦受奖,也是台湾自从退出联合国,台湾人第一次正式进入联合国大厦受奖的。

陈锦芳在世界上参加很多国际艺术学术及世界领袖和世界和平的论坛,被邀请演讲及画展,他都不忘让人知道他是由台湾来的艺术家。目前他的作品和思想在37国家,300多本教科书及杂志被研究。包括世界艺术史教科书。陈锦芳是一个具有艺术史定位的画家。

他有很多成就,但是最重要是他爱台湾这块土地的心,台湾的心从不因为在海外而减少,反而他时常以能为台湾的前途及在国际上的可见度而努力。且数十年如一日,并以行动来表现。如商周出版的陈锦芳传记-台湾少年世界梦的封面上写着用艺术站上世界的舞台,用艺术替台湾发声倡导全球新文艺复兴, 一本写给台湾少年的梦想之书。 ”就是指陈锦芳数十年的执着和坚持,不畏困难,朝着自己的理想去努力。是一本给年轻人点灯的书。

陈锦芳自1963年至今一直在文化艺术上为台湾撰文介绍,用画展推广艺术的园丁。 1968年陈锦芳将法国名著「小王子」从法文翻译为中文是目前500多万本的小王子的中文首译者。他捐给台南一中2张价值数千万的代表​​作。其中一张被登在美国大学心理学教科书的封面。

1963年至今陈锦芳在欧亚美三大洲求学、画展、演讲、超过半世纪,他一直以行动来爱台湾,目前陈锦芳已78岁, 他及家属最近正式成立「财团法人陈锦芳文化艺术基金会」,希望能在台湾成立陈锦芳美术馆,将其一生所创作及收藏创作贡献台湾。并推动为台湾未来全人类「新文艺复兴的摇篮」。恳请乡亲共襄盛举。同时在国外继续推动联合国的「为人类而艺术世界巡迴展」。

各位在现场可看到这些美哉台湾的作品就知道,他对台湾的情。听说他从1980年就开始以美哉台湾在美国各地展览来推动台湾的观光业。今天陈锦芳已高龄78岁,他为了要在台湾做公益的推动文化艺术特成立基金会并捐作品为义卖,陈大师的作品,除了可以布置家庭、办公室以外,更是收藏家的最爱。除了增进人文的生活以外,更可以流传数代,作为祖传家宝,同时还可捐献做公益,一举数得。大家团结,集中力量。希望此次义卖成功,台湾的艺术文化多做贡献。

七月 10, 2015

艺术还是商业?

我们常听有人说:他的画卖的很好;或他只画画但都不卖画以表示自己的清高;或说他是个纯艺术家,不商业化;或者说那个画廊是个纯商业画廊等等。这些说法与看法似是而非且见仁见智,没有一定的答案。但是市面上很多人的看法,甚至自认为专家的也不见得对。你说毕卡索的画之多、种类广泛,加上他的艺术衍生品更多,在全世界都销售的很好。他既有艺术史地位、同时是个立体派大师,他是商业画家吗?所以有些画廊工作者、艺术经纪人自称非常专家。把画家作品有被做成艺术衍生品称商业化,对吗?难怪台湾及大陆在视觉艺术类文创一直没有欧美发展的好。没有艺术衍生品如版画、卡片…等…,这些由艺术品去做的生活用品,何谈文创产业。更别谈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有的画家一直重复他的符号,只要他比较有名的符号被认定后就不敢改变,然后一辈子重复自己的符号,作品上只有颜色不同或加些小部份元素,所以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XX作品。不论时代的变化、环境的改变,此画家总是一直重复自己加上经纪人的炒作,他的作品也从无价到天价。你说这画家是商业画家还是纯艺术家?你说这经纪人是不是纯商业运作的生意人。有的人说他的画不卖,我想这也有语病,大概是画没有市场吧? !如果你是个专业画家,而你的画都不卖,那你如何生活?怎么继续推广?怎么买创作的材料?都没卖画的画家有可能是专业的画家吗?

「我是不商业的纯艺术家」是代表什么呢?对我来说应是他只专心研究创作,作品不被商业所影响,不因市面流行热卖风格进而改变自己的作品。但是他的作品不可能不商业化?凡是有买卖的行为就是商业。在1987年梵谷的「向日葵」由日本的安田火灾海上保险公司以3千万美金收藏时,开创其拍卖价格的记录使梵谷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拍卖不是商业的行为吗?世界最重要的两大拍卖公司佳士得和苏富比,每年高达上亿美金的营业额,你能说凡经过他们的运作拍卖是纯艺术不是商业?所以很多画廊老板自己都分不清什么是艺术,什么是商业?他们常会说那个画家很商业。甚至将画家有被授权做艺术衍生品认为是商业画家。将自己的职业在卖画或仲介画的生意看成是纯艺术,真令人啼笑皆非。这个时代商业渗入每个行业,差别在于程度之不同。例如有的画家,他可以看着电视不用思考每天像画匠似的反覆自己之前​​的作品;或者是看市场的方向去画画,画完就拿去卖非常地商业化。

有的画廊挂画卖画。有卖出去就是好画家。他还会指导画家,画什么比较好卖,同时画廊可能还有顾问来指导如何炒作该画家的市场。现在也有很多画家对外宣言,他是在艺术史的画家。但是我们内行的人都知道,他的画没有记载在任何艺术史。我常说艺术千古事,目前的艺术界,大多的近代画家艺评艺术市场,这跟艺术史是一点都不相干的。将来这些大都不会出现在艺术史教科书。因为综观全世界艺术史教科书,每个画派能入艺术史教科书都只是创始者几个人而已。自有人类就有抽象画,所以何谈现代画家跟着画抽象画在艺术史呢?后期印象派梵谷、高更、塞尚……野兽派马谛斯、如立体派:毕卡索、布拉克…。目前市场很多画家都是根据个人的艺术创作的作品,既没创新又无时代性,如何纳入艺术史?抽象画已经1、2百年了。画的很像很美或画的很有创意,都可说是好作品,但离艺术史太远了。卖的很好的可在市场上有些纪录,但这跟艺术史无关。很多在艺术史上留名都是在生时没被肯定但作品具时代性。不过我常听人说,「他现在没名将来死后就有名。」或说「画家一般都去世后才有名」这2个说法我完全不赞同,在百年前可能有很好的画家在世没名死后才被肯定。目前这个商业社会、传播媒体这么发达,如果在生没名,死后更难成名。因为长江后浪推前浪:这些年轻人在你老时都将你踩过去了,等死后更是消声灭迹。尤其是你现在有名气都没有方法可保证你代代有名。这种永垂不朽不但是画家在艺术史要占很重要地位且代代有人继续经营。所以我尊敬为艺术而努力的画家,我也尊敬艺术经记者、艺术仲介商,但是不要排斥你看不懂的艺术家或者是同行。

在1975~1980年我研究欧美艺术市场,同时也看了很多艺术经纪、画廊及文创授权的书。我更对世界这些重要画廊及老板加以研究。的确,很多优秀的画商确实是值得我们尊敬,他们的成功也是必然。尤其是从1984年我住在纽约市的苏荷,其邻近就约有400家画廊其中有太多世界顶尖的画廊。每个周末我们会一家家的去参加画廊开幕酒会,拿着香槟酒与人谈论展览作品与画家……。我研究那些有名的画廊如何开始?为什么经营艺术事业。其中我最尊敬的是里欧.卡斯特里(Leo Castelli)没有他就没有普普艺术。一个杰出的画商可以制造艺术史,TEST MAKER他是时代先驱的制造者。

七月 10, 2015

《世博拍卖厅》陈锦芳油画介绍

陈锦芳小张作品《禁止吸烟》由影星孟广美11万人民币拍得

  11111
七月 9, 2015

当代艺术投资密码

/本刊记者韩捷北京钱经杂志采访侯幸君2008五月
  您家的墙壁上有艺术史明确定位的艺术家作品吗?进行艺术品收藏,不但可以美化居室环境,丰富全家人的人文生活,还具有投资回报功能……采访的开始变成了被访人率先提问。侯幸君拥有30年艺术经纪人、策展人、出版人和艺术品收藏、投资顾问等多重身份,常年定居在纽约著名的艺术区苏荷,并担任新世界艺术中心、TLT企业集团总裁及执行长和「为人类而艺术」基金会执行长。近期她到达北京,操办一个名为「为人类而艺术(2005-2020)」的世界巡回展。

对于如今纷繁复杂、各执一词的中国当代艺术投资市场,她有自己清晰的观点:中国投资者总会以为油画会比版画更值钱,其实这是一个误区。国际一线明星级艺术家的油画作品目前虽然都是天价,对于广大中产阶层来说的确消费不起,但艺术品绝不是有钱人的专利,西方成熟艺术市场中,名家原创版画市场就是直接针对中产阶级家庭的。

侯幸君告诉我们,根据她数十年在国际艺术经纪上的观察,收藏艺术作品若能配合时代的需要,加以具有前瞻性的投资规划,则不仅能培植具有历史定位的国际艺术家,而且可以保证使收藏者的投资最终价值连城。

密码1:首先关注艺术史定位

谈起如今热闹的中国当代艺术投资市场,侯幸君坦言,艺术品投资的首要环节​​是考察艺术家及其作品的艺术史定位,而不要仅仅把注意力盯在价格上。

这就必须要看艺术家创作的本质是否独特新颖. 在这里所谓的新符号应该包括:新观念、新风格及新技巧三方面。目前国内有些艺术家单靠一方面就能成为名家,但若能三方面均有所贡献,则可能成为艺术史上的大师了。

侯幸君进一步解释说,艺术史上存在过不少画派,但多为题材、技巧及表现方式的差异, 很少有艺术理论前导。 1912年康丁斯基发表了《艺术的精华》一书,成为抽象画的理论基础而发展至今将近一百年。其实抽象画自古有之,如原始人的心象符号、童稚小孩的涂鸦, 甚至大象鼻端给予彩笔所画出来的东西都可视为抽象画。不过要等康丁斯基加以点出来并有意识地画出来,再加上理论的论述,「抽象画」才在艺术史上立足并发扬光大,可见理论的重要。

至于如何判断一位艺术家在艺术史上的地位,侯幸君提供了一个适合于普通投资者的简单方法:除了像康丁斯基那样能著书立说外,艺术家是否被编入教材也是一个标准。比如陈锦芳,他的作品就已被编入美国大专院校《世界美术史》(Art & Ideas)一书的最新一章中。

密码2:作品是否被机构收藏

变现速度相对较慢是艺术品投资与金融投资相比最大的不足之处,但像毕卡索、齐白石等近现代艺术大师们的作品,几乎就等于艺术市场上的「硬通货」,只要出现必定就被立刻收购。如果一位元元艺术家的作品有被国家级博物馆收藏的,甚至被当作「国宝」,那就是投资者最可靠的买进依据了。

侯幸君说,反过来企业等机构收藏艺术品,又会对自己的公众形象、品牌树立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世界闻名的大企业、团体往往主动与艺术结合,从而带动起优良的社会风气。此举不但建立公司的文化形象而且往往成就了该公司的另一项巨大财富,如日本安田保险公司因收藏梵谷的《向日葵》而名扬世界,不啻做了一个最漂亮又便宜的广告,其建立的文化形象增加了公司的营业,其收藏令日本人引以为傲,何况该作品仍处在不断的增值中。

密码3:同时代艺术家是否成名

2006年11月,纽约佳士得作了一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的拍卖专场,最终总成交额为4.9140亿美元。一幅杰斯帕·钟斯(Jasper Johns,1930-)的画作拍卖了8000万美元。 「请注意,钟斯和赵无极等大师同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出生的画家」,侯幸君说。海外华人画家最为人知的是巴黎的赵无极,在最近香港的苏富比拍卖里,一幅赵无极1959年的油画,售出了73万多美元,而另一幅1985年创作的抽象作品,在佳士得拍出了230万美元。而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最近一张版画拍卖出了1740万美元,买主是一位香港的华人。 「这些点存在着一种暗示,版画作品越来越显示其良好的市场前景」,侯幸君告诉我们。

侯幸君还注意到,1986年5月12日,纽约的一本知名杂志上曾刊录了美国「国宝画家」安迪·沃霍尔、劳生柏(2005年画作拍卖3000万美元)及另一位华人艺术家陈锦芳的作品,这些同期刊出的两位元美国画家的作品价格都在千万美元,独有陈锦芳的作品在数十万美元级别,「其实并非作品之间学术地位及文化修养等方面的差别,而是中美两国的综合实力对比使然」,侯幸君认为:正因为中国艺术家由于外在环境、市场运作等因素的影响,造成了其作品的价格被普遍低估,才为真正有眼力的投资者提供了低点介入的机会。而且,随着中国国力的进一步强大,必将预示着中国艺术家在国际市场上的前景越来越不可限量。

密码4:背后有无市场运作

有些艺术家虽然成名较早,但是并没有世界艺术史上的地位,那么这些作品的高价格其实是很难持久保持住的,尤其是一些人为操作的画家。

「但必要的市场运作和宣传也是很重要的」,侯幸君说,一旦市场运作到位,这位艺术家即开始被认定,他的价值通常都只有上涨一条路,因为一位艺术创造者不是一部大量生产机器,他一生只能产生那么多的画。

艺术家「被认定」后,会随之扩大被收藏的圈子,收藏家、美术馆以及其它机构,都力求拥有他有限数量的艺术品,这种需求就会导致市价的暴涨。 “股票可以增发”,侯幸君说,但塞尚的作品只有这么多。不管其生产力如何,我们也将只有数量有限的艺术家的作品。

该艺术家的这些作品可能在收藏家手中。在艺术市场里获利最多、最成功的投资者,乃是那些有幸早期取得艺术家一些重要作品,或者是那位艺术家的一大堆作品的人,他们要做的工作就是:当这些作品的市价还偏低时小心看管和耐心经营;然后就是等待其市价步步高升。

艺术家背后的、神秘的市场运作究竟如何进行呢?侯幸君为我们揭开了艺术界不再是秘密的面纱。 「假设我是那位购藏者而收有100件同一位艺术家画作,我商业上的目标是平均使这批作品的每一幅达到100万美元,我将采取如下的步骤」:

1.成立一个专业艺术公司专门负责办理艺术家宣传、展览、出版、拍卖等项事宜。

2.会组织艺术家其它系列作品的特别展。

3.买下一些作品的出版权,而且会从这些绘画原作中制出​​商业性限量版画。

4.找专业的人来拍他的电影,或是将艺术家的作品做成教育性DVD等。

5.考虑及评估其它推广的方案。这些活动必须尽量节省艺术家本人的时间及避免他亲身介入,除非是很重要的场合。

「总之,经营艺术品,必须有眼光,识天机,更必须有理性的研究,有策划、系统性地收藏;艺术家、经纪人与投资者是三位一体的;收藏家最大的乐趣是与艺术家共同成长。」侯幸君最后说。

七月 9, 2015

陈锦芳的作品是名人及收藏家的最爱

陈博士的作品被公私典藏:美术馆, 名人领袖, 收藏家, 投资公司及美国白宫(卡特总统,里根总统及克林顿总统时期都收藏有陈锦芳的作品。)台湾总统府等等。陈博士的作品被公私典藏:美术馆, 名人领袖, 收藏家, 投资公司及美国白宫(卡特总统,里根总统及克林顿总统时期都收藏有陈锦芳的作品。)台湾总统府等等。以下是部份收藏家及名人朋友的合照纪念。

10345

* 陈锦芳、侯幸君夫妇与科斯达. 利加前总统Rodrigo Carazo及第一夫人手持陈氏2003年艺术日历合拍留念。他们共同参加了在华府举行的国际会议, 陈博士有关艺术及文化之演讲深受赏识,2002. * 陈锦芳、侯幸君夫妇与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Richard Lugar 参议员合照于世界和平国际会议。 (2002华府)。 *洛克菲勒家族中的一员史蒂芬(“地球宪章”发起人)参观陈锦芳画展。

10234 陈锦芳向一群来自澳洲和欧美国家的奥运赞助者导览他的画展

10123

陈锦芳、黄孚京、陈玉立、侯幸君与记者访问后留影
  在美国我常为很多中外医生及企业家策划收藏锦芳的画作,不但投资而且减税。最有趣也最有意义的是中外客户中很多都是因为我的导览而收藏到一生中的第一件艺术品。至今在与收藏客户互动时,都能保持很好的友谊,这些恩情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而且丰富了我的人生。

收藏锦芳作品的欧亚美人士上百位,在此仅举几位收藏家:

1) 一些好莱坞的制片家收藏陈锦芳的作品,早在80年代开始,当时候我对美国的社会认识不深,也不知道谁是有名的人。有一天艺评家罗伦斯看到我桌子上的支票对我说:「这个人可真是有名的大制片家,他为什么知道来买陈锦芳的画?」我说大概是艺术杂志的广告吧!因为那时候我都固定在《Art News》长期做广告,他所说的大制片家就是Mr. Billy Wilder,他制作很多有名的片子由「傻大姐」主演。同时有其他好莱坞的人收藏锦芳的作品,不过我不记得名字,只记得大卫‧沃柏(David Wolper)。 10245
1023510263 2034
大卫‧沃柏是1986年自由女神百年庆典的主持人,他同时也是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主持人,也是雷根总统的好朋友,华纳公司的首席导演,并得到37个艾美奖。他在自由女神大典后亲自到画廊参观锦芳自由女神的展览,未到时先来电话说要见画家。一进门时他夫人就说:「亲爱的,我喜欢那一张。」先生就说:「我们就买了」。原来他太太要收藏的就是自由女神一书的封面「我爱巴黎,我爱自由」那张120号的作品,然后这对夫妇看了锦芳自由女神的书就说:「我们1986年的圣诞礼物就用这本自由女神的书」。他们订购了五百多本,同时一共买了五张画。付款后他自我介绍说他是自由女神大典的主持人David Wolper,送给我们一本庆典的小册子上印着美国总统雷根、法国总统米特朗和他,并在他的照片上签写:

“ To T.F. Chen ,

I will joyously display your work in my home.”

(给陈锦芳,我将快乐地将您的作品在我家里展示出来)

“To T.F. Chen ,

Whose work Brings Honor To The Lady. ”

(给陈锦芳,他的作品荣耀了自由女神。)

Dany Wolper 7/12/86 .

  大卫并说他希望能够为陈锦芳拍纪录片,后来我亲自到好莱坞他的制片厂拜访他商量这件事,但过了不久就听说他在医院,他于2010年逝世,这是非常遗憾的事。至今还常常有中外人士认为陈锦芳横跨欧、亚、美的经历非常适合拍纪录片。我也很希望拍一个能表现30年代出生的台湾人所经历种种的心路历程。

  2) 日本名人青木广彰(Rocky Aoki )。他造访我的画廊参观陈锦芳展览时,花了几个小时静静的看,然后问我你是不是那位人人都知道的露琪亚。在一番谈话后,他很严肃地问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 I love Dr. Chen’s art.

I want to collect his art work,

tell me how much I need to invest,

so I can have half of Chen’s major pieces…”

(我喜爱陈博士的艺术。我想收藏他的作品,告诉我,我需要投资多少才能拥有他重要作品的一半…)。 之后我探听才知他生于东京,在美国成功开设了日式铁板烧连锁店「红花」而广为人知的名人,而他的女儿是超级名模戴文·青木(Devon Aoki /デヴォン青木)。

102345 后来他常常请我们到他的铁板烧店吃牛排,他对陈锦芳百分之百的毕恭毕敬,也收藏了不少锦芳的作品。并要求陈锦芳为他画肖像,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并与美国防癌协会共同推动“ No Smoking” 。

  3) 1984年锦芳在台南展览时,有位黄先生花了一个多小时看完展览后说:「小姐,这位画家的颜色很亮丽我很喜欢,我想买全场所有的画,大概多少钱?你要给我半价,因为我只买骨董,台湾画家的作品我从来没买过,所以你必须给我优待。」我向他说:「这位画家在台湾没卖出去的作品我会拿回美国,我们不给半价,所以请你选一张你最喜欢的。」这位黄先生1988年亲自到纽约看我们并且说:「我在高雄有一块地希望盖美术馆,所以我想整批收藏锦芳的作品跟我收藏的骨董一起放在美术馆。」因此锦芳1988年在高雄文化中心展览时他在半个小时内买了全场90张画(约1/3油画、1/3综合媒体的作品、1/3版画)​​共1700百万元。下午2点半开幕时有位牙医要订画,我告诉他已被全数收藏,他完全不相信,后来资深记者陈长华还特别在报纸上报导此事。

  4) 台湾知名企业「中国信托」在锦芳1990年台北市市立美术馆个展时,当时的总经理(现在的工业银行董事长,台湾名收藏家清翫雅集的重要成员)骆锦明先生收藏了一张陈锦芳的「No smoking 」50号原作。锦芳依5色人种画了5张不同人种的No smoking以共同禁烟,当时在市立美术馆时只展一张,后来在我们画廊曾经展过另外的四张,就有传言说怎么No smoking已经被中国信托收藏了,怎么画家还有No smoking的作品?我觉得应该加以解释,因为其他四张是四种不同人种的No smoking有异于中国信托的那一张。画家创作时要表达全人类需要禁止吸烟,该幅作品是一系列连作之一,而不是复制。锦芳常用一个主题来系列创作,所有庆典系列都围绕一个主题,但每张作品都是唯一且独立的。

11342 我们出版的自由女神的书在纽约一些书店销售,所以当时我们接到的订单都是没见过面的。纽约有位名牙医同时也是位名收藏家,他收藏了锦芳三张油画约1百万美元。另外,有趣的是同时有两个人要同样的作品「梵谷当自由女神」,我只能请他买另外的作品,至今我们还未能够见面。

以前没有电脑,我们对外国人的名字不熟悉,同时很多外国人买画不给名片。我记得有一次,在付款后我们把画包好拿给对方时,我特别向他要名片,后来一看我才知道他是一位伯爵,可是他已经离开了。这样的情形层出不穷,尤其是欧洲人一般买画后就没有继续来往。但是有一个特殊的例子是巴黎的一位教授,他买了将近40张锦芳早期的巴黎街景及法国风景的水彩画以及锦芳画卢森堡公园玩牌者的铅笔画。这位教授无形中支持了锦芳在巴黎的进修。现在我们想向他购回作品,但已经找不到这位教授了。

我知道做为经记人不只是将画卖出去而已,还必须让买家感受到收藏的价值。我曾经遇到一位买家他告诉我他要买五百万的画叫我选给他,但是在交谈中我认为他对锦芳的画一知半解,所以请他先买书后再买画,结果他那五百万就到另外一家画廊一次全买了。他还向我说:「陈太太,你真的不会做生意,为什么客户上门来没有抓住机会大力行销,像别人用三寸不烂之舌推销画作。」我也在检讨自己,四十年来我比较像位布道者在推广艺术教育,因为我从来没有特地去拜访客户推销作品,我认为锦芳的画作将来的价位是目前的数十倍,不需要赶快贱价卖出。但是我也常常要自我教育:「做画廊就是要卖画。」

七月 9, 2015

一则艺术评鉴及投资推荐

文:劳伦斯.杰普逊 (Lawrence Jeppson)
 

Screen Shot 2015-04-14 at 5.00.18 PM

●华府美国史密斯国家博物馆前顾问,著名艺评家﹐艺术投资顾问劳伦斯‧杰普逊安排陈锦芳在美国第一次展览于「费城现代艺术中心」并出版画册﹐称其作品为「Neo-Iconography」 (新意象派), 并继续写很多陈氏艺评文章。 1978。
Screen Shot 2015-04-14 at 4.53.17 PM ● 上图:1986年陈锦芳在美国成名之「自由女神」系列﹐纽约杂志将其作品与美国名画家安迪•沃尔,罗森·柏格等美国国宝画家同期刊出。
 

背景要点

为要对陈锦芳博士的艺术加以评鉴﹐我有必要提供一些背景﹐一方面显示艺术家及其作品的重要﹐一方面说明我为什么能够分析他的艺术市场及将来长期的潜力。

陈锦芳博士是一位具有非凡的才能和世界级重量的画家。他那具前瞻性的彩笔好像开通了无数运河使广大及隐密的文化海洋交溶混合﹐并深深地掘入时间之严峻峭壁使之迸裂出无数故事。简而言之﹐艺以载道的他是一位充满思想的杰出画家﹐也是一位透过画笔来表现的深沉思想家。在我写的「陈锦芳的新意象派」一书里有对他的生平及艺术发展有深入的描述。当他从法国来到美国(1975) 不久我们就开始交往。我是最先了解他所画所写所表现的少数几个人之一﹐并为了向一般不懂他艺术的人﹐提出「新意象派」(Neo-Iconography) 这个名词﹐并设计及书写了他的第一本书﹐又在1978年在费城的艺术家联盟策划他了在美国的第一次美术馆展览。 (现代艺术馆)

「陈锦芳的新意象派」变成了一把钥匙帮助人了解陈如何摘取东西方各种不同时期而人人耳熟能祥的艺术和视觉习惯的象征图像及主题﹐加上目前发生的时事来并列组合创造出令人耳目一新而动人心魄的视觉形像。书中很多章节被广为引用﹐其中最短的是「在陈的手里﹐这些图像的回收转用不是模仿或窃用﹐而是一种灵巧的神来之笔」。

1984年6月﹐陈重新回到纽约市并在苏荷区定居﹐从他的艺术生涯来看﹐那是一次正确的搬迁。他说「集欧﹐亚﹐美三大洲的影响于一身﹐我深觉一种『世界公民』的意识在我的内心里滋长……这种意识在个人身上的苏醒确然的铺向一种基于友爱﹐和平与宽容的世界文化之拓展。」

以纽约为基地﹐陈创造了一些主题性的系列作品。第一系列是纪念自由女神百周年纪念的「自由女神百幅连作」。再来是纪念梵古逝世一百周年的「后梵古系列」百幅作品﹐及其它的百年大庆连作。他举行过百次的个展﹐并到世界各地演讲有关他的艺术及哲学。

在纽约苏荷区﹐陈锦芳的妻子侯幸君设立了「陈锦芳文化馆」推广陈锦芳艺术﹐宣导「以爱为宗的新文艺复兴」及促进东西方文化交流。这时候他也完成了一幅后现代艺术划时代的巨作﹕「迎向21世纪﹐世界文化交响曲」﹐9英尺2英寸高,46英尺8英寸长,由7幅画拼成的油彩及压克力彩画作﹐为他艺术所标榜的众多「意象」整合的有力集锦。

陈博士成为第一位受颁奖联合国的「全球宽容奖」的画家并被荣任为「宽容及和平的文化大使」。

陈的个展超过200次﹐出版22本书﹐他的艺术被收录进300多种教课书﹐艺术史及无数报刊杂志上。有些评论家视他为当今世界上具有最重要影响力的20位艺术家之一。另外有些艺评家则把他列为前10名之一。

市场评鉴

关于市场的评鉴,从艺术市场方面来看﹐陈博士作品当前的市场价格多少﹖将来会增值多少﹖短期的和长期的走势如何?

虽然有各种不确定的因素存在﹐但对这问题的答案并不是凭空杜撰﹐而是有市场的事实和例证。长年以来艺术上独具慧眼的投资经常都证明是一种健康的投资﹐有时候获利非常可观。艺术投资一向是对抗经济衰退的良方——虽然不能免于经济衰退, 却可以超过通货膨胀而有余。

回溯1970年代﹐为了要从事古代大师作品的销售以及经营,我出版限量艺术版画的AcroEditions公司﹐我从无数资讯中整理出了一本22页的「艺术市场分析」来描述及鉴定艺术市场。虽然许多当时的看法到现在依然适用﹐但一些当时的资料早已大大落伍了。举例来说﹐在那时候很难看到在拍卖场出售超过100万美元的艺术作品。当华府的国家美术馆以500万美元向力登斯坦公爵(Duke of Lichtenstein) 购得达文西的“Ginevera da Benci” 一幅作品时﹐消息如谣言般传开﹐而那一幅也是西方世界唯一达文西的真迹。当时那市价震惊了艺术界——如果那一张画今天拿到公共市场拍卖﹐至少可以达到20倍的价格。 2006年11月纽约的嘉士德(Christie's) 作了一场印象派及现代艺术的拍卖。在3小时内就槌定了4亿9千1百40万美元的成交量﹐将近5亿美元的艺术作品转了手。

那次的拍卖明星是Gustav Klimt (1862—1918) 的一幅肖像﹐它马上吸引来四位元竞标者透过电话在激烈竞标﹐不久有两位退场﹐但马上有人进来加入竞标﹐而最后落槌在8千7百90万美元﹐是该画家公开拍卖的最高记录。 (但这记录并非他在私下交易的最高额﹐拍卖前大收藏家Ronald S. Lauder(雅诗兰黛企业掌门人)在私下以1亿3千5百万美元买下Klimt的另一幅作品) 。更高的一幅画则拍得4千零30万美元﹐是此艺术家作品至今的最高记录﹐其他的画作也比预估价更高卖出。在一场私下交易里﹐另一位元收藏家买了Willem de Kooning (1904—1997) 1952年的画作后以约1亿3千7百50万美元的高价而震惊世界。那位卖主最近又脱手了一幅Jackson Pollack (1912—1956) 的作品1亿4千万美元﹐以及一幅Jasper Johns (1930--) 的画作8千万美元。请注意Johns和陈博士同是1930年代出生的画家。这点存在着一种暗示。

陈用不同的方法将他许多原作制成限量原创版画。 Andy Warhol安迪·沃尔最近一张版画卖出是1千7百40万美元.。 1986年5月12日纽约杂志刊录了美国国宝画家安迪·沃尔﹐罗伯‧罗森伯及陈锦芳的画「星期日早晨—自由!」的作品。在这种艺术市场的情况下存在着一种难得的机会﹐给具前瞻性视野的收藏家/投资家来积极考虑购藏陈锦芳的作品并大力推广之。

市场经管

绘画市场的市价与该艺术家被认定的程度有几乎绝对的关联。不仅不完全如此﹐但认定是往往落在那些有才华而其艺术事业被用心经营﹐持续展览其作品﹐选择性地进行媒体发布﹐并一步步书写重要的出售记录﹐以及透过出版品的宣传之艺术家身上。这些过程尤为重要﹐事实上它是不可或缺的。一旦艺术家开始得到肯定后﹐他的价值通常都只有上涨一条路﹐因为一位艺术创造者不是一部大量生产的机器﹐他一生只能创作数量有限的的作品。当作品被肯定时,其重要收藏者圈子会随之扩大;大收藏家﹐美术馆﹐以及其他艺术机构都将竭力拥有他那有限数量的艺术品。这种需求会引发市价的暴涨。

「股票可以一直扩大发行」一位纽约的经纪人说﹐「但塞尚的作品却数量有限。」不管其创造力多么旺盛﹐最终我们能拥有的陈博士的作品却必然是数量有限的。有时候这种市场认定来得很快﹐有时候却可能姗姗来迟。艺术家若是能够被成功推广﹐该艺术家的作品价格将大大增长,而这些作品的直接获益人则是那些收藏家。因此,在艺术市场里获利最多﹐最成功的投资者乃是那些有幸取得艺术家一些重要的作品或者是那位元艺术家的一大批作品﹐在其事业早期,市场价格大幅攀升之前,小心经管这些艺术品﹐使其市价步步高升。此类成功的案例可参考Jacques Villon等﹐或是像英国艺评家John Russell Taylor 和Brian Brooks在「艺术经纪人」一本书中所述。

维康(Villon) 几乎有半个世纪在无人问津的情况下创作﹐并不处于任何画派或运动的中心﹐直到1942年与Louis Carre 签约。 1951年透过Carre的推广﹐他得以在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举行回顾展﹐而后被认定为一位大师。他人没变﹐他的艺术也没变(即使有也不超过一些自然的发展) 。他能登堂入室应归功于成功的宣传推广﹐否则将永不可能﹐或者至少要等到他死后----其所以成功乃艺术经纪人把这件事接过来﹐好好计画﹐步步为营﹐(可以说前几年都不卖作品﹐一直等到Villon在一些不同国家及国际展出并引起艺坛的注意) 同时建立并保持Villon前后一致的形像后才推荐给对他毫不认识最多也只知其名的收藏家。

陈博士和他的艺术早就广为世人所知﹐并被策划推广。就像在不少文献、目录、书籍、剪报、电视、电台等所登载﹐他已得到相当重要的世界认定。即使在他早年(1963-1975) 在巴黎研究的时候,他已在欧洲和他的故乡台湾举行个展和联展﹐并经常写文章寄回台湾刊登在报纸杂志上。这种对于认定的追求从不懈怠﹐而他的夫人Lucia一直努力不倦﹐经营他的作品﹐如一部发动机推动计画实现理想并带动他们的孩子参与﹐作为世代继续经营陈锦芳的艺术事业。

40年前当陈锦芳开始潜心进入他的「新意象派」的创作时﹐一位经纪人可能以$1500 (50x72 英寸) 获得他一幅大作。当他在纽约定居时市场价格已接近$25,000﹐(1993 Sotheby's & Christie拍卖36 x 48” Size作品约5万美金拍出)如今那幅作品已增值100倍,达到$150﹐000﹐而我相信陈的作品会持续不断增值。我看好这些陈氏的作品在4年后将打破100万美元的大关﹐而长期来说﹐其市场价格增值空间将不可预料。

海外华人画家最为人知的是巴黎的赵无极﹐与陈相差不远的同时代人。他属于法国人所称的“Tachistes“ (笔渍派画家) ﹐在美国与之相对应的叫作(抽象) 行动派。他的创作常取灵感于中国书法。在最近香港的一次拍卖中,一幅他1959年的油画由(Sotheby's)以$733﹐604 售出﹐而一幅1985年三合一抽象作品在嘉士得以230万美元拍出。中国本土的现代艺术家如张晓刚,岳敏君﹐或是蔡国强﹐其作品都早已超过100万美元的界线,曾梵志的作品的拍卖纪录最近更是超过一千万美金(10大拍卖)

在一般的社会里﹐尤其是在二级市场﹐某些特别引人注目的作品﹐将取得额外的高价。我预测这些价格将持续增长。假如有严肃的藏家/投资者/推广者/事业集团愿意从事长期实质性的推广活动﹐应该向陈家商洽购得一批过去或将来的陈锦芳作品,这将是是最明智的投资策略。

我将不会自作聪明地暗示商议这批作品的条件﹐但为了明白说明﹐让我们假设我是那位购藏者而收有100件陈博士的「新意象派」画作。我商业上的目标是平均使这批作品的每一幅达到一百万美元。这不是一蹴可成﹐但是我在追求长期的增值。最大的受益者是我及家族或是我捐赠艺术品的机构。

假如我有钱投资这些绘画﹐我将采取如下的步骤﹕

  1. 我会成立一个专业艺术运营公司和陈锦芳文化馆合作举办「为人类而艺术世界巡回展」﹐努力进行﹐一直到这些作品家喻户晓﹐成为世界上有名的绘画。我会为这批作品写目录出版画册。
  2. 我会组织陈博士其他系列作品的特别展﹐如「自由女神系列」﹐「后梵古系列」等﹐我将推广其世界性展览到能够去的美术馆﹐文化中心﹐名画廊。我会为这些展览写目录﹐出书。
  3. 我会与重要的艺评家﹐媒体﹐美术馆来推动陈锦芳的艺术。
  4. 我会与重要的拍卖行合作来建立他的国际行情﹐我会成立一个约20人的长期投资陈锦芳艺术的团队来固定的收藏。
  5. 我会买下一些作品的出版权﹐我会从这些绘画原作制出商业性限量版画。
  6. 我会找专业的人来拍他的电影或是将他的作品做成教育性DVD等。
  7. 我会考虑及评估其他拓展的方案。这些必需尽量节省陈博士的时间及亲身介入﹐除非是很重要的场合
假如艺术保护者/收藏家/投资家/事业集团想要看到其投资价值如乘倍增加﹐一定要对之热衷并大力加以推广。很多推广费用可以补收回来。画册及目录可在展场及书店出售。许多推广费用可由第三方来支付﹐特别是在美术馆和其他一些展场或企业集团会支付此费用。

不管什么安排都要使陈博士和收藏投资者双方公平而得利。

对陈来说﹐这些对于他艺术作品的企划具有胜于金钱的意义﹕因为最重要的是让他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于创作,著书,参与社会公共事业。进一步保证了他在艺术的神殿里不朽的地位。

对收藏者来说有机会实现亿万富翁的美梦﹐并享受来自鼓励艺术的极大快乐及社会地位的提升和对文化艺术的贡献。

对大众来说,这些具有远见的收藏家是最大的赢家,因为这些作品将会有许多进入美术馆及其他大型公共收藏。

作为一位在艺术投资方面的国际评鉴人兼顾问﹐我数十年前就看出陈锦芳的天才。我早年的判断已被充分证实,因此我将毫不犹豫地继续将我的名誉支持于他和他的艺术上。

七月 8, 2015

台湾艺术品投资风气方兴未艾

侯幸君如何投资艺术品?

财讯专栏 (1988)
  在先进的国家中(尤其是犹太人的社团),一般投资的情形是以投资艺术品为第一流的投资﹔第二流的投资是房地产﹔其次是股票投资。今日台湾的社会,股票及房地产狂飙,显示了社会、经济诸条件已达到某一成熟的程度,不久艺术品将成为更上一层的投资对象,这是可以期待的。这种投资,同时也可提升社会的文化形象及品质。近年来台湾有很多画廊、艺术馆陆续的兴建成立,此类硬体的完备必导致高品质软体的大量需要,无论公、私收藏艺术品,都将步先进国家之后,而慢慢跻入现代艺术国家之列。

梵谷的「向日葵」为安田生命保险带来商誉

近年来艺术品的受重视及其增值有目共睹。据统计,自一九八二年迄今,西洋世界名画(古典、印象派及当代绘画等) 平均每年以百分之五十六的增值率上扬。经济的繁荣促进艺术市场,而不景气时,艺术成了保值的重要品。在名拍卖场如纽约的苏富比(Sotheby's)、伦敦的克丽丝蒂(Christie's) 拍卖出的名作,在一九八O年前鲜有上千万美金的,但梵谷的「向日葵」 ,在1985年以三千八百万美元拍卖给日本安田生命保险公司﹔而次年梵谷的「鸢尾花」以四千九百万美元成交﹔不久,毕卡索的一幅「自画像」以五千多万美元拍卖成交﹔而1987年十二月其一幅水彩画「卖艺者与年青小丑」一九O五年作( 41 ½ x 29 ½英吋),被日本一家公司以三千八百四十五万六千美元(尚未加一成佣金) 购藏。这是去世名家的例子,而当代名家也一一跟进,例如今年刚届六十岁的普普艺术家Jasper Jones 有一幅油画去年底以一千七百万美元成交,该作品在一九八O年的指数在十五至二十万美元之间,而三十一年前该画展出时标价是一千九百美元。

为什么艺术品如此狂飙﹖理由当然很多,而收藏家的增加,艺术服务业的蓬勃也是重要原因。可惜台湾还没有跟上国际艺术狂飙的潮流,而名品已是天文数字,但可自收藏国内艺术家的作品开始,在慢慢扩及当代国际艺术作品,然后再进入历史性珍品的收藏。

台湾艺术品投资将更上一层楼

近十年来,大公司收藏艺术品也成了一种趋势,美国的Chase Manhattan Ba​​nk,收藏有数万件艺术品几可与美术馆比美。公司收藏艺术品除可以布置美化该公司及部分支出报为开销以减付税款外,还有许多好处﹔以收藏梵谷名作「向日葵」之日本安田生命保险公司为例﹕一、以购「向日葵」的三千八百万元来作广告,恐怕也无法让世人知道该公司的存在,而今抢购到了该名作,安田保险公司一时名满天下,几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该公司的存在。故可视为最有效的「广告费」。二、为该公司打出「知名度」,并建立一种「文化形象」(无形中也提高了日本的文化形象),致使营业量蒸蒸日上,公司收入大增。三、最重要​​的是该公司拥有该名作,一但割爱,相信不但可捞回本钱,而且更可大赚一笔(据估计,如该作品在二年内卖出,增值率在百分之二十八至三十五间)。这种种的利益,日本大公司的老板都看在眼里,因而发展了现在国际艺术市场有百分之四十的顾客是日本人。

以台湾艺术收藏至今目前为止可能以国宝、原始艺术及民间的收藏为多﹔国宝多由公家收藏,而民间的收藏则是近年来才兴起的。另外,前辈艺术家及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也正慢慢得到社会大众的重视。

在今日的时代,台湾出生及培育出来的艺术家,在从事艺术创作方面,可谓处在较有利的环境﹔而艺术投资与艺术收藏是增益这种环境的重要条件。我们除了整理及珍藏我们的国宝(应该包括原始艺术、民艺、及近代和当代的艺术杰作) 并奖励艺术家更上一层楼外,还可慢慢涉及世界名画(可先从版画或小品开始) 及外系民俗艺术(如日本浮世绘、非洲艺术品等) 的收藏,一旦这些艺术品进入台湾,无论是在什么人的手里,时间一久自然成为整个社会的文化财产,未来的台湾社会有需要这种珍品来充实文化,提高生活品质,甚至展开台湾未来新的文艺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