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oul of the Shanghai World’s Fair aptured

看「梵谷大展」札记
十月 6, 2015
陈锦芳2016年新作:「梵谷艺术家俱乐部」系列
四月 17, 2016

The Soul of the Shanghai World’s Fair aptured

捕捉上海世博会的灵魂 劳伦斯‧吉普逊 美国国家博物馆顾问、名艺评家、艺术投资顾问, 文凯译   当我们更深地进入21世纪时,陈锦芳博士单独地屹然耸立成为今日活跃于世界舞台的最重要艺术家。比较上来说,我们遇到的任何在生的另外艺术家——在展览上或搜证自媒体的——都只是片段的,在狭窄的美学和文化范围里创作。

作为一位世界级的艺术家,陈锦芳是第一名。在那琼楼玉宇的殿堂里,他是单独一人。我心里毫无疑问地认为陈的绘画作品注定出现于世界上每一个重要的公共、公司或私人收藏里。每一个定位于20及21世纪艺术的大美术馆将搜刮他的艺术作品来增加他们的收藏。遣用他在色彩、构图以及哲学方面天生的光明生辉的才华,陈继续审察当今世界上进行的任何各种事件来创造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宇宙。他巧妙的结合过去、现在与未来。他善用每一个可取得的视觉意象来创造他那并置、多彩、闪耀、令人激情兴奋的视觉天地。陈对当前在世界上、在人类心灵上以及头脑里发生进行的事物是一位原记录者、诠释者和展望者。

  陈锦芳那泉水般涌出的灿烂而伟大的绘画,让他获得联合国的高度评价,并透过艺术成为其【宽容及和平文化大使】。他那《迈向21世纪,世界文化交响曲》,拼成为110英寸X560英寸的大幅巨作是我所知道的当代绘画作品最动人心魄而丰富多彩的作品。.(它在艺术世界里最可与之对抗的匹配之作应该是法国当代壁织,珍•吕沙庞大的《世界之歌》之群作和马久•马得哥只部分完成的【空间之幻】系列。两位画家均已作古)。

  陈的创作能如此乃源自他的学习及形成过程深深植根于东方并不断扩展到西方。他不是东方与西方的桥梁,而是东西两方机智而深入观念心思的紧密联合者。他不仅活跃于世界舞台,他自己就是世界舞台。陈能够达到这样乃是他广纳百川,吸取每一泉源——任何艺术,旧的、新的,任何时期、历史、考古、地理、时事、事件、哲学,想象。任何眼睛可以看到的都有可能成为他建造艺术殿堂的砖石。他混合这些砖石来产生前所未见的视觉世界。

  陈的每一幅作品存在几种层次。首先是一种视觉的怡悦或断裂突兀,而通常是前者。那是由色彩与构图所形成。有时候这些画看起来很简单。有时候构图和色彩极度繁复。但是隐藏于这些一眼就看出来的美学快乐与不快乐是众多的意涵。为什么陈说这个?这到底意味什么?观者不得不去想和回答。这些答案可能依照观者看这些画而不同。经常有新的发现让人思考,有新的方法来了解。而那是伟大艺术的精华——一再重复的美学上的发现以及情感方面、知识学术方面的刺激。

  陈锦芳的艺术生涯开始于一场对立争斗,一场介于他在故乡台湾承袭发展的中华文化以及他所遭受面对的西洋艺术与思想的对立争斗,尤其在巴黎十二年留学期间。他是东方人或西方人?他开始尝试融合东西两方,其完成的融合首次在美国费城的艺术联盟之美术馆展览上发表了出来。那是1978年的事,而他的艺术被概括以新的画派:【新意象派】。那次展览与该新画派名词的提出帮助观众对陈的创作结晶而成的艺术增加了解同时也许同样帮忙艺术家了解自己的艺术。另外一点有关陈的有趣面向是虽然他的新意象派让他成为世上伟大的画家,但当他画起风景、台湾乡艺意象,城市的街景和表现个性的肖像画时依然得心应手,畅所欲言。

  在费城的展览几年后,陈锦芳被自由女神百周年(1886-1986)庆典所赶上。他第一次从法国到美国时看过自由女神,然后他以一位新移民来到美国并成为美国公民。假如自由女神将届100岁,他将画100幅自由女神的作品来共襄盛举。每一幅作品都将是一次不同的诠释及表现,而这些作品将使用一大堆的意象。我有幸为这批多彩多姿的作品撰写最重要而具引导式的文章。在此我节录该篇介绍文章的几段:

  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自由颂歌也同时是新意象派百花齐放的赞美曲,它无限地整合时间与空间以及美学上的多种面貌来产生新鲜的美学表现和领悟。新意象派能够使我们思考、感觉甚至发笑。作为新意象派的先知、见证者和启示者,陈巧取挪用人类艺术宝藏与经验的视觉形象而透过想象将之铸成美丽而有力的新形象。这些绘画以新鲜的激动与洞见来报答我们同时又不将我们与视觉传承切割开来……他以一种成熟丰盈的视觉表现,将亚洲、欧洲及美洲的文化绑在一块来创造这令人惊异的对自由女神的献礼。被遣用到自由女神系列的各种不同意象有几百种之多。另一个百年大庆来临了。

  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只晚自由女神三年到来。那是为1889年的世界博览会而建造的。陈在巴黎研究和创作有12年。他认识也喜爱居士达夫•艾飞尔那钢铁的代表形象。这需要另外100幅作品。在自由女神与巴黎铁塔百年大庆间只有这样短的时间,陈只得日夜不停的画。他的夫人侯幸君精炼能干,知道他先生工作的重要性而善于处理家庭及商务方面的事,让她的先生全心全力专注于创作。

  跟着自由女神与埃菲尔铁塔百年大庆接踵而来的是1990年梵谷逝世100年纪念。需要再画100幅作品。这位法国后期印象派的荷兰大师是陈锦芳所心仪的大师之一,而有一大群梵谷的艺术形象早出现于陈的绘画里。因此陈锦芳马上执起画笔在一种白热的创作狂风里完成了100幅悼念这位逝世的艺术大师。就像自由女神系列与巴黎铁塔系列一样,后梵谷百幅系列一鸣惊人。这批画完美的表达了陈的心愿。这些画在荷兰及其他地方展出并得到广阔的回响。

陈着手想画100幅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那有时候被称为【罪恶之城】的赌博、离婚方便而令人眼花缭乱的游乐城。陈不像上述三种系列的创作般为歌颂而画,而是想探讨那城市的多样令人目眩头晕的视觉大观园以及那里滋生的人间社会喜剧。我相信陈放弃这百幅作品的完成,因为他找到了更有价值的题材。

  2008年在北京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大会是一个更有价值的主题。同样地,100幅是目标。从世界各地涌来了最好的运动健将而陈锦芳推出了一系列漂亮的画展。就像那副与联合国有关的大画,陈证明了自己是世界级的画家。在不同场合里有紧张、成功、失败。但总而观之,是一场大刺激及大成功。成千上万的摄影者拍摄每一场比赛,而一些画家将一些个人的成就搬到画布上表现或用计算机产生形象,但是只有陈锦芳成功地表现了整个奥运会,以光辉灿烂的视觉盛宴捕捉并提升了奥运活动的精神。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来参观北京奥运会,但是陈的绘作却永远将该盛会的每一大场面记录到他出版的中英对照画册里:《陈锦芳博士的艺术与奥运会:为人类而艺术》。旋踵间中国的全民激动随着奥运的结束南移,到2010年的上海世界博览会。

  在我人生的80多年岁月中,我有幸参观了在旧金山、布鲁塞尔、西雅图、蒙特娄和纽约的世界博览会;在纽约、华府、巴黎、巴塞尔、威尼斯和马德里的国际艺术博览会;在美国、加拿大、欧洲和亚洲数以百计的美术馆和画廊。这些让我拥有广阔深远的而丰富多样的经验来观赏及思考人类几千年来的艺术作为和掌控。当我回想这些众多的展示时,我发现他们大部分视野不大。在马德里的ARCO博览会,在巴塞尔的艺术节庆,以及威尼斯双年展都由个人的展馆或摊位构成,往往集中于个人单一画家或该国一小群艺术家的作品展示。

  在众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美术馆展览中,让我深深感动而永留脑际的回顾展有,斐梅在华府国家艺廊的展出,诺德在日本东京一家美术馆的展览,洛逊奎斯特在休斯敦美术馆以及琼斯在马德里的苏菲亚皇家美术馆的展览。自然地,大部分在世界博览会的艺术展览都倾向于国家主义,而最显著的展示是建筑:巴黎的艾菲尔铁塔、布鲁塞尔的原子核塔、西雅图的太空针塔,在纽约美国馆的BFG大圆顶等。然后我们看到胜过以往所有世界博览会的世界博览会:那庞大、拥挤、万众攒动的2010年上海世博会。但是不像上述其它的展览会,我发现有一位艺术家以他的绝妙技巧、聪明才智和坚毅精力将整个博物馆串连起来加以诠释表现。没有任何摄影纪念册(或学术性研讨)将会达到像陈锦芳博士的上海世博会百幅作品所表现的活泼性、美、了解、戏剧性、智能洞察以及感情穿透深度。

  陈是独一无二。他是活跃于当今世界的任何地方,最具聪明才智及面对国际挑战的艺术家。上海世博会虽然被举办来展示世界,包括中国,却比任何曾经举办过的盛会更炫耀全球及其众多不同的文化,包括中国文化。陈着手去捕捉该博览会的整个精神以及众多令人耳目一新的展馆。据我所知,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对上面提到的任何一个世界博览会,艺术博览会、美术馆或画廊的展示,做过这样的事。

陈对每一个展馆加以研究,它的外形象征,它的内容意义,其人民、地方、事物真象以及所引发的灵思意兴。然后,以他灵敏的心思和高度发展的天份才华寻找并整合众多的意象,他一个接着一个地为每一个展馆画出了深具哲学及美感的肖像。整体观之,这100幅绘画作品比任何照片报导所能做的,更描述了该展览会的灵魂。

  意象(icon)可以是任何视觉的实体,陈的天才不仅仅是善于选择意象,他的天赋才能亦要求能够将这些意象妥切安排并成功地加以描绘表现于他非凡的色彩组合之遣使把握中。陈那光辉耀眼而并列重迭的颜色之群正确地直现内心感情的回响反应。很少有艺术家拥有这种天赋。由于这些作品的复杂性,观者可能很难马上认出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那是伟大作品奇妙之处,看的人往往能够找到以前没看到的东西。为要帮忙看画者看得更详尽及更加了解其意义,陈玉立(Julie Chen)为他父亲的每一幅作品打造了一把钥匙让我们更精确而全盘地了解该作品。那是他们父女给世界的礼物。就像陈的儿子德立,他和他的团队将陈的作品制成版画。

  陈锦芳对上海世博的展馆之艺术诠释留给我们一连串的令人兴奋的绘画而吸引了世界,每一件作品一次。对于许多观众来说,他们最喜欢的作品将是最接近他们各自文化的作品,他们必须用心来研究的作品是那些能给他们带来新知新感受的作品。由于编幅的限制,让我们就直接的跳进这条非凡的艺术之流加以享受。

The Soul of the Shanghai World’s Fair aptured

捕捉上海世博会的灵魂

 劳伦斯‧吉普逊 美国国家博物馆顾问、名艺评家、艺术投资顾问, 文凯译

 

当我们更深地进入21世纪时,陈锦芳博士单独地屹然耸立成为今日活跃于世界舞台的最重要艺术家。比较上来说,我们遇到的任何在生的另外艺术家——在展览上或搜证自媒体的——都只是片段的,在狭窄的美学和文化范围里创作。

作为一位世界级的艺术家,陈锦芳是第一名。在那琼楼玉宇的殿堂里,他是单独一人。我心里毫无疑问地认为陈的绘画作品注定出现于世界上每一个重要的公共、公司或私人收藏里。每一个定位于20及21世纪艺术的大美术馆将搜刮他的艺术作品来增加他们的收藏。遣用他在色彩、构图以及哲学方面天生的光明生辉的才华,陈继续审察当今世界上进行的任何各种事件来创造一个令人叹为观止的宇宙。他巧妙的结合过去、现在与未来。他善用每一个可取得的视觉意象来创造他那并置、多彩、闪耀、令人激情兴奋的视觉天地。陈对当前在世界上、在人类心灵上以及头脑里发生进行的事物是一位原记录者、诠释者和展望者。

 

 1欢迎参加2010上海世博Wellcome To Shanghai Expo 201080X100cm  (M)#22逛豫园,迎世博Visiting Yuyuan before Expo130X194cm_Web_LL

陈锦芳那泉水般涌出的灿烂而伟大的绘画,让他获得联合国的高度评价,并透过艺术成为其【宽容及和平文化大使】。他那《迈向21世纪,世界文化交响曲》,拼成为110英寸X560英寸的大幅巨作是我所知道的当代绘画作品最动人心魄而丰富多彩的作品。.(它在艺术世界里最可与之对抗的匹配之作应该是法国当代壁织,珍•吕沙庞大的《世界之歌》之群作和马久•马得哥只部分完成的【空间之幻】系列。两位画家均已作古)。

 

陈的创作能如此乃源自他的学习及形成过程深深植根于东方并不断扩展到西方。他不是东方与西方的桥梁,而是东西两方机智而深入观念心思的紧密联合者。他不仅活跃于世界舞台,他自己就是世界舞台。陈能够达到这样乃是他广纳百川,吸取每一泉源——任何艺术,旧的、新的,任何时期、历史、考古、地理、时事、事件、哲学,想象。任何眼睛可以看到的都有可能成为他建造艺术殿堂的砖石。他混合这些砖石来产生前所未见的视觉世界。

 

陈的每一幅作品存在几种层次。首先是一种视觉的怡悦或断裂突兀,而通常是前者。那是由色彩与构图所形成。有时候这些画看起来很简单。有时候构图和色彩极度繁复。但是隐藏于这些一眼就看出来的美学快乐与不快乐是众多的意涵。为什么陈说这个?这到底意味什么?观者不得不去想和回答。这些答案可能依照观者看这些画而不同。经常有新的发现让人思考,有新的方法来了解。而那是伟大艺术的精华——一再重复的美学上的发现以及情感方面、知识学术方面的刺激。

 

陈锦芳的艺术生涯开始于一场对立争斗,一场介于他在故乡台湾承袭发展的中华文化以及他所遭受面对的西洋艺术与思想的对立争斗,尤其在巴黎十二年留学期间。他是东方人或西方人?他开始尝试融合东西两方,其完成的融合首次在美国费城的艺术联盟之美术馆展览上发表了出来。那是1978年的事,而他的艺术被概括以新的画派:【新意象派】。那次展览与该新画派名词的提出帮助观众对陈的创作结晶而成的艺术增加了解同时也许同样帮忙艺术家了解自己的艺术。另外一点有关陈的有趣面向是虽然他的新意象派让他成为世上伟大的画家,但当他画起风景、台湾乡艺意象,城市的街景和表现个性的肖像画时依然得心应手,畅所欲言。

 

(M)#26阳光谷,太阳能颂Sunshine Valley, Ode to Sun-Energy80X100cm (M)#30繁星下的阳光谷The Sunshine Valley under Stary Night97X130 cm  (M)#2黄浦江世博梦Shanghai Expo Dream upon Huangpu River_Web_LL

在费城的展览几年后,陈锦芳被自由女神百周年(1886-1986)庆典所赶上。他第一次从法国到美国时看过自由女神,然后他以一位新移民来到美国并成为美国公民。假如自由女神将届100岁,他将画100幅自由女神的作品来共襄盛举。每一幅作品都将是一次不同的诠释及表现,而这些作品将使用一大堆的意象。我有幸为这批多彩多姿的作品撰写最重要而具引导式的文章。在此我节录该篇介绍文章的几段:

 

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自由颂歌也同时是新意象派百花齐放的赞美曲,它无限地整合时间与空间以及美学上的多种面貌来产生新鲜的美学表现和领悟。新意象派能够使我们思考、感觉甚至发笑。作为新意象派的先知、见证者和启示者,陈巧取挪用人类艺术宝藏与经验的视觉形象而透过想象将之铸成美丽而有力的新形象。这些绘画以新鲜的激动与洞见来报答我们同时又不将我们与视觉传承切割开来……他以一种成熟丰盈的视觉表现,将亚洲、欧洲及美洲的文化绑在一块来创造这令人惊异的对自由女神的献礼。被遣用到自由女神系列的各种不同意象有几百种之多。另一个百年大庆来临了。

 

在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只晚自由女神三年到来。那是为1889年的世界博览会而建造的。陈在巴黎研究和创作有12年。他认识也喜爱居士达夫•艾飞尔那钢铁的代表形象。这需要另外100幅作品。在自由女神与巴黎铁塔百年大庆间只有这样短的时间,陈只得日夜不停的画。他的夫人侯幸君精炼能干,知道他先生工作的重要性而善于处理家庭及商务方面的事,让她的先生全心全力专注于创作。

 

跟着自由女神与埃菲尔铁塔百年大庆接踵而来的是1990年梵谷逝世100年纪念。需要再画100幅作品。这位法国后期印象派的荷兰大师是陈锦芳所心仪的大师之一,而有一大群梵谷的艺术形象早出现于陈的绘画里。因此陈锦芳马上执起画笔在一种白热的创作狂风里完成了100幅悼念这位逝世的艺术大师。就像自由女神系列与巴黎铁塔系列一样,后梵谷百幅系列一鸣惊人。这批画完美的表达了陈的心愿。这些画在荷兰及其他地方展出并得到广阔的回响。

陈着手想画100幅内华达州的拉斯‧维加斯,那有时候被称为【罪恶之城】的赌博、离婚方便而令人眼花缭乱的游乐城。陈不像上述三种系列的创作般为歌颂而画,而是想探讨那城市的多样令人目眩头晕的视觉大观园以及那里滋生的人间社会喜剧。我相信陈放弃这百幅作品的完成,因为他找到了更有价值的题材。

 

2008年在北京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大会是一个更有价值的主题。同样地,100幅是目标。从世界各地涌来了最好的运动健将而陈锦芳推出了一系列漂亮的画展。就像那副与联合国有关的大画,陈证明了自己是世界级的画家。在不同场合里有紧张、成功、失败。但总而观之,是一场大刺激及大成功。成千上万的摄影者拍摄每一场比赛,而一些画家将一些个人的成就搬到画布上表现或用计算机产生形象,但是只有陈锦芳成功地表现了整个奥运会,以光辉灿烂的视觉盛宴捕捉并提升了奥运活动的精神。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来参观北京奥运会,但是陈的绘作却永远将该盛会的每一大场面记录到他出版的中英对照画册里:《陈锦芳博士的艺术与奥运会:为人类而艺术》。旋踵间中国的全民激动随着奥运的结束南移,到2010年的上海世界博览会。

 

 (M)#36英国馆United Kingdom Pavilion130X194cm  (M)#40韩国馆Republic of Korea Pavilion130X194cm_Web_LL

在我人生的80多年岁月中,我有幸参观了在旧金山、布鲁塞尔、西雅图、蒙特娄和纽约的世界博览会;在纽约、华府、巴黎、巴塞尔、威尼斯和马德里的国际艺术博览会;在美国、加拿大、欧洲和亚洲数以百计的美术馆和画廊。这些让我拥有广阔深远的而丰富多样的经验来观赏及思考人类几千年来的艺术作为和掌控。当我回想这些众多的展示时,我发现他们大部分视野不大。在马德里的ARCO博览会,在巴塞尔的艺术节庆,以及威尼斯双年展都由个人的展馆或摊位构成,往往集中于个人单一画家或该国一小群艺术家的作品展示。

 

在众多令人印象深刻的美术馆展览中,让我深深感动而永留脑际的回顾展有,斐梅在华府国家艺廊的展出,诺德在日本东京一家美术馆的展览,洛逊奎斯特在休斯敦美术馆以及琼斯在马德里的苏菲亚皇家美术馆的展览。自然地,大部分在世界博览会的艺术展览都倾向于国家主义,而最显著的展示是建筑:巴黎的艾菲尔铁塔、布鲁塞尔的原子核塔、西雅图的太空针塔,在纽约美国馆的BFG大圆顶等。然后我们看到胜过以往所有世界博览会的世界博览会:那庞大、拥挤、万众攒动的2010年上海世博会。但是不像上述其它的展览会,我发现有一位艺术家以他的绝妙技巧、聪明才智和坚毅精力将整个博物馆串连起来加以诠释表现。没有任何摄影纪念册(或学术性研讨)将会达到像陈锦芳博士的上海世博会百幅作品所表现的活泼性、美、了解、戏剧性、智能洞察以及感情穿透深度。

 

陈是独一无二。他是活跃于当今世界的任何地方,最具聪明才智及面对国际挑战的艺术家。上海世博会虽然被举办来展示世界,包括中国,却比任何曾经举办过的盛会更炫耀全球及其众多不同的文化,包括中国文化。陈着手去捕捉该博览会的整个精神以及众多令人耳目一新的展馆。据我所知,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对上面提到的任何一个世界博览会,艺术博览会、美术馆或画廊的展示,做过这样的事。

陈对每一个展馆加以研究,它的外形象征,它的内容意义,其人民、地方、事物真象以及所引发的灵思意兴。然后,以他灵敏的心思和高度发展的天份才华寻找并整合众多的意象,他一个接着一个地为每一个展馆画出了深具哲学及美感的肖像。整体观之,这100幅绘画作品比任何照片报导所能做的,更描述了该展览会的灵魂。

 

Japan (M)#31法国馆(A)劳动、祈祷、大发展• France Pavilion(A)Work, Pray, Great Development 97X130cm

意象(icon)可以是任何视觉的实体,陈的天才不仅仅是善于选择意象,他的天赋才能亦要求能够将这些意象妥切安排并成功地加以描绘表现于他非凡的色彩组合之遣使把握中。陈那光辉耀眼而并列重迭的颜色之群正确地直现内心感情的回响反应。很少有艺术家拥有这种天赋。由于这些作品的复杂性,观者可能很难马上认出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那是伟大作品奇妙之处,看的人往往能够找到以前没看到的东西。为要帮忙看画者看得更详尽及更加了解其意义,陈玉立(Julie Chen)为他父亲的每一幅作品打造了一把钥匙让我们更精确而全盘地了解该作品。那是他们父女给世界的礼物。就像陈的儿子德立,他和他的团队将陈的作品制成版画。

 

陈锦芳对上海世博的展馆之艺术诠释留给我们一连串的令人兴奋的绘画而吸引了世界,每一件作品一次。对于许多观众来说,他们最喜欢的作品将是最接近他们各自文化的作品,他们必须用心来研究的作品是那些能给他们带来新知新感受的作品。由于编幅的限制,让我们就直接的跳进这条非凡的艺术之流加以享受。